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但体内那股克制不住的骚动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的滋味……甚至还有舒爽过后的疲累。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

  低头一看,灵香玉澡盆子里的水,竟然有种淡淡的红色。

  是……血!

  “难道自己真的把宁依楠给弄了?还……还弄到了这里来?”

  “糟糕了,糟糕了,这下乱套了。”

  他的记忆停留在自己进入地皇塔,看见被阿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宁依楠,然后自己控制不住,将她扑倒……至于后来瞬间清醒了一下的事情,根本没有印象;所以他是认定了将宁依楠给那啥了。

  一想起外面还有个宁夫人,还有凰给自己的忠告,他就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随后就是对杨玉凤的愤怒,这女人,撮合就撮合,竟然还给自己下那种药,真是该死!

  “这池子里,该流了多少血啊?”

  “麻蛋的,人呢,去哪里了,不会弄死了吧?”

  尽管对宁依楠有警惕,防范,可真要出了事,那真是完蛋了。

  他连忙套上衣服,冲出澡盆子,神念在附近全面扫描,没看见宁依楠,却在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下面,看见了靠在树干上昏迷过去的楚慕晴。

  “嗡——”

  看到她的样子,叶开立即脑袋一晕,明白了什么。

  她穿着衣服,但是有血迹,特别是双腿的中间那里,大片大片的血迹,她抱着双臂,尽管在昏迷中,却似乎在做梦,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睫毛颤抖着,小小的身子也颤抖着,像一只恐惧中的小兔子。

  叶开心中猛的一沉,牙关都要咬破了。

  他打开转轮眼,看向那澡盆。

  那是一幕对楚慕晴来说,绝对悲痛的故事,他看到了她的挣扎,她的哭泣,她的嘶喊,还有绝望与无奈。

  他看着自己,像在看一只禽兽;

  怎么可以,对如此娇柔的女子,行如此粗暴的行径?

  画面中,他像一个彻彻底底的暴君,失去理智的恶狼,不管不顾她的哀嚎……她能留下命来,已经是奇迹了。

  拳头什么时候捏紧都不知道,指甲深深刺入肉中,他双眼如血,胸中有股巨大的火焰在升腾,愤怒,对自己的愤怒,以及对杨玉凤的,甚至是张海蓉……

  他伸手按在楚慕晴的肩膀上,一股柔和的仙力缓缓的注入进去。

  他没用青木咒,是因为不忍心让她承受那种痛。

  片刻后,她从梦中惊醒。

  看到叶开的一瞬间,她本能的退后,连滚带爬的挣扎,那一双眸子里全是惊恐,像在看一个恶魔:“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叶开的脚步顿在那里,像灌了百万吨的铅。

  苦涩道:“慕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却只是爬,只想要远离他,随着她的爬行,地上又有血迹留了下来。

  那是曾经多么风光无限的大明星,她应该被人捧着宠着爱着,而不是现在像蝼蚁一样的爬着,恐惧着,像是落进了无间地狱里面。

  一瞬间,叶开的眼眶也湿润了。

  “叶开,叶开,你们……”晨曦的身影突然冒出来,“啊,这是怎么了?这是……叶开,你太猛了吧,你把她折腾成……,我去,这是要出人命了啊!”

  叶开瞪着她:“你看见了?”

  晨曦:“是啊,看见了,你这家伙,真是太猛了啊!”

  叶开恼火的吼:“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晨曦愣了下:“我怎么阻止你啊?我还以为你们郎情妾意,我还特意好心给你们弄了个屏蔽结界,你有没有良心的,还怪我?”

  叶开知道不能怪她,只怪自己。

  结界撤掉,红绵听见动静,匆忙赶来,见到眼前的一幕,都傻眼了;她有点生气的瞪了眼叶开,埋怨道:“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啊?”

  “我……”

  “慕晴,慕晴……”红绵连忙去抱起楚慕晴,一看,心疼的直掉眼泪,生气的呵斥,“叶子,你是疯了吧?怎么可以这么对慕晴?她哪招惹你了,她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哪能这么粗暴的折腾……”

  楚慕晴被红绵抱着,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像如噩梦惊醒,抱着她哭起来:“他,他是个禽兽,呜呜呜……”

  “你,你用强的?”这回,红绵脸色也冰冷下来。

  “我,不……”

  “你真的是疯了,你怎么能……你太让我失望了,还不快去把有容找来?你看看她,只剩下半条命了。”

  叶开闻言,内心也是痛苦,连忙闪身出去找米有容。

  米有容看见他一脸阴沉的进来,吓了一跳:“老公,你怎么了?”

  “没事,你跟我走,楚慕晴……出了点事,她需要你。”

  他带着米有容到洞天世界第九层,却没到楚慕晴身边,他没脸去见她,道:“有容,她就在前面,红绵也在,你好好照顾她,别让她想不开。”

  “啊?想不开?”

  米有容一愣,而叶开已经离开了地皇塔,浑身杀气腾腾,他要去找杨玉凤,他胸中憋了一股邪火,一想起楚慕晴的惨样,他就克制不住。

  楚慕晴是因为他流落到这里,害她与亲人不能团聚,他是心怀内疚的,甚至是感激的,可是,这次伤的她实在太深太重。

  “啊,少爷,我正有事想禀告。”

  路上,遇见了军事周智。

  叶开哪有心情听:“等会再说,让我先做一件事。”

  他身上怒气冲天,大步朝着张九重那批人的住处走去,昨天安排的时候,他们被安排在堡垒旁边的一进屋子里住。

  周智身为军师,智商绝对不差,这时一见情况不对,自家少爷杀气腾腾,这是要去杀人啊!

  当然不能让少爷一个人去冒险。

  他立即用特殊手段通知兄弟们,然后紧紧跟随而上,就在这时,叶开轰的一声将那一扇大门给踢开了,门后正好有个人,是张九重的结拜兄弟,萧超。

  萧超完全没料到这一出啊,尽管是金仙巅峰,躲得很快,可还是鼻子被撞了一下,鼻血流了出来。

  萧超勃然大怒:“哪个王八蛋……啊,叶哥儿,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巨响把里面的人都引了出来。

  对他们来说,叶开毕竟是外人,看见他杀气腾腾而来,立即将他围住,而就在这个时候,军事周智也立即冲了进去,紧跟着就是一群奴隶,甚至连黑麟兽都来了。

  “退后,谁敢动,杀无赦!”军师大声命令。

  萧超脸色凝重下来,他想到了最坏的一面,难道叶开和这些人,只是给他们百战军挖了个坑,现在要斩尽杀绝?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