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遇心念一动,一道先天真气冲天而起,如同绳索一样伸入裂缝之中,将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从裂缝中拖了出来。

  随后,齐遇以一个“天”字凤文,默默地封住了裂缝。

  僧侣当然死了。

  齐遇救出来的这个奄奄一息的人,正是第一个冲入裂缝的那位“圣骑士”泰克,这位声称“荣耀即吾命”的圣骑士,实力果然还是刚刚的,竟然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有了一个幸存者,终究还是好事情,至少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也不能指责是玄武害死了他们所有人,哪怕只有一个例外。

  齐遇直接用灵液、灵髓为其清醒神识,愈合伤口,总算是将这位圣骑士的小命给保住了。不过,圣殿骑士团和光明教会的人并不领情,马上就接走了泰克——因为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也应该知道很多关于夸父山的信息,这对于圣殿骑士团和光明教会而言,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不管怎么说,

  他们至少没有前功尽弃。

  不知道为何,虽然只有一个幸存者,但是其他那些异人组织的人竟然也都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结果,似乎只要有一个人见过里面的情况,那么夸父山的情况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

  齐遇这时候仔细检查了一下坚冰上的裂缝,确认封印暂时没有问题,这才有功夫跟孔湃瑛和林小宝等人闲聊。

  谈及那位圣骑士泰克,齐遇说道:“让他被圣殿骑士团、光明教会的人带走更好,这家伙就是一个烫手山芋,留在我们这里只会给我们招灾的。”

  “为何?他不是见过夸父山里面的情况么,我们应该从他口中获取信息才好。”林小宝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孔湃瑛却认同了齐遇的观点:“还是小齐大师稳重啊,让泰克跟着他们的人离开,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现在,他已经是众矢之的了!如果我们将他留在玄武,我们就是众矢之的,而且他活着,那些

  人的注意力也就不会放在玄武。”这么解释了,林小宝顿时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这个幸存的圣骑士,还真是一个烫手山芋,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样的话,这个圣骑士可能活不了多久?——可惜了,听说每个圣骑士传承的实力,都

  足以媲美我们先天后期的强者呢!”“是的,他活不了多久了。”孔湃瑛轻轻点头,她认为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齐遇,这夸父山里面的怪物如此厉害,对我们玄武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我们的基地就在山下——何况,你知道还有更加让我担

  心的事情。”

  孔湃瑛更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夸父山的事情,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按照齐遇之前的推论,夸父山的情况属于“地动”,而“天动”仍然在进行,那么“地动”肯定也不会停止。

  夸父山是一个变数。

  熔岩之海,是另外一个“地动”形成的变数。

  但是这两个地方,很可能都只是一个开始。

  孔湃瑛目前已经得到了一些惊人的消息:熔岩之海中的次元空间已经被证实是存在的,但是超能特战研究院已经完全封锁了熔岩之海四周,其他异人组织根本就没有插手的机会。

  对于任何想要染指熔岩之海秘密的人,超能特战研究院的处理方式只有一种:杀无赦!

  不愧是世界头号的异人组织,依然是如此地霸气、张狂、残忍。

  不过,熔岩之海的情况显然是比较严峻,否则的话,以超能特战研究院那些人的尿性,这一次夸父山行动,他们怎么可能会错过。

  超能特战研究院的人缺席,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应该正全力以赴地应付熔岩之海的事情,所以现在没有功夫顾虑夸父山的情况。

  “熔岩之海?究竟是什么情况,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林小宝竟然露出神往之色,“孔姨,超能特战研究院不是已经封锁了那地方么,你怎么得到的消息?”

  “宝丫头,套我话是不是?”孔湃瑛呵呵一笑,不过她对林小宝没有任何怀疑,自然也没有顾虑,“消息是从徐颂恩那里得到的,你们以前可是同学呢,记得么?”

  “幼儿园的同学,也算是同学?”林小宝哑然失笑,想起了那个徐颂恩,多年未见了,想不到那家伙竟然已经渗透到超能特战研究院中去了,也算是厉害啊!

  作为玄武“潜龙”零组的成员,这个徐颂恩还真有些手段,看来他有机会干成一件大事情。

  不过,事关机密,林小宝虽然跟徐颂恩有交情,却也不再多问,只是希望他能获取更多的情报回来,并且最重要的是安全!齐遇一听,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禁不住感叹道:“再这么下去,我们大家都成了下棋的高手了——只不过棋下得再好,有些东西也是解决不了的,比如这山里面的东西。孔会长,我觉得你可以向玄武高

  层提议,一旦夸父山的情况彻底失控,或许可以考虑将整个夸父山都彻底抹掉吧!”

  通常情况下,齐遇是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因为要抹除整个夸父山,只有一种武器才能做到,但那已经是人类的终极武器了,轻易不能动用,尤其是不能在自己的世界上动用。

  “局面会糟糕到那种程度?”孔湃瑛还以为齐遇是在开玩笑,怎么可能动用那种武器啊。

  “怀着最好的期望,做最坏的打算。”齐遇严肃地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为了人类的生存,就不得不考虑了。”

  齐遇见过一个种族、一个世界被灭的情况,到了那样的情况下,动用任何武器都是有必要的。

  当然,齐遇自然不想事情变到那样,只是齐遇的神识曾经透过裂缝,那夸父山里面的情况让他非常担忧,以玄武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应付夸父山封印彻底破碎的情况。

  之所以齐遇没有明说,只是因为不想打击林小宝、孔湃瑛等人的信心和士气。另外,齐遇知道绝大部分玄武的成员,就算是明知道危险重重,也不会轻易退却的。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齐遇可不想林小宝和玄武九组遭遇那样的情况,于是他向孔湃瑛和林小宝说:“说起来,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那个圣骑士泰克好歹也是我救治的,也应该将他安全送回去才对。”

  “你想去来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林小宝竟然给齐遇来了一个成语。

  “不错。”齐遇笑了笑,“不过,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能难说啊,毕竟大家都想做黄雀呢。”

  “你呢?你应该是黄雀吧?”“我不是螳螂,也不是黄雀,我是故事中拿弹弓的人。”齐遇笑着说道,身形一动,驾鲸而去。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