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聚会风波

  “没事……我们没事,不用打急救电话了!”陈紫芸不愧是见惯风浪的女强人,看到自己和女儿没事,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时候她最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女儿头上的桃木簪挡了这一劫。

  宾客们见两母女毫发无损,都觉得不可思议之极,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完全避开玻璃碎片,几率几乎为零!

  但这些宾客之中,毕竟是有见识不凡的人,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向身旁的男子说道:“苏画这孩子真是好运气啊,今天晚上竟然得了一件真正的法器!”

  “法器?”男子惊讶道,“我在香港的一次拍卖会上见过一次,那是一件密宗法器,起拍价就是五十万华夏币,后来以一百六十万成交!而且,据说那还不是什么上乘的法器!只是……你是说,苏画头上的那一根桃木簪,竟然就是法器?难怪我刚才看到她的头顶好像有一片柔和的光芒出现!”

  “你的眼光不错啊!”中年女子笑着说道,“却不知道跟苏画跳舞的那个少年是谁,有机会倒是要跟陈总打探一下了。”

  “不用打探了,我认识他——”

  这时候,另一个人走过来加入了话题,正是最近在鼓捣神秘物件拍卖的陈东,他可是正在找机会巴结齐遇呢,所以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提高声音说,“这位是齐大师,楚四爷的朋友,上一次我和楚四爷举办的拍卖会上,他出手过一件桃木雕像,成交价两百万!如果苏小姐肯割爱的话,她头上的这一根桃木簪,少说也能拍个五百万吧!”

  “五百万?怎么可能!”陈东的声音不小,就连倪暮琴和唐秀秀都听见了,她觉得这也太惊人了吧?

  倪暮琴可是知道的,就齐遇那家底,也就只是一个小中产而已,价值数百万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轻易送人?难道说,这小子故意找了个托儿,来博人眼球,引起苏画和唐秀秀的关注?

  唐秀秀听了这话,心头也有些不是滋味,以前齐遇对她可是巴心巴肠,但什么送给她这么贵重的东西过?送给苏画的桃木簪,虽然造型一般般,但关键是有人估价数百万,这就足以完胜她以前收到过的任何礼物了啊!

  “难道说,我以前真的小看了他?”唐秀秀心头忽地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但是她很快强迫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那么了解齐遇,怎么可能会看错?

  “那桃木簪是法器,怎么也值几百万!如果有机会弄到真正的法器,保得一家平安,几百一千万又算什么。”先前那中年男子却点头认同了陈东的观点。

  到了他们这种财富层次,平安健康就是福,所以如果有机会得到一件护身法器,那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这两位都已经打定主意,有机会要找陈紫芸去谈谈,一是弄清楚这位齐大师的来历,二是看一下是否有机会得到一两件真正的法器。

  虽然母女两平安无事,但这时候苏画却似乎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她取下了头上的桃木簪一看,立即心疼无比——因为上面有一颗小玉珠已经裂开了!

  “李卓秀,我请你离开这里!”任凭谁都能听出苏画语气中的怒火,但是没有人会同情李卓秀,因为这小子险些酿成大祸。

  李卓秀刚才本来也是吓得够呛,但既然这苏家母女没有受伤,他心头的那点内疚也就立即消失了,这时候被苏画喝斥,有些不爽,立即张口就说:“不就是一支破木簪而已,值多少钱,大不了我陪你一支纯金的、玉石的,行不?”

  李卓秀这话说出来,一些人已经摇头叹息了,明眼人知道这一根桃木簪可是来历不简单的,苏画将李卓秀赶走,已经算是给他台阶了,结果这小子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这种时候,陈紫芸知道该她出马了,平静地向李卓秀说道:“小李,如果你要问这一根木簪值多少钱,我只能告诉你,上月小齐大师刚拍卖了一件类似的东西,成交价两百万!”

  听陈紫芸这么一说,倒是不少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因为虽然陈紫芸没有说这木簪的真正来历,但是无疑间接承认这是一件法器了,李卓秀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好歹,损坏了人家一件法器,就算主人的涵养再好,肯定也会冒火的。

  “两百……万!怎么可能?”李卓秀毕竟是一个学生,家中虽然宽裕,但父亲从政的,在金钱方面可不能跟这些大富豪比,而且就算是有钱,也不敢炫富啊。两百万,对于他来说,仍然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如果苏家要他赔偿怎么办?

  “怎么不可能!齐大师的那一件桃木法器,就是在我楚炳钢的天星会所成交的,难道有假不成?”不知何时,楚炳钢竟然也到了苏家。

  原本以楚炳钢的身份,来参加这个聚会,多少有些屈尊的感觉,但是楚炳钢本来就不是冲着苏家面子来的,他纯粹就是为了给齐遇捧场。

  楚卫戍和整个楚家得了齐遇不少的好处,所以楚家对齐遇的态度也就只有一个:无条件支持齐大师!

  齐遇捧谁,楚家就捧谁!齐遇要整谁,楚家也就整谁!

  很不幸,李卓秀正好撞到枪口上了。

  李卓秀的父亲本来是想要出来给儿子解围的,他本来打算将儿子狠狠训斥几句,然后向陈紫芸道个歉,说些改日再来拜访请罪的话,顺势找个台阶下。但是忽然冒出来一个楚炳钢,这么高调地力挺齐遇,这就足以说明楚家是支持他的,跟楚家比起来,这位李副局长又能算什么,楚炳钢肯定不会给他面子!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给陈总、苏小姐赔罪!”李卓秀的父亲相当憋火,狠狠一巴掌扇在李卓秀脸上。得罪了陈紫芸也就罢了,如果连楚家也得罪了,他这副局长怕也就到头了。

  现在的江州,除了林家,便是楚家的势力最大。

  没有人关心李卓秀父子赔罪的事情,这两位也明白了这一点,所以道歉之后,就匆忙离开。

  但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大部分宾客对陈紫芸和苏氏集团又高看了几分,毕竟有眼力劲的人都察觉送苏画桃木簪的少年应该来历不简单,否则楚炳钢怎么会代表楚家来捧场,可见苏家背后应该是有“高人”坐镇,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至于唐秀秀和倪暮琴,她们忽然觉得有些搞不清状况了,似乎齐遇已经不是她们认识的那个人了。又或者,她们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