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仰起小脸闭上眼眸的米有容,叶开心里出现了挣扎。

  他给不了她完整的爱情,吻下去很容易,但一直吻下去却不容易。

  她梦呓般说道:“听说,亲吻的时候要是感觉到苦,两个人就能在一起,如果是甜的,多半要分离,我想试一试,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有缘分。”

  “……”

  “叶开,女人的青春很短暂,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那滚滚而下的眼泪,难道没有烫到你的心吗?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米有容这样,每句话都像锤子一样打在叶开的心头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谊,并不是时间能够磨灭的,他曾经把它封装在心里,刻意的遗忘在脑海里,可它只是在那个地方慢慢发酵,等着成熟,等着开发,等着哪一天采摘果实。

  他眼里升起潮意,捧着她的脸微微轻颤,没有一刻能比现在更加激动到小心翼翼。

  还要让我等多久?

  等到老吗?

  还是等到要失去?

  嘴唇轻轻的碰触上去,仿佛有电流滋生,那一刻,叶开也在轻轻的颤抖;两人不是没吻过,但相比上一次狂野的热吻,这一次的轻触,仿佛才是两个人的初吻。

  有人说,亲吻是最能感受到彼此心灵的时刻,他听到米有容紧张的心跳,而她,感受到的是他的温柔。

  “什么味道?”良久,唇分,叶开问道。

  “没味道。”

  “没味道是什么意思?”

  “嗯,大概时间不够吧!”

  “……现在呢?”

  “还是没味道。”

  “……”

  “米有容,你是个女流氓!”

  …………

  目送叶开从白沙海岸离开,米有容跑到镜子面前狠狠的照了一番,叶开梳的美人髻很好看,只是刚才被他用手胡乱揉了揉,有些乱了,那根咖啡色的发簪做的很古典精致,后面还有两颗不知名的珠子也非常漂亮,另外,叶开还送给了她一串手链,他说,这个可以保护她平平安安。

  “算你有良心,出门还知道买点小礼物。”

  “那我就天天戴着吧!”

  “猪头,啃得人家脖子上都是,明天怎么去上班呀?”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米有容有些小小的烦恼,可是比起刚刚迈出的一步,似乎也不是很重要了,“吗嗯”,她对镜子里面的自己亲上一口,哼着小曲回到房间。

  这时候一阵电话响起,是她姐姐米有怡:“妹妹,你在县城怎么样,我明天过来看看你,给你买几件衣服,对了,你那儿能住人不,我明晚跟你挤挤,还有啊,我们单位有个男生,姐觉得很不错,我把照片拿来了,给你看看。”

  “啊?姐,那个……不用了吧?”

  “什么不用啊,你还想着那个叶开呢?那个扫把星有什么好,估计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几别想了。”

  “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好了,好了,明天到了给你电话。”

  …………

  回到风情别墅的叶开,一进门就看到紫熏和宋初涵还坐在客厅沙发上,似乎在等他回来。

  “呃,你们还不睡吗?”

  叶开进门的时候缩了缩脖子,刚才米有容的动作太粗暴,像他这种刚刚破身没多久的小鲜肉实在有些吃不消,脖子上被种了不少草莓印,有些不好意思见人。所以在进门后看到两女还在,他就一边换鞋,一边磨蹭,用灵力慢慢恢复脖子上的颜色。

  “小弟,你过来,我们有话跟你说。”紫熏直截了当,说的当然不是韩宛儿爹的事情,先前在旅馆的时候,叶开已经打过电话报备了。

  “哦,姐你说吧,我听着呢,呵呵,这鞋柜里的鞋子怎么这么乱,我来整理整理。”叶开笑着说。

  可他越磨蹭,看在两女眼中就越表现得心虚,紫熏本来盘在沙发上的美妙**放下来,连鞋子都没穿就小跑过去,一把拧住他的耳朵往里走:“过来,我说的是正事,你磨蹭什么呀?”

  话刚说完,就看见了他脖子上不少草莓印,紫大美女虽然没接过吻,但这东西还是明白的,刚才着急韩东的事情没注意,这时就更加认定这些草莓印是陶沫沫弄上去的了,于是乎,本来还有一点怀疑的她,现在彻底相信了陶沫沫的话。

  把他拖到沙发上后道:“臭小子,你自己说说,打算把涵涵怎么处理?现在跑来一个未婚妻,你总不会是要抛弃糟糠之妻了吧?”

  宋初涵抗议道:“熏熏,你别乱说,什么糟糠之妻,我有那么糟糕吗?”

  紫熏道:“我说的是糟糠之妻,不是糟糕。”

  虎妞道:“反正又是糟又是糠的,都不是好东西。”

  一番说道,叶开终于也听明白了,马上感觉一阵牙疼,道:“那个死丫头片子乱说的,你们这也信啊?我什么时候碰过她了?”

  “你还要狡辩?她一个女孩子,难道还会说这种事情骗人?再说你们要没什么,你干嘛领她回来?还有,还有,你……算了,反正我们看得见。”

  “冤枉啊,大姐……”

  几个人在下面说话的时候,被安排在楼上休息的陶沫沫从房间里偷偷跑出来,朝下面张望了一下,吐了吐舌头又缩了回去,打开手机微信,马上对着里面一个叫木瓜宝宝的人视频对话:“宝宝,你说的那个方法见效了,现在楼下她们正对那个臭猴子发飙呢,我看,他这次要玩完了,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跟着他太吃亏,我这算是帮她吧!”

  “嗯,表姐,反正你有爷爷罩着,怕什么,敢欺负你,那就是欺负我宝宝,我当然要帮你想办法对付他了,等着吧,等他到了学校里面,看宝宝我怎么发飙。”

  “好的,宝宝,你的鬼点子……”

  正说到这里,叶开在楼下一声大吼:“陶嬷嬷,你给我滚下来,谁在给你出谋划策,你下来给我老实交代,我保证不打死她!”

  原来叶开功力高深,耳朵灵敏,一下就听见陶沫沫在楼上跟表妹的微信对话了。

  “表姐,不好,臭猴子听见了,我先闪,你别把我供出来啊!”

  木瓜宝宝说完就切断了视频聊天,原来她也听见了。

  陶沫沫愣了半饷,一下有些傻眼,走到门口道:“本小姐累了,睡觉了,你这个保镖晚上要好好保护我,不然我就去告诉爷爷,说你玩忽职守,不用心,还有啊,明天早上我要吃不带葱花的豆腐脑,不带汞的油条,只有精肉的包子,暂时就这样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