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简单了吧?

  桃小溪禁不住这样问齐遇。

  就连莫卿桐,也觉得齐遇这个所谓考验的问题真的是太简单了,这明显感觉就是在放水啊。

  “是啊,就这么简单。”齐遇说,“我随时都可以教小溪习武的,但是如果她一天不开口,我就不会教她——修行,真的很讲究机缘,这不是简单传功那么简单,以后你们自然就明白了。”

  “哥,你后面说的那些话,我真的是不明白。不过,前面的话我都明白了——你要教我功夫,对么?”桃小溪兴奋地说,道理她没有听明白,但是却听见齐遇答应了要教她功夫。

  “不是教你功夫——是神通。”齐遇向桃小溪说,“你本身就不是习武者,所以不用从习武开始。”

  “那就是说不用扎马步、打沙袋了?”桃小溪问,带着惊喜。“不用。”齐遇说,“扎马、打沙袋,那是淬体,你从小练体操,其实也是淬体的方式,你的身体其实比很多人的基础都好,只需要用灵液、灵丹洗涤一下身体,淬体这一步就完成了,然后就是练气,再为你

  种下‘灵根’。”

  “灵根是什么?”桃小溪不解而好奇地问。

  “修行的天赋。”齐遇说,“有灵根的人,修行起来事半功倍。卿桐是天生的木灵根;莫小陌是很特殊的冰灵根,所以她们习武的进度都比很多人快。”

  “你呢?”桃小溪问。

  “我没有灵根。”齐遇实事求是地说。

  “你骗我!”桃小溪嘟着小嘴说,“你没有灵根,但是为什么那么厉害?小陌和桐姐都没有你厉害呢。”

  “呵呵……”莫卿桐也笑了起来,“我也很好奇这一点。”

  “我是特例。”齐遇揉着鼻子说道。

  桃小溪哼了一声,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那我呢?我的灵根呢?”

  “你也没有灵根。”齐遇摇头说,“不过没有关系,我准备给你‘种’一个灵根,而且早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齐遇取出了一枚千年桃木符,这一道符上面,依附着一丝十分微弱的灵根,那是青台山的桃仙剑宗遗迹中万年桃木留下的一丝生机,被齐遇淬炼成了灵根,虽然很弱小,甚至微不足道,但是其中却蕴藏了

  那一株万年桃木的修行精华。

  齐遇用灵液和木元丹为桃小溪淬体之后,就将这千年桃木符的灵性激发出来,将那一道灵根打入了桃小溪的丹田当中。

  随后,齐遇将更多木元丹的精华打入桃小溪的身上,为这万年桃木的一丝灵根提供生存的空间。

  其实,齐遇对“种”灵根的事情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这毕竟是万年桃木的灵根,这东西是“树妖”,妖修跟仙修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未必就一定可以在桃小溪的身上“扎根”。

  正因为如此,齐遇才不惜耗费了大量的木元丹。

  只是,齐遇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这一丝灵根进入了桃小溪的丹田之后,竟然直接化为一朵十分灵动的桃花,悠然地漂浮在她的丹田之中。

  当齐遇借助青明的神识看到这情况的时候,顿时感觉有些奇异:齐遇本来以为这灵根会变成小树苗出现在桃小溪的丹田中,结果竟然会直接变成了一朵花,这的确是很奇异。

  不过,这灵根如此灵动,肯定是“活”了下来,齐遇倒也松一口气,只是却应该传授她何种功法呢?

  齐遇本来以为万年桃木的灵根会变成木灵根,却不想成了“变异灵根”,自然不能修行单纯的木系功法了。

  寻思片刻之后,齐遇思绪飞远,想起遥远“记忆”中的一个老朋友,想到了她的独门功法,于是向桃小溪说道:“有一门神通,很适合你——飞花无痕神通。”

  “飞花无痕神通?听起来好美丽的名字呢。”桃小溪禁不住脱口而出道。

  “美丽?嗯……却是致命地神通啊。”齐遇轻轻叹息了一声,思绪回来,通过一枚桃符,将这一门神通传授给了桃小溪。刹那间,桃小溪如同入定一般,陷入了沉思或者是冥想的状态,因为这一门飞花无痕神通跟她的灵根产生了反应,激发了她灵根中那万年桃木妖仙的久远修行精髓和感悟,这个时候的桃小溪,自身也释放

  出一种妖艳的柔光,但是却又有一种悟道的神圣感。

  完成了这一切,齐遇向莫卿桐说:“给她们两个一些时间来消化吧,我们已经灵草、灵木的根须渗透到了坚冰中,现在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了。”

  “别的事情?”莫卿桐微微有些惊讶,不知道齐遇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齐遇顿时有些尴尬,知道莫卿桐可能误会了什么,只能解释说:“夜帝加布现在还没有出现,肯定是出了事情,所以我想我们可能会有别的事情要做了。”

  莫卿桐横了一眼齐遇,然后才说:“还能有什么事情,那猴子那么厉害,你当我不知道么?”

  “厉害是厉害,但最近情况有些不同。”齐遇望着高不见顶的夸父山,“那一声真龙的吼声,你应该听到了?”

  “自然听到了,耳朵都震疼了。”莫卿桐说,“只不过,难道连你对夸父山的情况都没有把握?”

  “没有十足把握。”齐遇轻轻摇头,“自从‘天动’之后,这个世界出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变化,一些变化甚至超越了我的见识——加布这家伙终于来了。”

  齐遇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加布和零零八一跃入了小院当中。

  加布没有第一时间去搜刮灵丹、灵液,而是向齐遇说道:“老大……滑头章打探到了非常重要的消息。”

  “什么消息?赶紧说!”齐遇知道一定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故,否则夜帝加布这家伙,一定会第一时间搜刮灵丹和灵药吃,这是它的本性。

  “听滑头章说,这海域中的‘海王’正在筹划攻击玄武成员和邓坚的船队。”夜帝加布说。“嗯……不算太奇怪。”齐遇向夜帝加布说,“岛上陆地上的初等妖修们,都已经算是我的门下了。不过,海洋中的初等妖修们,很少有现身投入我们麾下的,可见它们早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只是一

  直没有展现出来而已。我本来以为这一股势力应该不会跟我们玄武为敌,但是没有想到它们还是被人利用了啊。”

  “老大……您都猜测到了?”夜帝加布佩服地看着齐遇。

  “很难猜么?”齐遇不以为然,“既然你可以在土屋山上称王,人家为何不能在海中称霸?何况,深海的范围更加广袤,也更加容易滋生野心,我猜测到这一点,有什么奇怪的。”“老大,我已经让滑头章混进去打探消息了,一旦得到了它们的行动计划,滑头章就会想办法通知我们的。”夜帝加布说。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