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侠客行2

  人群之中。

  前一任书画社的社长王丹河也赫然在其中,他直接被院系领导剥夺了书画社社长的头衔,自然是相当不满,奈何没有勇气违抗学校领导的意愿,但是来看看齐遇的笑话却还是可以的。

  听见齐遇竟然要用书法对阵跆拳道,王丹河更是嗤之以鼻,觉得这家伙脑子秀逗么,于是禁不住高声说了一句:“齐遇,你用书法对阵跆拳道,用笔墨当武器么?”

  王丹河本来以为人多,不会有人注意到是他在说话,奈何王丹河这话一说,他身边的人立即散开,如避瘟神一样!

  毫无疑问,绝大部分的学生还是有民族气节的,这个时候怎么也会站在华夏国粹的阵营,哪会向王丹河一样,为了一己之私,这个时候还想要看齐遇的笑话。

  王丹河被人群孤立,齐遇瞅了他一眼,却并未发怒,反而十分平静地说:“没错,我是书画社的社长,就用笔墨对阵跆拳道就足够了。我要是话剧社的社长,直接就骂死他得了。”

  四周哄笑声再起!

  金胜山勃然大怒,不过听见对方竟然要用笔墨来对阵他,心头冷哼一声,不将这小子揍得跪地求饶的话,他就不叫金胜山!

  虽然众人都不知道齐遇如何用笔墨来对阵金胜山,但是书画社的社员立马将木案、纸、笔都准备好了,抬在了门前空地,就算是社长今天真要“壮烈”,至少也要壮烈得有气势一些。

  金胜山见这阵势,冷笑说:“好!怎么算输赢?”

  “你要是能踢掉我手中的笔,就算你赢。”齐遇说。

  “那将你踢趴下了呢?”金胜山用挑衅的语气说道。

  齐遇呵呵笑道:“那也算你赢。”

  说了这话,齐遇走到了木案前面,提着狼毫笔,翘首望向天空明月,虽然还未开始挥笔写书,但是全身的精气神却已经开始凝聚,释放出一种无形的气势,让人禁不住将目光投向这里。

  “装什么装,估计一下就趴下了!”金胜山旁边的一个跆拳道社成员说道,为金胜山造势。

  金胜山盯着齐遇,冷哼一声:“准备好没?”

  “放马过来。”齐遇说这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金胜山,目光全在纸、笔之上,似乎金胜山就像是尘埃一样微不足道。

  “躺下!”金胜山被人无视到这种程度,还是生平头一次,所以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个腾空,一记腿刀直劈齐遇的头顶,似乎要将齐遇一下子踢趴下。

  而此时,齐遇的注意力仍然是在纸笔上面,浑然没有注意到金胜山的这一下攻击,眼看这一腿就要劈在齐遇的头顶,便在此时,齐遇将蘸满墨水的毛笔猛地一提,顿时一道带着墨汁的气劲爆发而出,刚好震开了金胜山的这一击腿刀,看起来就像是金胜山自己踢偏了似的。

  那一道带着墨汁的气劲,却如同有灵性一样,随着齐遇的毛笔落在了洁白的宣纸上,笔走龙蛇,飞速写下一行“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行草。

  精气饱满,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书画社的社员们,还有一些了解书法的旁观者,都禁不住叫了一声好。

  就算是不懂书法的人,看到齐遇竟然可以将墨汁抖动得如灵蛇一样舞动,而且还避开了金胜山的攻击,也都不禁叫好。

  金胜山一击不中,有些诧异,但他觉得只是偶然失手罢了,对方不过只是书画社的学生,能有多大本事。于是,金胜山顺势一个高位侧踢,直击齐遇的左脸。

  齐遇却依然看也不看金胜山,再次蘸满了墨汁,一挥笔,墨汁又如同灵蛇一样舞动起来,而金胜山的腿再一次被柔和的气劲带偏,因为重心偏移的缘故,金胜山甚至还踉跄了一下,稍显狼狈。

  那一道墨汁却在空中“游”了一圈,跟随着笔锋游走在纸上,写下一句“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字体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给人一种美感,也让在场很多人忽然意识到,原来华夏书法竟然也能给人带来这样美好的视觉感官,国粹不愧是国粹啊!

  金胜山连连两下失利,自然有些沉不出气了,又见有人对齐遇连番喝彩,更是心浮气躁,调整了重心之后,顿时来了一个高难度的回旋横扫,直接扫向齐遇的后背——

  一旦齐遇被扫中,整个人必定被扫飞!如果齐遇想要避开的话,那必然也会很狼狈,休想再这么从容地写字了。

  遗憾的是,金胜山在齐遇眼中不过是外劲武者,连内劲都未练出来,哪有资格逼得齐遇闪避,甚至齐遇连写字的节奏都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倒是金胜山整个人反而随着齐遇的运笔方向转了一圈,然后非常狼狈的滚落在地上。

  而此时,宣纸上落下一行字,字字遒劲有力、杀气腾腾,赫然便是:

  “十步杀一人!”

  金胜山也是气急了,在地上翻滚一圈之后,来一个漂亮的前空翻,然后借助翻滚的强大惯性力量,腿刀卷向齐遇。

  这一下,足以让齐遇伤筋动骨!甚至,连木案都能劈断!

  但可怜的金胜山,却仍然无法吸引一下齐遇的目光。

  齐遇依然全神贯注在书法上面,将“十步杀一人”的强大杀气收入笔锋,连贯写下一句“千里不留行”。

  “行”字收笔,一滴墨水飞出,正好撞向金胜山的腿刀。

  虽然只是一滴墨水,却携带着刚柔两种气劲,轻松就将金胜山掀到了一旁,这家伙不但没有挨到齐遇的衣角,反而重重地砸落在地,就像是炫技不成反而自己摔了一个嘴啃泥,狼狈得紧。

  而齐遇,这时候更是完全忽略了金胜山的存在,眼中似乎只剩下了笔、墨、纸、砚,动作也更加地行云流水、速度更快,行草的风格被他演绎到了极致。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笔墨龙蛇竞走,越来越快。

  众人仿佛只看到一条小墨龙在齐遇身体前方盘旋、翻滚,然后依次落在宣纸上面,化成一个一个龙飞凤舞的字。

  而那金胜山,则已经完全被人忽略了,尽管他还试图从不同方位向齐遇发动攻击,但是却连齐遇的衣角都挨不上,简直就如同一个可怜的小丑,不管是拳、掌,还是脚踹、劈、空中旋转,招式都用光了,却根本碰不到齐遇一根汗毛,只不过是衬托了齐遇书法的悠闲和飘逸罢了。

  终于,齐遇写下最后一句“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字成!

  掌声如雷。

  金胜山,却累得气喘如牛!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