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雨霁,我来取我的剑!”

  灰色剑光敛去,出现了一个长发垢面的人,这人直来直去,开口就是来取剑,没有任何的转寰余地。

  既然是长发垢面,也就没有办法看清楚他的样子,不过他的语气却带着一种“出剑”的味道,让人觉得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就会被他所伤一样。

  这的确是一个怪人。

  对付这样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答应他的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

  正常情况下,方雨霁肯定会给他想要的,只是今天齐遇已经来了,那么话语权就不在她那里了。

  果然,齐遇这时候开口了:“我有更好的剑!”

  “嗯——”不悦的声音从那灰衣人的口中吐出,似乎他觉得齐遇这家伙就是故意来捣乱的,因此他现在不介意给齐遇一点教训,也许一只手应该够了吧?

  “看剑吧。”齐遇如同没有感应到这灰衣人的杀气,直接将符剑破军唤了出来。

  那灰衣人本来已经做好了出剑的打算,毕竟“看剑”这两个字通常情况下就意味着比剑了,然而齐遇只是真的想要这个灰衣人看看他的剑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符剑破军,这个时候就悬停在齐遇的面前,然后横在齐遇和这灰衣人两者之间,却没有任何杀气释放出来。

  灰衣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如同是财迷看到黄金、酒鬼看到了陈年美酒一样!

  “这是剑……还是符?”灰衣人情绪激动地问。

  “符剑。”齐遇淡然应对,“符剑——破军。”

  “符剑?原来还有这样的剑!我真是长见识了!”灰衣人禁不住感叹道,“破军……这是个好名字啊。只可惜,你不是一个纯粹的剑客,却拥有这样一柄了不起的飞剑。”

  “我虽然不是纯粹的剑客,但是我有更加纯粹的剑道。”齐遇呵呵笑道,有一种当仁不让的味道。

  “你有纯粹的剑道?”灰衣人的语气带着质疑和少许的不屑,“你不是真正诚于剑的人,怎么可能有纯粹的剑道!”

  这话有些像是万剑如来骆翼佛说的,当然这灰衣人的剑法肯定比骆翼佛更加高明,但是他们本质都是一样:都是剑痴!对于这类人,齐遇知道如何打交道:那就是通过剑道来跟他们对话,只要用剑赢了他们,不管是比拼剑法还是论剑,只要赢了,都会得到他们的尊重!齐遇,采取的是后者,因为他不想杀死这个灰衣人,

  齐遇还指望着从他这里获取一些信息呢。

  “有没有,你看看就知道了。”齐遇以剑驭人,符剑破军,对着天空轻轻一刺。只是简单不过的一刺,这是最简单的剑招,甚至都不能算是剑招了,但是这一刺,却让灰衣人看到了另外一种境界,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似乎这一刺好像是黎明的第一道光刺破黑夜、分割黑白一样,其

  中承载了超越了“人”之范畴的剑意,纯粹是天地的剑意!

  “这样的剑意……你怎么可能拥有!”灰衣人沉思良久,才得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因为他想不通!

  想不明白!

  这样的剑意,本来不应该是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剑意!

  何况,齐遇并非是一个诚于剑的人!

  灰衣人想不明白,所以感觉到痛苦,甚至用手用力地抠着脑袋,他无法接受一个不纯粹的剑客,竟然拥有如此纯粹的剑意。

  这就是剑痴的强迫症犯了。

  齐遇知道如何应付,所以他向灰衣人说道:“我的剑就在这里,你自己问问它吧。”这话听起来,像是挑衅的意思,似乎问剑就是过招,但是这灰衣人却真的站到符剑破军前面,似乎连危险都忘记了,他直勾勾地盯着符剑破军,似乎就如同在打量一个绝美无暇的女子一样,一丝一毫的地

  方都不肯错过。

  他这是真正的“问剑”!

  虽然这个时候如果齐遇催动符剑破军,便可能击伤甚至击杀他,但是灰衣人被心头的剑道疑惑指引着,愣是忘记了危险,他只想弄清楚这个疑惑。齐遇没有干扰他,让这个灰衣人去看符剑破军,尽管这样做的话,会提升这个灰衣人对于剑道的领悟,有一种“资敌”的嫌疑。但是齐遇并不这么觉得,因为他知道这些剑痴、武痴其实是一群头脑简单的人

  ,他们也是非常固执的人,一旦认定了某种事情,他们就不会更改了。这些剑痴、武痴,他们对于门派的观念其实很弱的,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是献给了追求的剑道和武道,所以只要善于利用这一点,那么从他们这里获取信息简直就太容易了,谁让齐遇如此慷慨地给他了一份

  大礼呢——

  对于剑痴来说,更好的剑、更好的剑道,就是最好的礼物,也是最值得珍惜的!

  对于这个灰衣人来说,这符剑破军将会是他剑道修行中毕生难忘的东西,因为这完全颠覆他对于剑道的认知,为此这灰衣人愿意在这里耗费时间“问剑”。

  齐遇没有打扰这位灰衣人,因为他知道对方已经成功地上钩了,只要这家伙完成了“问剑”的过程,齐遇就可以从这个灰衣人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信息了。

  方雨霁亲自给齐遇送来了一杯茶,很佩服地看着齐遇竟然可以如此轻松地让这个古怪的灰衣人变得如此安静,这家伙甚至变得如同一尊雕塑一样。

  齐遇喝完三杯之后,那个灰衣人忽地抬头,目光从符剑上面移开,然后向齐遇说道:“多谢你的剑道!多谢你的符剑!”

  “呵……有所收获就好。”齐遇收了符剑,“既然你已经有所领悟,那么我也想要从你这里打探一些消息,如何?”

  “什么消息都可以!”灰衣人如此回答,“你的剑道和你的符剑,值得任何东西!”

  看看,剑痴就是剑痴,只要可以让他在剑道上满意了,其他的事情都好办。“我想知道天地皆动的信息。”齐遇说,这是他此行的真正的目的。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