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叶开微微一愣,眼神就冰冷了起来。

  张熙熙也是美眸一寒,身上一股霸气升腾而上,她刚刚还说欣赏这个男人,说他比叶开还好看一些,但是现在,看他如同看死人:“你的意思,要抽我魂魄,毁我肉身?然后把我弄成傀儡,被你玩弄?”

  众人也都纷纷看着葛长生,想听听他什么意思。

  追求女人能追求到这种程度的,也真绝无仅有了。

  葛长生仿佛认真的想了想,再次摇头:“你前面说的没错,后面说错了,本帝会为你选择一具完美纯净的肉身,绝对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然后抽离你那些不切实际的记忆,让你的心里面,只有本帝一个人,然后与本帝双宿双栖,结成道侣。”

  “我……靠!”

  苍老财眼睛凸出,简直像在听天书,忒么的这也可以吗?

  就连苍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感觉葛长生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变态,居然能想出这种招来,这哪里是泡妞找道侣,这比找玩具还要残忍,她也是女人,试想一下那种后果,简直想都不敢想,可是葛长生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不然就不是天南神岭的葛家大少了。

  “这下,这个女人要惨了。”

  “哎,这真是……预料不到啊,她与其如此,还不如之前答应我们中的某个人呢!”

  “有用吗?被无欲真君看上了,你觉得他都这么说了,会在乎这女的之前跟了谁?”

  “也是……幸好她之前没答应,不然就是灭顶之灾了。”

  “不对啊,这人可是步月婵的未婚夫啊……”

  而这个信息,也马上传到了葛长生的耳朵里,他眉毛一挑,盯着叶开:“哦?你就是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步月婵的未婚夫?那个能炼制百成丹的家伙?”

  说到这里,摇摇头,“步月婵这是瞎了眼吧!”

  步月婵怎么说都是幻灵之城的城神,换个人谁敢这么说话?

  可他葛长生就敢。

  而且说得铿锵有力,甚至边上都没有人敢反驳。

  步月婵的未婚夫又怎么样?别说只是未婚的,就算是真夫君,他也敢杀。

  这就是天南神岭的底气,是他葛长生的底气。

  “你,放屁放完了吗?”

  一个冷冷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正是叶开拉着张熙熙的说说话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点激动啊!

  “难道是在玉龙山世界装比装上瘾了?”他暗暗自嘲。

  不过,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给他们机会在自己眼前跳来跳去,一位掌控了别人的命运,沾沾自喜;然后一巴掌将他彻底打成狗,这种感觉才是真的爽快,不是吗?

  “什么?”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吃惊的看着叶开,感觉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这可是葛长生啊,无欲真君啊,步月婵在这里应该也不敢这么说话吧?他真以为自己是步月婵的老公了?

  苍老师微微摇头:“这家伙,分不清形势,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啊,天南神岭,是你能惹的吗?”

  葛长生还没有冲错愕中回过神,他旁边的一名老者立即跳出来:“放肆,冲撞我家少爷,死罪,你现在立即跪下磕头认错,还能死个痛快,不然的话,抽魂炼魄,放在火中锻烧万载,苦不勘言,你的家人、族人,也要因为你而遭遇悲惨命运,有灭族之祸。”

  “你拿我的家人威胁我?”

  叶开终于彻底的怒了,下一秒,他直接动手,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当着葛长生的面,迅疾不及掩耳的甩在了老头的脸上,轰的一声爆响,那人显然不敢相信叶开还敢率先动手,一点准备都没有,直接被打的脸骨开裂,嘴里的牙齿全部脱落,鼻梁骨断掉,一个眼球从框子里跳了出来,滚在地上画出一道血线。

  没打死。

  就不会引来幻灵之城的守卫。

  而对那老者来说,其实也不算损失,除了痛一点,一旦离开修罗幻境,其实一点事都没有;但是,当众被叶开打耳光,还打得这么惨,那是给天南神岭的葛家丢脸。

  老头爬起来,一个眼眶里啵啵流血,他仰天长嚎:“混蛋,你敢动手打我?你死定了,没人能救得了你,就算步月婵在,她也救不了你,我要跟你生死决斗,有种的话,你就跟我来。”

  “生死决斗?你确定?”

  这里杀人不被允许,他知道规矩,所以刚才明明可以一巴掌拍死他,他没那么做,但是既然这老头主动要求,那还有什么犹豫的。

  “当然确定。”

  “好,我跟你去。”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是神念传音而来,他微微侧头,发现传音的竟然是之前跟苍老师一起来的女孩子,她说:“不要去,天南神岭葛家的人,很多身上有神符,境界可以超过化仙一到两阶,上台,你就完了。”

  叶开朝她善意的点点头。

  可是,超过一到两阶算个屁啊!

  在这里,他叶开才是主宰!

  天南神岭,葛家,这什么无欲真君敢说出那种话,这个家族,以后也不要存在了吧,留着给三千世界抹黑而已。

  然后,他拉着张熙熙,大踏步的朝前面走去。

  那女子跺了跺脚,心里懊恼:“这家伙,怎么就不听呢?”

  苍老师则是诧异的回头:“舒羽,那家伙刚才为什么朝你笑?”

  原来女子叫做舒羽,她表情一僵:“啊,有吗?我没注意啊,是朝你笑吧?”

  苍老师哼了一声,朝谁笑她能分不清楚?

  “舒羽,你别犯傻,别为你舒家招惹大祸,那小子是死定了,葛家的人不能得罪,无欲真君言出法随,不周城神更是天地强者。”这是苍老师对舒羽善意的警告,也是她内心的写照,葛家的人,她不敢惹。

  张熙熙有点微微的小紧张了:“喂,真的不会有事?”

  叶开手指甲轻轻刮着她的手心:“放心好了,是他有事了。”

  张熙熙也是果决之人:“好,那就杀了他,杀不死,我上。”

  “咻——”

  葛家老者率先冲上生死台,大喝一声:“小子,上来受死。”

  这人,脸上乱七八糟,眼眶中满是鲜血,看着都渗人,这时候上面一站,很是给人一种惨烈的感觉,而随着他这一声吼,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像风一样迅速传播开去——

  步月婵的未婚夫,要跟天南神岭葛家的人决斗。

  于是,无数人冲往生死台。

  “张小姨,小心那家伙对你来阴的,我去去就来。”叶开对张熙熙说道,然后慢吞吞的走了上去。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