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冲着这个年青科研者的强大信心,齐遇瞬间记住了他的名字:

  宁铂!

  齐遇没有仔细去了解宁铂的来历,但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

  但现在,齐遇只向听听宁铂的见解,看看他为何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开启进入夸父山的通道,要知道就算是齐遇现在也还只是有一点点头绪而已。

  夸父山四周的坚冰,在超能特战研究院和玄武的科研者看来,就是一个特殊的力量防护罩,之前超能特战研究院的研究人员也是这么判断的。

  但是在齐遇看来,就是一个强大的防御禁制,只是因为非常强大、玄奥,所以要突破这一道禁制,也是非常难的。

  但,并非没有可能。

  之前齐遇能够将夸父两个字,通过符文的形式“植入”到坚冰之上,这就等于是在夸父山的强大禁制中找到了一道缝隙,塞了一点东西进去。

  至于要说开启通道,那必须对整个夸父山的阵法禁制了如指掌才行。否则的话,强行开启阵法禁制,被大阵的力量反噬,那就是取死之道!

  “说来听听。”齐遇向宁铂说道,请他进入帐篷,显得非常认真。

  “你不担心我浪费你时间?”宁铂好奇地问,觉得齐遇跟别人不同,其他人听见他的想法,立即就远离他了。

  “你信心十足,我为何不相信。”齐遇笑着说道,“难道你是跟我开玩笑?”

  “当然不是!”宁铂摇头说,“我非常认真!”

  “那么说说看。”齐遇摆出倾耳静听的样子。

  宁铂也不客气,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倾听者,自然是要尽力而为。原来,宁铂的想法,竟然跟齐遇之前的金丹熔炉符文有一些关联:当时齐遇在玄武总部建立了金丹熔炉,用了不少的“鬼画桃符”,很多科研者直接放弃了,只有宁铂还在研究金丹熔炉的那些符文,他一直

  认为齐遇用的符文,其实就是一种高文明的“方程式”。尽管齐遇也不敢肯定这一点,但是却鼓励宁铂可以尝试着研究一下。结果,宁铂一直都在研究,而且竟然还有些收获了。按照宁铂的说法“大道至简”,在普通人看来非常复杂的东西,非常恐怖的武器,在顶级科学家的眼中,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方程式”而已,比如我们熟悉的核聚变、核裂变反应,其实就来自一个简单的能

  量方程式而已。

  同样,齐遇的金丹熔炉虽然用了很多的符文,但是在宁铂看来,也就是一些特殊的“能量方程式”而已,只要他细心研究,一定是可以从中研究出门道的。

  “那么……你有什么发现?”齐遇很好奇地问,竟然有人试图用科学层面来解释符文,这一定是非常有意思的。“你写下的那些符文,在我看来应该是一种特殊的‘能量符号’,是一种具象化的天地能量,跟我们用在纸上的符号不同,纸上的数字符号,都只是‘抽象’符号。比如,我们都知道‘H2O’就代表了‘水’,但是我们

  做实验的时候,肯定还是要取一杯水,才能做实验;而具象化的能量符号,本身就是能量凝聚而成的,所以其本身就可以拿来做实验,拿来产生新的能量!”宁铂说出了自己对于符文的想法。

  齐遇禁不住抚掌称赞,这个宁铂还真是一个天才,竟然可以从科学层面来解析符文的构成,而且还解释得非常地有意思、有意义,因为事实上也是如此:符文,本身就带着能量!

  “现在,我真的觉得你可能帮我找一点打开通道。”齐遇笑着说道,“那么你的想法呢?哪怕只是猜测也可以。”

  齐遇已经查探过夸父山四周的阵法禁制了,这阵法浑然一起,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强行破开,否则他早就展开行动了。

  浑然一体,无机可乘,齐遇原本也有些头疼,听宁铂竟然有主意,所以觉得听听也无妨,就算是行不通,多一点启发也好啊。“通过纯粹科技手段想要开启通道,肯定不容易,超能特战研究院的那些物理专家、地质专家都已经尝试过了——我觉得,可以换一种思路,这东西其实跟你之前的金丹熔炉可能有一些类似之处,我相信你

  一定可以看出来的,只是更加地复杂、宏大一些,但是这东西就算是再复杂和宏大,肯定也是要借助天地间的能量才能运转的,所以如果你断绝了它需要的那些能量——”

  “不可能!阵法禁制本身,就可以提供所需要的能量——等一下,我想想!”齐遇起身,拼命地想了想,他觉得刚才宁铂所说方法虽然不可行,却给他有了一定启发。

  起身在帐篷中小走了几分钟,齐遇呵呵一笑,终于想到了办法:“宁大哥,谢谢你!我们虽然不可能断绝了它运转需要的能量,但是或者可以稍微动一点手脚,让我知道这个阵法禁制究竟是如何运转的!”

  “你有主意了?但是,我好像还是听不懂呢。”宁铂尴尬地说。

  “简单——无非就是侦听手段而已。”齐遇说道,指了指夸父山上面那两个金色大字,“我既然可以挂两个字在上面,当然也能再送几个符文进入夸父山。”阵法禁制运行,需要吸纳天地间的能量,也即是天地之力,而正如宁铂所说,符文本身也是天地能量的具象之物,所以齐遇只需要将几个先天符文“伪装”一下,就可以将其当成阵法禁制运转所需的天地之

  力,被阵法禁制吸纳进去,只要跟随着这个庞大的阵法禁制运行一周之后,齐遇基本上也就可以弄清楚阵法禁制的原理了。

  既然有了想法,自然也就开始付诸行动了,虽然齐遇这家伙在那些科研者面前不讨喜,但是有孔湃瑛和邓坚的力挺,谁敢阻挠他“乱”来呢。齐遇直接走到了夸父山的坚冰旁边,感受到这坚冰的温度几乎为零下一两百度的样子,几乎算是逼近传说中的绝对零度了,当然没有人可以将温度降低到绝对零度,任何科技、神通都做不到,因为到那样

  的温度,就连原子活动都会停止,生命活动彻底停止,思维都会被“冻僵”。

  不过,这些坚冰的寒气几乎不会外泄,只要触碰之后,才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齐遇知道不可能强行冲破坚冰的阻挠,他按照刚才的想法,以天地灵气作为原料,凌空写下了几个先天符文,然后这几个符文跟随着天地之力漂浮在天地间,当阵法禁制吸纳天地之力的时候,这几个符文

  也被当成天地之力吸纳进去了。

  成了!齐遇心想道,多亏了那个宁铂,让他想到了这种办法。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