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艹他哭

  这个时候,骆翼佛的目光已经变得炙热起来,如同要冒出火光一样,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剑”,这甚至已经超越了他对于“剑”的认知范畴。

  从齐遇手臂上涌出的那分明就是“光”,又像是一个“符”,或者说是“剑光”,但绝对不可能是一柄剑。诡异的是,却又带着浓烈无比的剑气,那就意味着这东西的确是剑,只是超越了他认知的一柄剑。

  终于,剑光出现在齐遇的手掌中,光芒开始渐弱,但是剑气却更加犀利,这一次骆翼佛终于看清楚了,这的确是一柄剑,而且是暗金色的剑,就算是没有冒光了,却也如同阳光一样刺眼。

  “剑……这是什么剑?”骆翼佛看到这样一柄剑,激动得竟然有些想要流泪。

  对于一个毕生修行剑道的人,看到这样一柄超越了他想象的剑,其冲击简直庞大得无法想象,甚至颠覆了骆翼佛对于剑道的某些认知,看到了全新的剑道世界,庞大无边,永无止尽……

  但这种感觉并不可怕,反而让骆翼佛为之激动、兴奋,对于他这样的剑痴而言,真正可怕的是看到了剑道的尽头,那种登顶的寂寞。

  “这是符道、剑道的融和,符剑——破军。”齐遇向骆翼佛说道,听见“破军”二字,这一柄符剑发出一声龙吟般的颤震,在震动产生的光碎中,顿时演绎出许多精妙玄奥的无上剑招。

  看到这些剑招,虽然一时间无法领悟其中的精妙,但是骆翼佛知道这些剑招的任何一招一式,都是这天地间最精妙,穷尽天地变化之妙的招式!

  相比之下,骆翼佛觉得他以前领悟的那些剑道绝招、杀招,简直就是狗.屎一样!从符剑破军的光碎中看到的任何一招一式,都比他那些曾经得意的剑招强太多、太多了!

  骆翼佛哪里知道,这破军之中融入的剑意、剑招,本来就是结剑草承载的这一片天地中诞生过的一切最玄奥、最神秘、最强大的剑招和剑意,这本来就是这个世界剑道诞生之初,诞生过的诸多强大剑客、绝世神剑共同留下的美好“记忆”。

  结剑草,原本就是天地灵气和天地剑道的结晶孕育而生!

  “我艹,他哭了?”燕三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惊讶。

  虽然她也被齐遇的符剑给震惊了,甚至她就是被这符剑给击杀的,只是她觉得堂堂的“万剑如来”竟然在这里对着一柄剑哭了,这实在还是有些让人觉得有些古怪,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

  但这便是骆翼佛和燕三之间的差别了,正如之前骆翼佛向燕三所说的那样,燕三只是将自己的剑当作武器,甚至燕三整个人都是棋子和武器,所以她永远无法理解骆翼佛把剑看做自身全部是怎样地一种心态。

  骆翼佛哭了,那只是因为激动,他看到了更远、更辽阔的路、更充满想象力的剑道。

  过了一阵,齐遇才问:“还需再看么?”

  “无需再看了,能看到神剑之光华,虽死无憾。”骆翼佛感叹道,“亏我之前还想跟玄武剑神一较高下,可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无论是剑意、剑招还是剑本身,我骆翼佛远远不如啊!”

  “你修为境界比我高啊。”齐遇淡然地笑道。

  骆翼佛摇头道:“我虽然武道境界比你高,但你之前只是用剑意就重创了我,自愧不如也!——我骆翼佛从来不服什么剑神,就算是燕东来的剑法,也只是令我敬仰,但阁下的剑法,足以称‘神’了!”

  燕三听了这话,不禁哼了一声,心说还以为这个骆翼佛骨头有多硬呢,结果见识了齐遇的灵剑之后,马上就口服心服了。当然,燕三也见识过齐遇的符剑破军,她也知道这一柄灵剑可是相当可怕的,上面承载的剑意、剑招,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剑道巅峰、剑道传说,甚至还有一些超越了这个世界剑道的东西。

  至于那是什么东西,燕三却也说不出来,但是她知道自己对于剑道的领悟已经更胜一筹了,骆翼佛自然也是如此。

  既然已经威慑到了骆翼佛,看来也不用打打杀杀了,齐遇向骆翼佛说:“骆兄,我知道你为燕东来做事,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敬佩燕东来的剑道;二是因为你觉得欠了燕东来一个人情,因为你儿子骆毅先天心脉不全,需要燕东来麾下的基因科技集团为其续命。不过,忘记跟你说了,我们已经私自做主将你儿子和一直照顾他的小姨子送了过来——”

  “你们那样会害死他的!”骆翼佛不禁怒道,既然知道他儿子心脉不全的话,怎么可能经得起这样的长途跋涉呢?

  “放心,他好好的,你自己出去看看吧。”齐遇笑着说。

  作为玄武第九组的“死亡医生”,齐遇虽然很多时候都在杀人,但是救人的本事也还是不错的,让人专程将骆翼佛的儿子接过来,自然有办法保证他的安全。

  骆翼佛这个时候也听见了儿子的声音,快步走出了别墅,就看到他儿子骆毅跟一个少妇向着这边走来,他儿子也看到了他,竟然向他奔跑过来了……

  “他竟然能跑了?他真的能跑了?”骆翼佛觉得今天简直就是他的幸运日,他不仅仅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玄奥、最不可思议的剑道,而且还看到了十六岁的儿子健康奔跑的样子,这可是他一辈子都渴望却未能见到的情况。

  骆翼佛疾步如飞,迎上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将他一把搂住,然后高高地举起。

  在以前的话,骆翼佛根本都不敢将自己的儿子举过头顶,就是怕伤到了他,但是现在忽然觉得儿子已经长大了,似乎再把他举起来有些不太合适。

  “爸……放我下来吧。”骆毅笑着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过,小时候如果被你这样举着,我一定很高兴。”

  骆翼佛尴尬地放下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他已经发现儿子非常地健康,先天不全的心脉,竟然变得生机勃勃,讶道:“你……你真的已经痊愈了?”

  “是的——爸,不是你专门请华夏的中医圣手齐遇大哥给我治疗的么?你自己忘记了?”骆毅反问。

  “我请的……”骆翼佛将目光投向齐遇,顿时明白了,“齐先生,多谢!”

  “我是玄武的医生,理当如此。”齐遇向骆翼佛说,“不耽误你们家人团聚了——等你安顿好家人,我们中午在七星楼见?”

  骆翼佛点头应了,这个时候他最想做的事情,自然是跟家人相处,而且他答应亡妻的事情,终于做到了。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