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卿桐之前没有来这里,还以为这夸父山一旦回到玄武手中,应该就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好处,至少能够带来一些好消息,却没有想到这样的想法有些天真了,就连超能特战研究院的人都没有从这里捞到

  一点点好处,玄武和齐遇面对的难题肯定也不小。不同的是,齐遇这小子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主意,何况之前在“红狼天瘟”事件的交锋之上,齐遇可是赢过了那些超能特战研究院的人,到目前为止,超能特战研究院的人防治红狼天瘟,依然还得用“清瘟

  液”,他们仍然没有办法制造出同样有效的替代药品,可见齐遇的实力的确是非同一般。

  至于齐遇想要通过灵草来渗透这诡异的坚冰,莫卿桐仍然不理解其中是什么道理。

  “卿桐,你可是先天木灵根的人,难道你忘记了草木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齐遇耐心地引导着莫卿桐。

  “最重要的特质——生机?”莫卿桐想到了答案。“没错,生机。”齐遇点头说道,“草木为了获取生机,它们几乎是无孔不入,只要是有任何一点点缝隙,它们都不会错过蔓延的机会,它们的根须可以渗透到坚固的岩石中、混凝土中。而这些灵草、灵木的

  根须,有可能渗透到这些坚冰中去。”

  这下,莫卿桐自然明白了齐遇的用意了:利用灵草、灵木的根须来渗透夸父山外面的坚冰,这的确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只是,听说这些坚冰可是连金刚钻头都无法破开的东西,这些灵草和灵木能够做到么?“不要小觑了这些灵草、灵木的能力,也不要被这夸父山外面的坚冰给迷惑了——强大的不是坚冰本身,而只是夸父山四周的阵法禁制,但就算是再宏大、完美的阵法禁制,或许不会有破绽,却可能会存在

  间隙。”齐遇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用丹草术引导不尽木、银花树和赤金阎王藤的根须,尽量向着坚冰地方向延伸。

  莫卿桐也在一旁配合,将其它灵草的根须延伸过去,看看齐遇的主意是否可行。

  然而,当这些灵草、灵木的根须触碰到坚冰之后,几乎都被冻结,停止了生长。

  看来,这主意似乎不太可行啊。

  莫卿桐无奈地向齐遇笑了笑,觉得他可能应该另外想办法了。

  齐遇却没有就此放弃,将不尽木的树灵“无烬”给唤了出来,向它说道:“为何连你的根须都无法渗透前面的坚冰?”

  “没有意义。”无烬用神识如此回应齐遇,“我们在灵壤中生存不是很好么,为何要将根须渗透到坚冰中去?”

  原来是觉得没有好处?齐遇松了一口气,这些家伙还真是无利不起早,看来都是之前莫卿桐给惯坏了,竟然张口闭口就要好处。不过,好处肯定是有的,只要这些家伙的根须可以渗透到坚冰之中,齐遇就可以通过这些根须来抽

  取这个阵法禁制运行的强大力量!当然,这些神木和灵草,也可以通过这个过程来获取相应的好处。

  一个能够支撑小世界运转的阵法禁制,需要多少强大的力量?

  这可是相当相当庞大的!

  要知道,能够被为小世界的,那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一个完整的生态系:有光、有水、有空气、有天地灵气、有生灵……

  创造这样的一个小世界,仅次于造物的手段,这其中蕴藏着多少力量,简直是难以想象。

  至少,齐遇可以将小院中的灵壤品质都提升一个层次!

  灵壤品质提升,对于这些灵草、灵木来说,就是实打实的好处。

  何况,它们实际得到的好处,可远不止这些。

  稍微点拨了一下,树灵“无烬”立即就明白了齐遇的意思,然后主动献策:“我可以尝试用神火将这些坚冰融化!”

  “不要用蛮力。”齐遇摇头说道,“我们是要渗透,是要扎根在阵法禁制的缝隙中,而不是直接破坏这个小世界的阵法禁制,一旦我们对其造成破坏的话,可能会引起阵法禁制的力量反噬,这就不太好了。”感受“缝隙”的存在,这原本就是草木与生俱来的特殊本事,蛮力入侵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这些灵草、灵木,可以将根须调整,变成比头发丝都还要细,贴在坚冰上,缓缓地探测这些坚冰上的阵法禁制运转

  的空隙。

  而齐遇自然也不会闲着,写下了好几个先天符文,为它们探路,摸索这个阵法禁制运行的规律,尽快寻找到突破口。齐遇的判断是对的:再完美、宏大的阵法禁制,肯定都是由很多很多的小阵法组合而成的,这些阵法本身没有破绽,而且是环环相扣,但是阵法彼此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微不可查的“缝隙”,这些缝隙就给

  了灵木、灵草根须生长进入的可能。一旦灵草、灵木的根须刺入这些缝隙之后,当然也就可以将缝隙稍微撑开一些,这本来就是它们一贯擅长的手段,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当然这些缝隙变得大一些了,自然也就给了齐遇腾挪施展手段的空

  间了。当齐遇开始‘施工’的时候,宁铂走过来拜访,顺便提醒齐遇:很多人都对他现在的行为十分不满,因为齐遇这家伙似乎太‘嚣张’了,竟然动用关系,将自己的小院子都搬到了这里,而且还带着几个姑娘,这

  是来搞特殊、搞旅游的么?

  要知道,不少人都还在临时帐篷里面呆着呢,就是为了早一点进入夸父山,看到齐遇这样的“关系户”如此享受,当然非常不爽!甚至,也是非常地鄙视。

  “鄙视我?”齐遇听了宁铂的话,并不介意,“大家鄙视我,说到底是为了更快地进入夸父山,有干劲是好的,应该得到鼓励。”

  “你不介意?”宁铂没有想到齐遇竟然这么洒脱。

  “不遭人嫉是庸才嘛。”齐遇笑道,“有人嫉妒,我觉得是好事情;别人鄙夷我好,只要大家都是在为了同样的事情努力。”宁铂听了齐遇这话,也就不多说了,开始询问齐遇打算如何进入夸父山,但是却没有想到齐遇其实并未想过要进入其中,而是要直接通过夸父山的阵法简直来获取好处,顿时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觉得

  齐遇的想法很有意思。

  不过,看到齐遇采取的方式,宁铂就觉得更加有意思了:人家的金刚钻都无法钻透这些坚冰,齐遇这家伙竟然用草木的根须?这要是传出去的,可就非常搞笑了。

  但是,想要不传播出去,似乎不太可能了,因为这时候宁铂看到一组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让他非常头疼。“就是这里!在这里布置一个点位!”为首的一个穿着白褂子、蓬乱着头发的女生指挥着四个比她年长的助手,准备在这里安装仪器,布置一个监测点位。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