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小溪,那个金发洋妞终于走了……算她识趣!”

  莫小陌这个时候跟桃小溪并排坐在半山一株古松的枝桠上,晃悠悠地荡着一双腿,将树丫上的积雪震落了许多。

  桃小溪不解地说:“莫小陌,你一直都盯着爱丽丝做什么呢?不过就是一个西方小姑娘而已,我哥顺便救她回来,又没有别的什么,之前都不人是她。”

  “你知道什么!”莫小陌哼了一声,振振有词地说,“姐夫师父这人,虽然不太风流和下流,但是他身边的美女可不少,算上我们两个的话,差不多都有……反正一只手是掰不过来的。”“别胡说了,我哥哥不会乱来的。”桃小溪非常肯定地摇头,“他只是因为优秀,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美女在他身边——那你也不想想看,一些三线小明星搞个活动,都会有很多小女人捧场,甚至叫晕在现场,

  我哥好歹也是江湖上的人物,如今也有一些知名度了,有几个女生在旁边,这难道也错了?”“听你这么说,好像也是有道理啊——我就看不惯那些整容货的奶油小生,明明一个娘炮似的,竟然还有那么多小女生给他们欢呼!”莫小陌哼了一声,“不过呢,爱丽丝那丫头走了就好,免得我用什么手段

  逼她走了。”

  “不是吧,你竟然还想过要用手段对付人家?”桃小溪讶道。

  “那是必然的!就算是姐夫师父真不喜欢我姐了,那也必须喜欢我们华夏的姑娘,绝对不能跟洋妞好上了!”莫小陌坚定不移地说。“你这……想法太奇葩了!”桃小溪似乎不理解莫小陌的想法,“对了,我哥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应该发一个消息,让那些担心他的人都知道他还活着。毕竟,这一次我哥救了几百人回来,很多人还是挺为他

  担心的。”

  “好,我去微博上一个贴——晕!已经被施凝卿抢先了,她的粉丝太多了!”莫小陌哼了一声,被人捷足先登,十分不满。“好了,施姐姐现在可是知名记者了,而且还是侠客日报的特邀记者,人家的关注度当然是很高了。”桃小溪说,“现在这个世界并不太平,自从我哥上一次去了夸父山,造成那附近空间裂缝忽然增多,不少夸父山的神秘生物被传送到我们世界中,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的确相当地麻烦。现在,施姐姐和侠客日报,就是在呼吁和引导更多的人拿出侠客的精神,主动参与到对付那些异世界

  生物的行动中,而不是只知道等待玄武、僧会、道盟这些异人组织出手——”“好了,行了,我知道你哥现在是侠客日报推举的‘侠客’之一,不过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你也不用太在意,以前姐夫师父在玄武的时候,多受重用是不是?结果呢,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玄武的会长都换

  人了,姐夫师父的名声反而被他们弄臭了,这一次借助北牙岛渔民事件才挽回一些声誉,所以他纯粹就是被声名所累了。”莫小陌竟然还分析得头头是道。

  结果呢?

  结果马上就听见齐遇的声音:“小丫头,你知道个屁!”

  也只有对莫小陌,齐遇向来都是不客气的。

  莫小陌气得牙痒痒,怒道:“我哪里说错了,你站出来!”一个影子晃了晃,一下子出现在莫小陌旁边的树上,正是齐遇,他说道:“首先呢,不要别后议论别人,这青台山上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耳朵。另外,你们两个小丫头,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别以为施凝卿的侠客日报捧我就一定是好事情,或许施凝卿是好意,但是侠客日报也好,玄武也好,都只是一种组织、一种工具,其幕后都是由人来掌控的,所以他们本身是没有正义和邪恶之分的。好比是以

  前的玄武和现在的玄武,虽然都是一个异人组织,但显然今非昔比了。放在以前,玄武的人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绝对不可能放着北牙岛的事情不管。”“好吧,姐夫师父你说得有道理。但是,现在夸父山的空间裂缝到处乱窜,那些神秘生物随时都可能伤人,甚至已经伤了不少,听说只是消息方面还未公开罢了。”莫小陌说,“我们现在知道的,就只有扶桑

  神宫的惨剧,很多人都在担心那样的惨剧是否会在我们这里发生。”“你想多了!”齐遇向莫小陌说,“扶桑神宫的惨剧发生,只是因为懦夫太多,我们不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炎黄龙裔,不管是妖怪还是恶魔,都不可能让我们卑躬屈膝的!——至于你们两个,赶紧练功去,

  否则操心这些东西也没用!没实力,什么忙也帮不了。”

  说了这话,齐遇身形晃了晃,去了另外一座山峰的小木屋。

  这地方,位于药圃之中,是莫卿桐平日种药、研究药草的地方。

  这个时候,烛光摇曳,在屋子中投射出两道人影。

  莫卿桐向齐遇说:“那么多人都在庆祝你回来了,你也不多陪陪他们?”“我回来了,大家都高兴了,这就是最重要的。如果继续留在那里,我担心被他们影响。”齐遇笑着说,“宝丫头和九组的人,自然是希望我继续暗中为玄武九组做事情,帮帮他们,当然他们的出发点不错,但是他们更需要自己成长起来;施凝卿,她希望将我塑造成侠客日报最需要的大侠,她的出发点也是对的,就连莫小陌和桃小溪都知道我们现在需要侠义精神的复苏。不过,施凝卿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人心险恶,侠客日报终究只是一份报纸,一旦发出的声音太大了,几会被别人掌控的;还有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涂苏苏,她非要说我是‘涂山男人’,问题是她自己都搞不清我跟涂山狐符的联系的根本

  是什么——”

  “那个涂苏苏,可是真的很美呢!”这个时候,莫卿桐禁不住提醒了一下齐遇,略带一点点醋意。

  不过,醋意和酒意都是一样,恰到好处就行了,过犹不及。此时莫卿桐的这点醋意,可就是恰到好处,所以齐遇禁不住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真情流露地说:“我和涂山狐符的联系,只是因为‘工作’!”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