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别墅。

  坐在沙发上的陶沫沫说道:“虽然叶开这个人缺点很多,毛病也多,人还瘦得跟猴子似的,但这是我爷爷金**待的事情,我这个做孙女的不能不听,不然他会打死我的;再说,臭猴子把我那个给破了,他是个男人,也必须负责。”

  “什么,什么破了?”紫熏和宋初涵听了大吃一惊。

  “还有什么,就是……他把本小姐变成了妇女。”陶沫沫说道,心里想,本小姐是因为防着他才摔倒了,导致那地方都破了,现在这么说,也没错吧!

  可紫熏和宋初涵显然就不是这么想了,两个人心里都生出怨气:好你个叶开,出去一个多星期,就糟蹋了一个女孩子,现在把女孩子带回到家里来,这种情况,赶也赶不走,怎么办呀?都把人家给办了,难怪她这么有恃无恐了。

  这时,陶沫沫对宋初涵问题:“你也是妇女了吗?”

  在宋初涵听来,这绝对是挑衅,气的脸都红了。

  紫熏在旁边说道:“涵涵是小弟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是唯一的女朋友,你说她是不是妇女?再说了,这事情也不是说是不是妇女决定的。”

  陶沫沫淡淡的嗯了一声,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水,动作像极了电视里宫中的贵妃,然后说道:“那这就有点难办了,如果你还是少女之身,那我就会劝你早点离开他,你这么漂亮,干嘛要在臭猴子的身上吊死,外面有的是帅哥,他有哪点吸引你的?可你们现在……算了算了,我陶沫沫向来讲道理,那就……让你做个填房吧!如果哪天,我对臭猴子不满意,我就把他休了,到时候,再还你正妻的位置。”

  一瞬间,宋初涵整个人都不好了,气得头发都一根根竖起来,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合着她不要了,才送给我?

  老娘是捡垃圾的吗?不对,叶开是垃圾吗?

  “是不是真的未婚妻,等那小王八蛋回来再说吧,我累了,去睡觉!”宋初涵看了陶沫沫好几眼,实在有些气结,噔噔噔跑回楼上去了。

  紫熏也是不太舒服,叶开要是找个女的听话乖巧一点倒还罢了,偏偏这少女年纪不大,一副眼高于顶颐指气使的样子,实在让人喜欢不了,就说:“陶小姐,你晚上住哪?”

  陶沫沫道:“臭猴子住哪,我当然也住哪了。”

  …………

  一家小宾馆。

  叶开看着埋首在自己身前努力不断的韩宛儿,一阵阵舒爽袭来,简直是神仙般的感觉。

  “宛儿老婆,你……今天好棒!”

  “奖励……你的。”韩宛儿含含糊糊的说道,抬起俏脸妩媚的看了看他,随后继续努力。

  叶开一边抚摸她光滑的腰背和挺翘的丰满,一边欣赏她的动作,最后一用力,把她身体扳了过来:“宝贝,我也饿了!”

  刹那间,春暖花开,风景无限。

  正欢喜中,他却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差点把韩宛儿喷到天上去,啊啊啊轻吟了几声,娇嗔道:“坏蛋,你是故意的吗?”

  “怎么会呢,不知道谁在骂我,肯定是那个陶沫沫,哎呀,那小丫头挺滑头难缠的,可别把家里两位大美女气出个好歹来,不行,我们得快点。”说着,叶开就把韩宛儿掀翻在床上,一下虎扑,小别胜新婚。

  虽说要快点,可这一番耕耘也足足耗去一个多小时,等回去的时候,叶开先把韩宛儿送到了她家小区门口,一来她满身满脸的余韵怕被人看出来,二来么,她老爹现在回了家,总要回去看看,她也有些话要跟他好好说说。

  只是下了车走到家门口,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哎呀,刚才在我爸面前,暴露了我跟叶开的关系,他要是回去一说,那我妈肯定也知道了,这可怎么办?”

  “算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叶开开车回风情别墅,只是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的身影,看着有些熟悉。

  此刻,两大人牵着小女孩在过马路,那小女孩唧唧喳喳说着什么。

  叶开仔细一瞧,当即愣神了半天,他发现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米有容,另一个却是方露和她的小女儿。

  一瞬间,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什么豆芽菜会跟她在一起?

  “嘟嘟嘟——”

  后面响了一阵喇叭声,叶开都浑然不觉,直到她们朝他望过来,他才幡然醒觉,朝着前方开过去。

  当然,米有容和方露都没有看清他的脸。

  过了十字路口后,他越想越不对劲,米有容是知道自己遭遇的,也是知道方露是什么人的,她干嘛要跟这个女人搅合在一起?他感觉气不顺,直接将车在路边停下,远远看着那三个人,结果发现她们进了一家冰激凌店,坐在窗口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她们才出来,在门口分手道别。

  叶开听的很清楚,米有容居然叫方露为方姨!

  等到方露抱着小孩走远,叶开忍不住走了过去:“有容。”

  这时候的米有容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被叶开的这一声叫吓了一跳,紧接着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惊呼道:“叶开,你,你,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是生什么病了吗?”话刚出口,小妮子就眼圈一红扑簌簌掉眼泪,害得叶开剩下的话都被咽了回去。

  “怎么会这么瘦了啊,生的什么病啊,你干嘛不告诉我?”

  连续的疑问让叶开不知道先回答哪个,而米有容已经伸手抚上了他的脸庞,眼睛里全是担忧和心疼,那柔柔的眼神,湿润的眸光,差点把叶开的男儿泪都看的掉下来。

  这个小丫头,带给自己的,总是不经意间的感动,和浓浓的温暖。

  “没事,别担心,我没生病。”

  “你撒谎,没病能一下瘦成这样,难道你还去抽脂减肥了不成?”

  “没,我去献血了,献得有点多。”叶开随口胡诌,然后马上转移话题,“有容,我刚才都看到了,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啊——”米有容一听马上一惊,方敏跟她说过,要为她保密,更不能把方露去世的事情说出来,吭哧吭哧的支吾了两句,最后道,“那个……半路上碰到了,她招呼我,我总不能不理吧?”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