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小丑而已

  齐遇写了一幅《侠客行》,行云流水,却愣是将金胜山累成了死狗。

  而此时,桃小溪、莫小陌这两位美女少,轻轻拿起了齐遇写的这一幅字,展示在众人面前。

  看到这一幅字,且不说其余人反应如何,莫卿桐的眼睛却是雪亮雪亮的,如果单纯以书法功力、意境而言,这一幅《侠客行》更胜之前那一幅临摹的《快雪时晴帖》。

  因为《侠客行》出自诗仙李太白,而且本身所写的便是侠客武人的豪迈之情,礼赞侠客精神,而齐遇同样也是修行者,所以更能写出这其中的十步一杀、对酒当歌的快意恩仇和豪迈,而且也唯有齐遇刚柔相济、两极归一的气劲功法,才能够将如此强烈的杀气和侠气完美地展现在柔软的笔墨之间。

  金胜山能够给齐遇这一幅书法当“小丑”,已经算是他的荣幸了!

  不过,金胜山当然不会这么认为,这家伙来了一阵猛烈的深呼吸,总算是勉强恢复了体力,兀自嘴硬道:“我并没有输!他将一幅字写完了,却没有打倒我,顶多算是平局!”

  嗤鼻之声不绝于耳。

  齐遇却并不介意,一笑置之:“金胜山,作为大韩民国的子民之一,哪怕你说书法都是韩国发明的,我都不会觉得意外!所以你说平局就平局,你自己开心就好。”

  嗤鼻之声顿时变成了哄笑。

  围观的人群中,一些人本来是跆拳道社的成员,这时候见金胜山如此行径,引以为耻,一个人怒道:“早知道你金胜山是这种人,老子还加入跆拳道社去干鸡毛!”

  “没错,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还练个什么道,学个什么武!这是跆拳道社的会员卡,你收好,会费就当我喂狗了!”另外一人说道,直接将跆拳道社的会员卡丢给了金胜山。

  金胜山或许不愿意认输,输不起,但是跆拳道社的这些会员,可都是华夏学生啊,谁愿意跟着一个输不起的赖皮学什么跆拳道啊。

  更何况,堂堂跆拳道社的社长,竟然连书画社的社长都打不过,还好意思招收会员、授课?

  这个金胜山,恐怕就是一个不中用的花架子吧!

  没有人再去理会金胜山或者是王丹河,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任何时间,如果真有闲心的话,还不如喝点免费的酒水饮料,欣赏一下书画社的作品。

  别说,有了今天晚上齐遇的“现场表演”,很多西南联大的学子们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华夏的书法艺术,也意识到了华夏文化的国粹其实有很多值得众人去学习和研究。

  甚至,还有一些人萌生了想要现场竞拍齐遇这一幅字的想法,但是当众人看到校长顾长志带着一行人亲自来“抢”字的时候,也就没有人敢跟他竞争了。

  顾长志今天算是第二次带人光顾书画社了,倒不是因为他这个校长闲得无聊,事实上他今天的行程可是很满的,如果真有时间,这会儿他也应该跟家人在一起的。只是,顾长志今天接待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对方不但跟他算是老朋友,而且还是燕京大学的教授,更是真正的国学大师。

  顾长志的这位重要客人便是梅笠卿,而他今天点名要来西南联大的文学院看看,说是缅怀一下过去,但顾长志却觉得梅笠卿另有目的,否则怎么会牺牲中秋佳节陪同儿孙的宝贵时间。

  这两位路过这里,正好目睹了齐遇和金胜山之争,顾长志本来担心会闹出一些事故,幸亏齐遇处理得当,“以文胜武”巧妙击退了金胜山,但是顾长志对齐遇的这一幅字却是相当喜欢——

  顾长志虽然是老者,却不太喜欢一些暮气沉沉的东西,反而更喜欢年青人创造的这种充满无限生机、朝气和豪迈的东西,可能是因为这些东西更能让他回想到年青的岁月。

  齐遇本不想“割爱”的,因为他对自己的这一幅字其实也比较满意,奈何之前已经答应了顾长志,而且顾长志跟楚卫戍有一些交情,之前还帮过齐遇小忙,这时候倒不好让这位校长为难,只能将其送给了他。

  倒是莫小陌,一脸的不满,觉得这个校长太虚伪了,白白从这里拿走了一幅好字,这一幅字,本来应该送给她这位未来小姨子才对,尽管她不怎么懂书法,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

  顾长志眼看就要得手,同行的梅笠卿却横插一手,上前说道:“老顾,想不到西南联大的文学院,依然是卧虎藏龙啊!这一幅字,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啊。”

  “就知道你会爱不释手,所以绝不能让你上手!”顾长志笑着说道,这一次没打算给梅笠卿面子了,今天总不能放空两次吧。

  好在梅笠卿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笑着说:“老顾,你真是一点不给我这位老朋友面子呢。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这一幅字算你的,不过我跟这位小友聊聊可以吧?”

  “那得看齐遇同学有时间没有。”顾长志说道。

  便在这时候,却见金胜山竟然带着一群留学生去而复返了,看着来势汹汹的架势,要来闹事似的,这让顾长志很不爽。

  金胜山来到这里,正要张口找茬,却听见顾长志大声训斥身后的一位下属:“学校对国外留学生的管理什么时候松散到这种程度了!这些人,是留学生还是流氓?查寝没有?考勤没有?考试要更严格……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该退回去的,坚决退回去!不能祸害了我们华夏的好学生!”

  金胜山屁股后面的那些留学生,基本上都听明白了顾长志的话,就算是没听懂的,也有人义务为他们翻译,知道这老头就是西南联大的校长,这些家伙赶忙抹脚开溜,哪里还管金胜山的死活了。

  而这时候,齐遇正跟梅笠卿在一旁“闲聊”,梅笠卿向齐遇开门见山道:“小兄弟,你的字能收能放,做人也是如此——感谢你对叶家没有赶尽杀绝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真的心怀感激,我一定会以为你是叶家的朋友呢。”齐遇向梅笠卿道。

  “我只是欠叶家的家主一个小人情,担心你杀伐过重,灭了整个叶家,所幸的是,你并未被杀气心魔驾驭,能收能放,倒是我这个老头子多虑了。”梅笠卿此时抬头望天,“井宿星明,国富民安,大善!”

  “老头,说完了?那我走了,我得陪未来女友去,没工夫陪你闲聊。”齐遇说了这话,直接走人。

  只留下一脸诧异的“国师”,他何曾被人如此怠慢过啊!他还准备给这位年青人说一番玄妙“天机”呢。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