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齐遇可不想自己挑选的地方被霸占,直接阻止了这几个人的行动,虽然都是为了探测夸父山,但并不意味着齐遇就应该让出自己的地盘。

  “你?”这个头发乱糟糟的瘦削女生用带着不屑地语气说,“你就是那个‘关系户’?你在这里游玩就算了,可别影响我们的探测!”

  “你要探测的话,不是不可以,但是别上我这里。”齐遇自然不会退让,他可不管这个蓬头垢面的女子是什么来头。

  尽管从宁铂方应来看,这个女生应该让他十分头疼,可能是有一些来历的,但是齐遇可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他不会让自己的计划被破坏。

  为此,齐遇甚至不介意至直接动手!

  “你这个关系户,你还横上了是不是?”那女生怒哼一声,“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突破性的想法,请你不要破坏了我的计划。”

  “突破性的想法?我没空听!”齐遇冷冷道,“如果你不离开的话,我就只能‘送’你们离开!”

  “什么意思?你竟然要跟我争!你知道我是谁——”

  乱糟糟头发的女生话还未说完,身体已经直接飞到四五十米之外,不过齐遇的气劲带着一种柔劲,并未伤及她,只是屁股着地应该是比较狼狈了。

  随后,齐遇直接向那四个“助手”说道:“你们还需要我‘送’么?”

  那四个助手用惊奇的目光盯着齐遇,似乎没有想到齐遇这家伙竟然敢将那位女生直接摔到数十米之外,看齐遇的眼神似乎表达了一种强烈的暗示:你小子死定了!

  就连宁铂也有些傻眼了,盯着齐遇说:“你知道她是谁么?”

  “我管她是谁,我反正都是关系户了,我还怕她不成?”齐遇的确是一点都不在乎。

  “你牛!”宁铂真是哭笑不得,“要说是关系户的话,她比任何人的关系都硬——她是玄武高层委员会一位委员的千金。”

  “高层委员的千金?”齐遇讶道,这不是典型的二代么,不过能够从事科研工作,也算是有理想抱负了,只是这脾气差了一些,难怪宁铂看到她就会觉得头疼。

  这不,被摔出去四五十米之后,这姑娘竟然怒冲冲地又回来了,打算继续找齐遇理论:“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这关系户继续在这里搞破坏——”

  话还未说完,这姑娘又飞出四五十米,而且这一次屁股摔得更重了,一时间竟然没爬起来。

  “你……”宁铂看齐遇的眼神,好像也成了“你死定了”一样。

  齐遇却并不在乎,如果那丫头还敢继续来的话,她还会再一次飞出去的。

  反正齐遇是“关系户”嘛,关系户本来就是蛮不讲理的。虽然,她好像也是关系户?

  这个时候,齐遇已经成功地将不尽木的根须引入了坚冰之中,看到细如蚕丝的根须渗透到坚冰里面去的时候,宁铂已经露出了崇拜的眼神,觉得齐遇的手段简直是太玄奇了,简直不可思议!

  这些坚冰明明是没有任何裂缝的,这些树木根须是怎么渗透进去的呢?

  齐遇这家伙,难道会魔法不成?

  “魔法?”齐遇听了宁铂的猜测,顿时笑道,“其实,科技上升道一定程度之后,就是魔法,大道相通,没什么奇怪的。”

  “这些树木的根须已经渗透进去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宁铂又问,这家伙兴趣被激发出来了,赖在这里不肯走了,竟然不知道他在这里分明就是当灯泡么。

  遇到这么一根筋的家伙,齐遇也是有些无奈,只能说:“接下来就是从这个阵法禁制中抽取力量了——这个过程就比较有意思了。”

  莫卿桐一旁配合,将更多的灵草、灵木根须引向坚冰这边,然后让它们的根须忍受着寒冷的坚冰,一点点渗透到坚冰之中。齐遇这个时候,将几个先天符文打入了不尽木的根须上面,当这些根须渗透到阵法禁制的空隙中后,这就等于是给齐遇提供了添加阵法的基础,利于利用先天符文和这些根须来“布阵”,使得其“植入”到夸

  父山的阵法禁制中。

  论及符道,齐遇自然是行家,不同的是,这一次竟然是通过灵木的根须来作为法器,这简直就是一次“袖珍活”,幸亏不尽木已经有了树灵,沟通无障碍,所以布阵还算是顺利。齐遇刚刚布阵成功,孔湃瑛就气势汹汹地找了过来:“我说小齐,你就不能给我省省心?我天天给你背锅也算了,你还招惹符梦影那丫头,她可是被科研部门那些老头子视为掌中宝,而且又是一位委员的千

  金,你准备让我这个会长提前退休?”

  “至于么?我的孔会长。”齐遇陪笑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我负责来干事情,你负责背锅么。就一个委员千金,还真能动摇你孔会长的位置,要真是那样的话,我看玄武也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少来威胁我!”孔湃瑛当然也知道高层委员就算是再心疼女儿,也不可能因为她一句话,就将孔湃瑛的会长给革职了,不可能以权谋私到那种程度,孔湃瑛之所以过来,无非就是想要看看齐遇的进度,给

  他施加一点压力,好加快工作进度。

  齐遇其实也明白一点,于是向孔湃瑛说:“会长你来得正好,我已经有了一些突破了,你看看这些灵木的根须,已经渗透到了坚冰里面,接下来就可以开始为我们‘挖宝’了。”“有突破了?怎么不早说!害得我还要唱白脸!”孔湃瑛哼了一声,然后开始将目光落在那些坚冰上面,正如齐遇所说,这些根须真的是渗透到了坚冰里面,尽管她不知道齐遇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这显然就

  是一个突破啊,至少别的队伍未能做到这一点。

  齐遇跟孔湃瑛大致解释了一下,接下来就应该尝试着从阵法禁制中“盗取”一些力量了。不尽木的根须,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的阵法,只是孔湃瑛和宁铂都无法完全理解,但是当他们看到那些丝线一样的根须已经开始“亮”了起来,似乎汲取了坚冰中的一些力量,然后迅速蔓延到其他的根须,乃

  至整株树木的时候,顿时也就明白了:就算是不了解齐遇布置的什么阵法,只要这东西可以从坚冰中汲取力量就行了!

  蓬!~

  忽然间,这一株不尽木的枝叶都燃烧起来了,冒出熊熊火焰,冲天而起,如同一条火蛇,竟然腾起将近十米高!“糟了,力量太强了!”宁铂惊呼一声,还以为齐遇从阵法禁制里面汲取的力量太强了,才导致了直接将一株灵木给点燃了。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