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能悬停在头顶之上,随其神识而动,那已经是御剑之术了!

  御剑之术,乃是筑基期的修为。

  燕东来,这家伙竟然打破了先天期的极限,难怪之前敢威胁玄武,敢称“君临天下”!

  之前齐遇和林小宝跟燕东来交锋的时候,燕东来是借助了“神魔晶核”的力量,才勉强达到了筑基期修为,达到了御剑的层次,但是现在他没有神魔晶核,竟然也踏入了筑基期。

  此人,的确算是不世奇才!

  燕东来御剑之后,开口说道:“齐遇,多亏你上一次跟林小宝联手合击,让我终于打破了历代武者都无法跨越的屏障!——现在,死于我的御剑术之下,你当死而无憾!”

  御剑术?

  御剑术!一些人观战者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顿时有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燕东来竟然领悟了“御剑术”,岂不是达到了传说中“以武入道”的境界,成了纵横天下、千步之外取人首级的“剑仙”?那从此之后,谁

  能敌?谁可以与之为敌?

  齐遇却恍若没有听见燕东来的“御剑术”三个字,只是忽地大吼一声:“破军——去战!”

  “战”字从齐遇口中吐出,如同春雷爆开。

  齐遇的脚下,一头巨大无比的星辰龙鲸冲天而起,似乎要一下子飞腾到明月之上。

  随后,这巨大的星辰龙鲸猛地一抖身体,一下子“缩”成了一柄骨剑,因为这一柄剑就是星辰龙鲸的脊柱!

  这剑……好巨大!

  每个人都是如此想法。

  却不明白齐遇如何“造”出这样一柄巨剑,又如何使用它?

  但齐遇根本就没有要使用它的意思,因为这是符剑破军的战斗,而不是齐遇的战斗。

  巨剑显现出来之后,立即向着燕东来劈了过去,准确的说,是朝着燕东来头顶的照胆剑劈了下去。

  这一剑劈下,星月光辉爆发。

  这一剑,没有任何剑招,只是简单无比的一劈。但是,释放出来的剑意,却凝重得简直超乎想象:

  一剑出,如星宿运行、曜日当空、万军辟易……

  这一剑有影无形,似乎无处不在。

  这一剑巍峨崇高、高贵无双。

  这一剑勇往无前,无所畏惧。

  这一剑高洁诚信、仁者无敌。

  这一剑平天下、牧万民!

  这一剑,继炎黄悠悠万载之剑道精髓,承天地间无数剑客之绝世剑意。

  一剑出,万剑出!

  呜呜!~

  燕东来头顶的照胆剑,已经有了灵性,但这个时候的照胆剑,竟然发出了哀鸣的声音,似乎它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宿命。

  感应到照胆剑的悲哀,燕东来虽然不想,却也不得不退。

  唰!~

  燕东来的身形刚刚消失,一道剑光从天而降,斩落海面。

  数百米海面,直接被剑气分开,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燕东来之前站立的潜水艇,已经被一分为二,沉入黑暗的海水当中,而燕东来已经不见踪影。

  观战之人,无不背脊发凉!

  一剑,竟然有如此之威能,谁能匹敌?

  燕东来吐出“御剑术”三个字的时候,已经让无数人为之惊惧,认为齐遇必死无疑,谁想到齐遇此子出剑,竟然如此地恐怖,恐怖到已经超越了众人对于剑法的认知了!

  刚才那一剑之中包含的剑意和威压,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要知道,观战的很多人,只是想要揣摩一下其中的剑意,便被压得喘不过气,甚至震得吐血,那样的剑意,岂是人能承受?

  人不能承受,莫非只有神?

  剑神,剑中之神!这个时候,围观的众多船只当中,外围有一艘船上,一个人高声惊叹:“终于赶上了!我骆翼佛毕生诚于剑道,今天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剑神之威!此一剑,只有剑神方可施出,我等剑客,如何能够承受?只

  是这剑意,就根本无法承受啊!”

  骆翼佛旁边另外一人点头感叹:“见此剑道,谁敢妄称无敌宗师?只是,燕东来终究已经修成御剑术,可称‘剑中仙’,剑神、剑仙之争,胜负还难料啊!”

  骆翼佛听了这话,却是不住摇头:“错了……错了,只要能够学会御剑术,人人都可以成为剑仙,但是剑道之神却只有一人,能够承载这个天地间诸多绝世剑意,万剑归一,方可称神!”旁边那人听了,似乎也有一些感悟,说道:“你万剑如来一生诚于剑道,这番话自然是有一些道理的——剑中之神只有一人,只是齐大师的剑道固然是高明,但是境界确实不如燕东来。剑神、剑仙之争,胜

  负难料啊!”骆翼佛这一次没有反对了,因为这是事实,他虽然对齐遇的剑道十二分地佩服,刚才齐遇那一剑更是让他对于剑道都有了一些全新的感悟,但是燕东来已经打破了先天期的极限,打破了历代武人的极限,

  胜负的确是难料。

  骆翼佛正想着,只见海水之中被剑气破开的那一道沟壑,这个时候终于合拢,沟壑的尽头,一个黑暗的影子缓缓从海水中冒了出来,脚下踏着一艘小船。

  不,不是小船,是棺材!

  那是一口青铜棺椁!

  因为时间太久了,这青铜棺椁颜色很暗,如同要嵌入黑暗一样。熟悉燕东来的人,看到这一口棺椁的时候,顿时想到了什么——传闻当年燕东来就是背负一口棺椁,直接正面突破了玄武的封锁线,击杀无数玄武高手,然后扬长而去的,想不到今夜这一口棺椁再度显现

  出来,莫非是燕东来准备让玄武的人继续迎接他们的宿命?继续经历由他燕东来带来的黑暗和梦魇?燕东来看起来像是站在棺椁上的,但是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他跟这一口棺椁融为一体,脚下生根了一样,这青铜棺椁上面的那些符文,都一个一个“亮”了起来,但却不是金色的符文光芒,而是深暗红

  色的光。但即便是如此,这棺椁里面的金丹女尸,部分力量也开始通过棺椁上面的法阵注入燕东来的身体之中,这个时候的燕东来,周身的气势威压再度提升!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