胡月夕还是住在S市的白马西风小区。

  弑神刀上,叶开抱着胡寻双,另一只手搂住胡月夕的柳腰。

  她的腰很软,像没有骨头一样。

  另一方面,弑神刀实在太小了点了,落脚点都很紧张,两个人只能紧紧挨在一起;先前这样飞行的时候,两人的心情都比较沉重,美女老师没有心情去想别的,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鼻子里嗅到叶开身上的男人味,让她有种无法克制的冲动。

  特别是现在的站姿,她的臀下清晰的感觉到一团火热,似乎在越来越大。

  那种又痒又难过却又有点舒服的滋味,让她心里如同一团乱麻。

  从开始认识到现在,曾经的经历一遍遍闪过,她觉得能跟叶开相识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他已经帮助过自己很多次,一只手都数不过来,更有几件是救命的大恩,如果要报答的话,以身相许都无以为报。

  忽然,她大胆的转了个身。

  两人顿时变成了面对面。

  但她脚下稍稍滑了一下,一晃,连忙抱住他的腰,胸前的两团也紧紧压了上去。

  “呃——”

  叶开连忙搂紧她,一用力,贴的更紧了。

  衣服本来就单薄,叶开能清晰感觉到胸前被顶到的两点,和丰满的温柔。

  “难道是……投怀送抱,以身相许?”

  “但是,这个时候要怎么办?位置太小,有点危险呢,再说自己也不是狭恩图报的人吧?”

  叶开这么想的时候,下面却更带劲了,嗷嗷直叫,直插前方。

  胡月夕脸色绯红:“你……你顶的我难受。”

  话音刚落,又长了一点。

  于是更难受了。

  叶开老脸一红:“忍一忍就好了。”

  这个东西,他自己也控制不住啊,并且时间越长,长的也越长。

  胡月夕差点被弄的心都跳出来,咬了咬红唇,一把伸手擎住了他。

  哦——

  叶开立即睁圆了眼睛。

  “不许乱动!”她嗔恼的低声说了一句,可心里更乱了,手里仿佛握住了一团火,并且越来越夸张,都要吓着她了;要知道因为她的胤龙血脉,那方面要求非常强烈,很多道具都无法满足她,可叶开的这个,简直比道具还夸张。

  她吃惊的看着他:“你到底有多……少?”

  叶开被她捏的受不了,差点要爆炸,脱口道:“你不是在量吗?”

  胡月夕呼吸急促了一下,手一动,还真的量了一下。

  过了好半天,才轻声叫道:“你不是人!”

  叶开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古怪,两人像是在打情骂俏,偏偏很有味道,搂着她腰肢的手渐渐热乎起来,中间的两团快要挤成了肉烧饼。

  醉了!

  “有人说,我是驴子。”

  胡月夕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整个人晕乎乎的,偏偏握着的手怎么都放不开。

  刚才已经睡着的胡寻双不知怎么醒了过来:“叶开哥哥,驴子是什么?”

  两人顿时一惊。

  胡月夕一把放开他,结果一弹,差点弹进去。

  “驴子啊!你妈妈最喜欢的一种动物!”

  叶开刚说完,驴子上面传来一阵剧痛。

  居然被掐了。

  白马西风很快就到。

  到了这里,叶开忍不住想起跟沐宝宝和陶沫沫住在一起上学的日子,尽管非常短暂,却是人生中无法忘怀的岁月。

  “到了,要不要……上来坐坐?”胡月夕说话时,眉宇间带着氤氲之气,媚态毕现。

  “呃,我……”叶开马上听出里面带着点别的暗示,上去……做做?

  “不要了吧,我……有点害怕。”

  胡月夕说那话的时候已经鼓足了勇气,被拒绝后哪里还肯再说第二次,压下心中的失落感,道:“那你回去小心点,还有……谢谢!”

  她看着他,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看着胡月夕抱着小乖乖上楼的身影,叶开长长叹了口气。

  那么好的极品女人啊,可是无福消受,上古胤龙血脉,到时候被吸成木乃伊的话,可怎么得了啊!

  叶开被撩的心情激荡,并没有发现楼上正有个人冷冷看着他们,这是个中年男人,眼神中透出阴霾,无声的念叨着:“麻痹的,胡月夕,没想到你也是个骚货,人前装的多清高,暗地里也是个被人骑的货色,哼哼,那小子竟然不上来,正好便宜了老子,现在都末世了,谁知道还有没有明天,在死之前,老子也要尝尝你个比味。”

  男人在楼道上看见叶开竟然朝小区里面走了。

  以为他也是小区的人,顿时更加嫉恨,觉得胡月夕肯定有事没事跟那男人上床。

  他悄悄躲在楼道口。

  等到胡月夕抱着女儿上楼,摸出钥匙刚刚打开门的瞬间,一下冲了过去。

  这男人有几分力气,一把抱住胡寻双,一把抓着胡月夕往房子里拖,然后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胡月夕一下懵了。

  她刚才脑子里还在想着叶开,哪里料到会有个神秘人背后偷袭自己。

  黑漆漆的房子里看不清楚,但是女儿嘴里发出叫声让她非常着急,手挥舞着乱抓,那男人却抱着胡寻双躲在了门边:“别动,也别叫,不然你女儿就没命了。”

  “啊——,你,你别伤害我女儿!”

  胡月夕立即安静下来,“你要钱的话,我全都给你,别伤害我的孩子。”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但太紧张,一时没想起来。

  “哈哈哈,我不要你的钱!”

  男人笑起来,啪一声点亮了灯光。

  胡月夕看见那人戴着一顶鸭舌帽,但还是马上认出来了,竟然是长青大学的教导主任,叫刘通德,这人平时笑眯眯的,跟胡月夕关系还算不错,平时挺照顾的,但是怎么……

  “刘主任?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呀?你是不是喝醉了,快点把孩子放下。”胡月夕连忙喊道,她看见刘通德用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架在女儿的脖子上。

  而胡寻双已经害怕得哭了起来。

  刘通德嘿嘿笑着,一双眼睛在胡月夕的身上肆无忌惮的乱看。

  脸上掩饰不住的**。

  “胡老师,我要做什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想做你啊!”

  “啊?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胡月夕看到他的眼神,马上猜到了。

  “我变成了这样?不不不,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没发现而已,胡月夕,我刚才全看见了,你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让我玩玩吧,反正一个男人玩两个男人玩都一样,还能帮你爽爽,怎么样?世界末日都来了,就别计较这些了,你让我睡了,你女儿保证没事。”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