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十方大山,两道身影疾走。

  约莫傍晚的时候,叶尘枫与叶天南出现在苗疆大寨中。

  这里便是顾梦涵父亲顾月生所在之地。

  “啊?天南你怎么来了?还有叶大哥你?”

  顾梦涵惊喜不已,也将叶尘枫介绍给自己父亲。

  “顾前辈实不相瞒,这次我前来为这件事情……”

  叶尘枫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顾月生。

  “什么?阴阳降头?还是至邪的阴阳降头?”

  “原来是他,当年叛逃出苗疆的人,我在古籍中看到过他的记载。”

  顾月生惊讶不已。

  “那前辈可否有解决之法?这阴阳降头是否如传说中的那般,根本无法解除?”

  叶尘枫问道。

  顾月生面色阴沉如水:“叶公子,阴阳降头术根本无法解除,根本就是无解的。便是我们的老祖,也就是你口中查猜的师兄在世,也无法解除。”

  叶尘枫一脸平静:“恩,顾前辈我知晓了。”

  “不,叶大哥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便去翻阅苗寨所有的古籍,我一定会找到解决之法的。”

  顾梦涵不禁道。

  “啊?梦涵你难道要进入苗冢之中?”

  顾月生惊诧的问道。

  顾梦涵点点头:“没错!我不相信没有解不掉的降头,肯定有克制之法。”

  “好吧,那你万事要小心。”

  顾月生道。

  “梦涵我和你一起吧?”

  叶天南刚开口,便被叶尘枫打断:“小叶,你还有其他的事情。”

  不久后,叶尘枫和叶天南出现在一处偏僻之地。

  “想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吗?”

  叶尘枫问道。

  “啊?我自己的身份?我不是叶天南吗?”

  叶天南一头雾水。

  “你的祖辈来自武道界天宗门派的剑族一脉,你师父剑神便是其中之一。”

  叶尘枫将这件事情告诉叶天南。

  “什么?天宗剑族一脉?那么我实力相差这么大呢?”

  叶天南有些不解。

  叶尘枫笑笑:“应该是你们血脉的原因,我来看看。”

  旋即,叶尘枫启用佛王的秘法,类似于观想法。

  渐渐的他便看到叶天南身体有一条条锁链,锁住他的血脉,直通地下。

  这是一种无形的规则锁链,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也罢,今日我助你一马。”

  叶尘枫冷哼一声,竟然硬生生将叶天南体内的规则锁链撕裂开来。

  “呀!”

  叶天南仰天长啸,身上恐怖的气势直冲天宵。

  震动了整个苗疆十方大山。

  “真是爽快啊!”

  没有了束缚,叶天南只觉得身心舒畅。

  “你尽快修炼,这世界要变天了。到时候我们都需要你有强大的力量协助。”

  叶尘枫嘱咐道。

  “那自然没问题。可是你去哪?”

  叶天南问道。

  “放心暂时我还死不了,更何况我有其他事情。”

  叶尘枫跟顾月生二人道别后,离开苗疆。

  他先是来到藏区秘地,乾坤六道道主的大阵运行正常,不过还是有人悄悄想要破除的痕迹。

  为了保险起见,叶尘枫布置了杀生剑剑阵在内护持。

  只要有人破了乾坤六道道主的大阵,杀生剑剑阵便会显现出来。

  “能不能破除阴阳降头?其实可以找天知一问方法。只是这个人神秘无比。”

  叶尘枫皱着眉头。

  随后,叶尘枫返回京城。

  “少主,怎么样?有办法解决吗?”

  姚远姚静等人问道。

  “放心,连邪王舍利都不能奈何我,一个小小的降头术能杀我吗?”

  叶尘枫说道。

  “如此说来已经解决了?”

  姚远等人一惊。

  “是时候找上楚人狂他们了。”

  叶尘枫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弧度。

  阴阳降头入体,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得尽快查清事情的所有真相。

  叶家祖地里。

  楚人狂,叶沉令,杨婕妤以及楚情雪的父母都在。

  “叶尘枫真的太强大了,邪王不但没释放出来,还被他吞噬掉。”

  楚人狂不禁说道。

  原来天宝寺邪王舍利的诞生是他在幕后操作。

  “不过叶尘枫中了至邪的阴阳降头术,他也活不了多久。不论他有多强大。”

  楚人狂又补充一句。

  “有劳你们关心我的生死了。”

  突然,场中响起一道声音。

  “什么人?”

  楚人狂等人齐齐的看过来。

  叶家祖地,叶尘枫缓缓的踏步来到。

  “恩?叶尘枫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叶沉令等人不禁惊诧的问道。

  叶家祖地除却叶建国和他们外,无人知晓。

  叶尘枫露出一丝笑容:“其实上次我就发现这地方了。”

  “你……”

  叶沉令气得直抽气。

  五人目光盯着叶尘枫,十分好奇。

  “你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楚人狂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登顶什么神榜第一了吗?我能有事?”

  叶尘枫说道。

  “我不信,你中了至邪的阴阳降头术,不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

  楚人狂连连摇头。

  叶尘枫嘴角带笑:“你们五个都在,看来我的猜测是错的。上帝另有其人,你们五个只是代言人罢了。”

  “哼!你知道又如何?”

  楚人狂冷哼一声。

  叶尘枫没理会他,目光却是落在两个陌生男女身上:“情雪的父母,本来我应该叫你们一声叔叔阿姨,但你们不配。”

  楚情雪父母楚浩宇和蒋培珍长叹一口气:“我们的确对不起情雪,但我们有我们的宿命,情雪也有情雪的宿命。这是生来就注定的。”

  “规律我稍微知道一些,以我,情雪为中心,对,再加上一个我的替代品叶铭天。然后三家人全在局中,你们充当代言人。我们一家是关键棋子,我母亲可能知道一些什么,想回归平凡生活,但还是没幸免于难。我和我父亲更不用说。”

  叶尘枫慢慢的分析道。

  楚人狂几人满脸惊讶,尤其听到叶尘枫分析耳的这么有理有据,更是惊诧万分。

  不过叶尘枫露出一丝疑惑,话锋一转道:“情雪为什么也是棋子呢?当时输血救我这一条理由完全说不通啊。”

  渐渐的,叶尘枫眼睛渐渐眯起来,忽然他想到什么:“对了,我似乎明白什么了……”

  

章节目录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第五独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五独孤并收藏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