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叶开看着此刻跪在地上,完全不要面子了的钟双发,“这么说,你应该认识那个李沐阳咯?”

  钟双发点头:“认识,并且这次葬仙谷开启,进入里面的令牌,也是我给他的。”

  叶开道:“你确定能在里面找到他?”

  钟双发道:“葬仙谷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开启的时候有两扇门,分别对应不同的区域,金丹以上为一个区域,金丹以下是另一个区域,李沐阳之前就已经是神动巅峰,这次他父亲给他冲击金丹,想必到了那个时候就会进入金丹以上的区域,我一定能找到他。”

  这,也没有什么必然性。

  “那你告诉我,你跟那个青州州牧,是什么关系?”

  “我……我是李州牧的远房叔叔。”

  叶开考虑了三秒钟,手指结印,凝聚出一团神魂契约的印记。

  “臣服为奴,或者,死无全尸,你怎么选?”

  钟双发看着头顶上的古老契约印记,脸上的表情剧烈变化。

  想要奋起抗争,但是又底气不足。

  怕死。

  最终,他选择了臣服。

  放开自己的灵魂,自愿接受契约的约束。

  “你是聪明人,做了聪明人的选择,既然如今奉我为主,过往恩怨一笔勾销,等我哪天离开了洪荒,自会放你自由,起来吧!”叶开淡淡的说道,虽然钟双发的修为远远不够自己的要求,但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勉强用用吧!

  这人胜在脑子还行。

  “是,主人!”

  “喂,还有我呢,你不拜见一下?”凰稚嫩的声音说道。

  “呃——,老奴,拜见小姐。”

  “呸,我不是小姐,我是叶开的……”

  叶开打断道:“行了,暂时就这么叫着吧!”

  要是被人知道,这个一岁小孩子是自己的女人,恐怕别人看自己的目光会很古怪吧?

  “嗡——”

  正在这时,一道极其强大的神念从天空之中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扫过灵山范围内的所有人。

  那神念,从演武场的北边,急速蔓延。

  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

  似乎身上的衣服被扒光,赤果果的在太阳底下暴晒,然后被无数人围观,一丝一毫的个人隐私都没有。

  “啊——”

  “刚才是怎么了?”

  “我感觉,有一道神魂扫过我的身体,好像把我看光了。”

  “是谁?是那个抱着小孩的男人吗?”

  一些人惊魂未定。

  一些人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叶开抱着凰,当然也感受到了那股神念。

  然而,他的神念和凰的一合,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神念屏障,甚至在那道神念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被他狠狠的用精神攻击轰了一下。

  “嗯哼!”

  某座山峰里面,一个黑发披肩的女人盘膝坐地,这个时候身体巨震,轻轻闷哼了一下,过了好一会,从嘴里吐出一小口鲜血。

  她缓缓起身,用纤细的手指抹了一下嘴角血迹,眼眸之中闪现深意。

  下一刻,她就走了出去。

  脚下一踏,身体闪电射出,冲向叶开所在的方向。

  “山主!”

  钟双发看到那从空中踏步而来,看似缓慢,其实急速而行的黑发女子,身体一震,嘴里喃喃自语。

  “嗯?灵山山主,是女人?”

  叶开看着很快就走到他们面前,身子凌空站立空中,打量着自己的女人。

  女人有着一头柔顺很长的头发,一直垂到了屁股位置,身穿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她眉目澄澈,玉体迎风,赤足而悬,脚腕上戴着一串青色的链子。

  看起来,很特别。

  说她是妙龄女子,但看起来又有成熟风韵;

  说她是少妇风华,但又好像年方十八。

  “那个人是谁?”

  演武场那边,很多人都看着这位绝代风华的女子,私底下窃窃相问。

  有在灵山资格老的人开口:“那就是山主啊,没想到,山主都被惊动了……上一次看到山主,还是七年前,七年过去了,山主依然这么……好!”

  那人实在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内心对山主的崇拜,想了半天,就用了一个好字。

  也有人震惊万分,说:“天哪,我一直以为山主是男的,没想到是女的。”

  山主的目光锁定叶开。

  叶开也在看着她。

  不死凰眼透视……居然没能透视成功,这个女人的身体像是一个黑洞,不死凰眼看到的也只是一面黑暗,仿佛她整个人都不存在似的。

  有古怪。

  这个人,很危险。

  叶开提高了警惕,这个发现让他很意外,甚至他之前已经想过灵山山主可能拥有超过元婴的水准,比如达到了洞玄,甚至是分神,可现在看来,她本身就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

  原以为厮杀会一触即发,但是,并没有。

  山主移开了目光,落在钟双发的身上,道:“大长老,看你的样子,算是彻底判出灵山了,对吗?”

  钟双发紧张的低头:“山主,我……依然是灵山的人。”

  山主摇头:“不,你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是青州州牧的人,你是李腾龙的叔叔,你的本名也不是叫作钟双发,而是叫李双福,我说的对吧?”

  钟双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因为山主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本名的确是叫作李双福。

  但是,山主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从一开始就是李腾龙的人,是混在灵山的内应,负责获取关于我的情报……从一百六十年前到现在,你一共传出去了九份情报,我还是没说错吧?”

  山主的话,彻底将钟双发给惊呆了。

  “山主,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又为何……”

  “为何饶你不死?嗯……,因为你打理灵山还算不错,最重要的是,你种的花,我很满意。”

  “……”

  钟双发有一种一头栽倒的冲动。

  什么个意思?

  自己大长老的位置,不是因为我修为高吗?不是因为我能力强吗?会种花是个什么鬼?我什么时候种……哦,难道是说我种在灵山药田里面的那片花田?

  “大长老,这里没你的事,你退下吧!”山主说道。

  “山主,我……我现在是主人的奴隶。”

  “哦?签了灵魂契约?”山主看了眼叶开,摇摇头,随后轻轻一挥手,钟双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像是被一阵大风吹走,在空中翻滚着落向演武场。

  “好厉害!”

  叶开眼神一闪,对山主的评估再次改变。

  这个人,被严重低估了。

  “山主,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他现在是我的人。”叶开说道。

  “哦?那你上来打坏了我一座山,是不是更过分?”山主说道,“你不用紧张,我没打算动手,我想找你合作。”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