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丫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那是爽得没法说,绝对正宗,假一罚万,那是有传承基础的。

  那姿势,那体/位,起码能有七七四十九式,九九八十一变。

  只是论“精通”起来的耐性,和血脉异常、修为高深、风骚入骨的宁夫人就没法相比了,五个小时已经是她的极限,小嘴张合间开始求绕,两股颤颤,香汗淋漓,再这么下去,不但一月下不了床,连舌头都要坏掉了。

  “呼——”

  叶开长出一口气。

  总算,神清气爽了。

  “叶开,叶开……”

  晨曦出现了,走路歪歪扭扭:“我告诉你啊,你那醋坛子打翻了,颜柔让我来探查探查真相,看你们有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出去可千万别说在这里跟米有容交胚啊,不然她的醋劲,能把地皇塔都泛酸了,到时候,你就说受了点伤,在疗伤。”

  “呃……好吧,谢谢啊,晨曦!你腿怎么了,走路怎么这么怪,尿裤子了?”叶开奇怪的看着她,那两条长腿并得紧紧的,走路只用小腿。

  “啊?没,没,没有,真没有。”

  晨曦伸手捂着裤裆,满脸通红,神情古怪的很,赶紧闪身走人。

  再留下来的话,她怕被叶开发现什么,刚才看着他们在树下开车,她都没坐上去呢,就翻车了,尿了……但那好像又不是尿,哎呀羞死个人了。

  ……………………

  米丫头是没力气了,直接在荒树底下睡了过去。

  她是木属性灵根,在荒树下面的好处比谁都大,叶开也不忍心吵醒她,看着她光洁溜溜的身上全是被他啄出来的草莓印,还有胸前两座山峰上,也留下了鲜红的手指印,罪过罪过……叶开俯下身去,在她香香的屁屁上亲了一口,伸手召过来条毯子,帮她盖上。

  想了想,又弄过来一套衣服,放在旁边。

  几个老婆,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一回去,颜柔冲上来马上问:“夫君,你真的受伤了?伤在了哪里,现在怎么样了?你别吓我,我经不起吓的。”

  红绵看着偷偷笑。

  “呃——,小柔柔,别担心,已经差不多好了,你看我,又活蹦乱跳了是不?”欺骗一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生命的女孩子,真是一种罪过,叶开心里微微难过,但是想想自己稳定的后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小柔柔,你什么时候醒的?现在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忘了告诉你了,刚才聚魂棺中躺着的,就是你的师傅。”

  “我师傅?她怎么会在棺材里?”

  她马上紧张起来,凰那个时候亲口答,等她醒来就成为她的正式弟子。

  叶开道:“没事,没事,她挺好的,聚魂棺对她有用,暂时躺在里面休息一阵。”

  这时候,楚慕晴走过来,问道:“叶开,那个轩辕剑找到了吗?我们在这里呆了好久了,是不是可以出去了?这么久没回家,我家里人肯定要担心坏了,最少,我也得打个电话回家。”

  叶开一脸无奈的看着她:“楚楚啊,我也想回家,可是……真是对不住,恐怕咱们现在回不去了,至少短时间内回不去,我们离开地球已经很远很远,在哪里都不知道了!这外面,是一个叫青元大世界的地方,所在的大陆,叫做归元大陆,外面金仙满地走,地仙都是给人当丫鬟使唤的,没到化仙的,那就是蝼蚁,随随便便就被人捏死了。”

  “什么?”

  一句话,众女都吃惊的瞪圆了眼睛。

  特别颜柔,她现在化仙了,之前可是得意得不要不要的,一出去那就是站在了世界之巅,成王成帝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她甚至之前都想好了,要好好欺负欺负叶开,让他少在外面拈花惹草;可是没想到,还没出去呢,直接就变成丫鬟都不如的存在了。

  “咳咳,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你们老公我的实力那是绝对惊天动地的,经过苦心经营,嗯……还有一个贵人相助,我终于站稳了一点脚跟,来来来,大家坐下来,我给你们讲一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这片区域,她们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半。

  有米有容这个超级植物魔法师在,弄几个木房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女孩子心细,也爱漂亮,这里被打造成了梦幻公园一样的存在。

  几张小凳子一搬,一坐。

  楚慕晴道:“对了,米米还没来啊,要不要等等她?”

  米有容叫她楚楚,她就叫她为米米,两人似乎感情不错,说来也是,米有容的性格,温柔可人,处处为人着想,楚慕晴跟别的人可能有代沟,但跟米有容肯定合得来,加上这里又出不去,朝夕相处,感情自然就深起来了。

  “她刚才为我疗伤,太累了,那就等等,也好的。”叶开说道,然后看看红绵,“红姐姐,我们外面的地方叫做天藏山,而且正处于里面三大绝地之一的枉死林,外面有个阵法,我破不了,你帮我一起去参谋参谋。”

  颜柔道:“我也去,我也去。”

  叶开道:“柔柔,你不懂阵法,去了危险,等破解成功,再带你出去。”

  颜柔:“哦!”

  ######

  十分钟后。

  灵香玉澡盆之中,红绵眼眉带俏,一脚将叶开踢开:“臭小子,这就是你说的天藏山,要破的阵呢?”

  叶开一把捞住她的小腿,上面一道月老绳的痕迹依然清晰,他直接在她的玉足上亲一口:“红姨,那阵法诡异的很,还有阴魄业火肆虐,我听说破阵之前最好要沐浴更衣,所以才拉你来这里做准备啊!”

  “一派胡言,什么沐浴更衣,我看是你这小色狼存心勾引我。”

  “哇,红姨跟我还是心有灵犀,我这点心里的小秘密都被你一眼看出来了,那你再猜猜,我一会要干什么?”

  “讨厌的家伙!”红绵抽了几次都没能抽出脚来,被她在上面亲了几次后,他那可恶的爪子就沿着小腿爬到了大腿内侧,都被勾出雾来了,“要干就快点,一会儿你那醋坛子找过来,那就麻烦了。”

  “呵呵!”

  叶开现在肉身强大的很,连搞一个月都没问题,之前跟米有容还没尽兴,这时候立即兽血冲涌,金刚撑天;抱着红绵啃了一番后,缓缓的刺入泥潭。

  可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正在享受灵与肉的交融,情与感的升腾,爱与欲的摩擦之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好啊你们,不是说去破阵吗?阵呢?在哪呢?你们就是这么破的啊?骗子,你们两个骗子!”

  一抬头,我去!

  醋坛子杀气腾腾的站在澡盆子边上,手里还提着一把大剪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是要把叶开剪成太监的节奏啊!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