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航听了这话,顿时有一种很不真实地感觉:齐遇这个家伙,莫非是发了失心疯不成,竟然敢说这样毫无道理、毫无人性的话?竟然敢说他的未婚妻该死?不管怎么说,道盟、僧会也算是江湖同道吧,难

  道齐遇这个家伙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这是想要成为千夫所指的魔头不成?但是张航当然不会放过攻击齐遇的机会,站在道德制高点,冷笑道:“能够说出这样话的人,难道不是魔头么?——齐遇,你可是玄武的人,玄武号称是我们华夏异人界的荣耀,但是你却亵渎了它的荣光,

  你纯粹就是一个大魔头,你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欠缺!你应该为今天死伤的这些江湖同道负全责!”

  另外的那些人,再度被张航煽动起来,可谓是群情激奋,似乎如果齐遇今天不下跪认错的话,就要将他手撕了一样。

  这时候,玄武第九组的成员们已经闻风而来,但是却被孔湃瑛给拦下了——不仅仅是因为大局为重,而且孔湃瑛知道齐遇这小子不会吃什么亏的。孔湃瑛跟林小宝的原话就是:“齐遇这小子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了解,他什么时候会吃亏?这些人如果跟他好好地说,兴许还能得到一点好处,但是这样蛮不讲理的话——你知道齐遇如果不讲道理的

  话,后果会怎样?”

  “谁知道呢,反正他不会吃亏。”林小宝说。

  “既然他不会吃亏,这个时候我们就不用去,免得让他还要顾虑我们的感受。”孔湃瑛看来算是相当了解齐遇的。

  “负责是吧?——好!”齐遇将手中提着的“大皮球”一捏,顿时这东西喷出一团比钢索还要坚韧的蛛丝,将张航缠了一个结结实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粽子。

  原来,这个所谓的“大皮球”竟然是之前齐遇在坚冰裂缝中收拾的那一只巨大的血蜘蛛,将它的几条腿都给斩了下来,这蜘蛛已经被齐遇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齐遇,难道这些怪物竟然都是你豢养——”张航还要哔哔,结果一个蛛丝直接插到了他的嘴巴里面,估计这蛛丝一直都捅到他的胃里面去了,也免得他胡说八道了。齐遇这时候再看着其他人,凌厉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我真的很佩服你们,因为你们是失去了朋友、同门乃至是亲人却还能将过错归结在别人头上的一群人,这应该有多大的勇气,多厚的脸皮才能

  做到啊!你们怎么不想想自己为他们做了什么,却在想我应该为他们做什么、为你们做什么!我欠你们不成?”

  齐遇这话,让几个稍有良知的人脸上火辣辣,低下了头。

  但是,也仅仅只是几个人而已,更多的人则是继续叫嚣:“张航说得没有错,如果不是你故意藏着掖着,我们的基地就不会轻易地被攻破——”

  叫嚣的那人话还未说完,就直接被一只猴子给扔出了几十米开外,然后重重地撞在夸父山的坚冰上面,就算是他有功夫在身上,一时间只怕也很难爬起来。

  “你想用强么?我们这么多人……哎哟!”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飞了出去,却是零零八一出手了。

  接着,滑头章也出手了。

  根本不用齐遇亲自动手,接连好几个叫嚣得厉害的人,都被齐遇麾下的初等妖修们直接给暴揍了。“还有谁准备跟我讲道理?”齐遇不屑地冷笑,对于眼前这些人,他几乎没有任何地尊重——失去了同伴、同门、亲人,本来是人间悲惨的事情,但是将过错怪罪在别人身上,却是实在太可悲了,而且是毫

  无道理。

  既然别人都不准讲道理,齐遇当然也不需要太认真了,直接让这些初等妖修们来解决。

  事实证明,在某些时候,道理不是讲出来的,是打出来的。

  比如,现在这个时候,当初等妖修们打了几个叫嚣厉害的人之后,其他人也就基本上安静了。

  不再据“理”力争!

  齐遇再一次看了看这些人,然后将那一头火狐狸叫了过来:“小红,我想要知道这个张航的真正想法,看看这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堵门。”

  这一只红狐狸,俨然就是这些初等妖修们的“巫师”,她最擅长的就是精神异力,现在随着修为境界提升,又吃了不少的丹药,所以她的精神异力自然也就更强大了。

  红狐直接落在张航的头顶,开始用精神异力诱导他说实话了。片刻之后,张航就开始变得相当地诚实了,开始主动地交代他今天做的这些事情原因:“虽然谢蕊琳是我的未婚妻,但是我追求她,只是为了获取道盟宗师堂的位置,因为谢蕊琳的父亲是道盟的高层……她死了,我反而松了一口气,但是必须要给他父亲一个交待,所以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不但可以让她父亲无法怪罪我,而且还能立功——我要煽动一些人,让齐遇这家伙承担责任,我们还可以向

  他施压,逼迫他说出玄武基地防御的秘密……一旦成功的话,我就算是立功了,以后在道盟更有可能出人头地……”

  听见张航这些话,那些被他怂恿的人,顿时也就彻底怂了。

  至于张航自己,自然也清楚他自己说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却无法抗拒地一直说了下去,因为这本来就是他内心的真正想法。

  当说出一切之后,张航终于闭嘴了。

  红狐不再用精神异力影响张航了,蛛丝也没有堵住他的嘴巴,这个时候他可以畅所欲言了,但是他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好个齐遇,你竟然敢打伤我们道盟的人!”这个时候,却又听见一个义正言辞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一个满面红润、鹤发童颜的老道人带着一行人走了过来,摆明是要来兴师问罪了。为首这个老头子,正是道盟的高层元老之一,江湖人称“不老道人”,此人在道盟中位高权重,而其影响力颇大,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有些预谋。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