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照亮了通天大厦顶层。

  玄武通天大厦中的很多人,都是一夜未眠。但是看到走进这里的老人,很多玄武成员都赶忙站了起来。

  符天牙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因为前来这里的人不仅仅是委员会高层,而且还是符天牙的老子——符玄煌。

  虽然符玄煌并不经常出现在玄武总部,但是这位委员可是年青的时候就已经名声赫赫,是玄武的奠基人之一,听闻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如果不是符玄煌的背景和实力,符天牙想要成为玄武的会长,将孔湃瑛取而代之,只怕还是有一些难度的,甚至根本就不可能。

  “父亲——”符天牙向符玄煌说道。

  “你干的好事!”符玄煌话音未落,一拳击出,竟然直接将符天牙从办公室中打出去,连防弹玻璃都被撞得粉碎,这家伙飞出去数百米之后,却又被符玄煌隔空抓了过来,狠狠地摔到面前。

  整个办公区域顿时噤若寒蝉!

  谁都没有想到,符玄煌竟然会在这里直接发飙,而且将符天牙直接打到吐血!

  完全不给符天牙面子的节奏。

  这符天牙堂堂的会长,SS级异能者,竟然被符玄煌直接打得他吐血、颜面扫地!

  如此看来,这符玄煌还真是宝刀未老啊!

  只是,经历了这么一出,符天牙颜面尽失之后,还能坐稳这玄武的会长位置么?

  符天牙抹去嘴角的鲜血,向符玄煌说:“父亲,我已经做到了你的要求,我做了玄武的会长,让玄武变成了最强的异人组织,难道你还不满意么?”“你是一个蠢货!”符玄煌毫不客气地说,“你能坐上玄武会长的位置,你以为是你的本事?老子让你坐上这个位置,只让你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别给我整事情,好好地让玄武发展,不懂的事情向委员会

  请教。结果你呢?自作聪明的蠢货!”符天牙被自己父亲骂得如此不堪,而且还是当众殴打、辱骂,自然也是有几分火气的,向符玄煌抗议道:“我只是励精图治,想要让玄武更强大,想要让你更看重我,这难道错了?何况,我将青台仙宗弄成

  了魔门,让人都知道跟我们玄武作对——”

  话音未落,符天牙又被踹飞出去,然后再一次被抓回来,摔在地上,口中又喷出一口血。

  符玄煌森然道:“让你做玄武会长,是为了执行我们委员会的意志,而不是你自己的想法!这就是你自作聪明的下场。”

  “但是……我询问了陈广委员的想法……他给了我建议……让我操纵人心,我已经知道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上位者,我可以将玄武搞得更好!父亲,你应该相信我——”“相信你?你竟然询问陈广的意见?”符玄煌的脸上,露出了极度失望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似的,“你竟然去问陈广的建议,你竟然会听他的?我才是你老子,我教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如果你不知

  道如何解决事情,如果你被人搞了,应该先找你老子!陈广,他是你老子?”

  “不是。”符天牙咬牙说道,“但是,他的建议有用,我们成功地让天字门对青台仙宗下手,我们利用了天字门!”“然后呢?”符玄煌冷笑道,“然后,你的几个手下人的脑袋被人挂在外面,你丢尽了玄武的脸面,也丢尽了老子的脸面!你竟然会听陈广的话,你脑子里面装的是屎——他是玄武高层委员不错,但是你以为

  他真的会为你着想?”

  “但是他的主意,还是有些用的,尤其是操纵人心。”“这叫捧杀!你这个蠢货,彻底没治了,陈广当然善于操控人心,所以你被他给操控了!你相信了他的话,然后你现在落到这样的地步——你应该知道,你休想再做玄武的会长了。”符玄煌觉得自己的儿子

  已经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禁不住感叹连连,“如果我不是你的老子,我都懒得管你是怎么死的!”“我……我不能做玄武会长了?就只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情,我就不能做会长了?”符天牙顿时怒了,“你知道我为了坐上会长的位置,我付出了多少?很多年前,你就告诉我,我应该坐上会长的位置,成为你

  的骄傲,但是你……你现在竟然要剥夺我的会长位置!不行!你虽然也是委员,但是代表不了整个委员会,你不能剥夺我这个会长位置!”

  符天牙的话,已经近乎咆哮,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唯一的失算就是没有想到昆仑天字门竟然在青台仙宗面前怂了,却杀了玄武的人,让他损失了颜面,但是也仅仅只是损失颜面而已!

  失去了颜面,还可以找回来!

  不至于就丢了玄武会长的位置啊。

  符玄煌长叹一声:“我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儿子!——竟然还会听陈广的话,你以为那厮帮你?不将你捧高一些,怎么能够摔死你!现在,如果我不出现在这里,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还能怎样?这件事情就算是做得过了一些,难道还能将我怎样?如今玄武数十万成员,而且天字门又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立足,那就不可能跟我们真正翻脸——”符天牙还有长篇大论,认为这件事情不算是

  怎么严重,至少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蠢!我是你老子,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如果我不来这里,在天字门的修士围攻这里之前,玄武的委员会就会废除你的会长位置,包括我在内都会同意!然后,为了平息天字门的愤怒,你将会成为弃子!

  再然后,陈广就会提议某人作为新的会长,没有人会记起你这个蠢货!”符玄煌冷冷道,“某些时候,你真不如你妹妹,她至少知道做好本分的事情,你却连本分的事情都做不好!”

  符天牙听了这一番话,仔细思索前因后果,顿时留意到从头到尾,对于这件事情十分上心的就是陈广,不断地为他出主意,而符天牙还以为陈广这是在帮他呢,哪想到对方是在捧杀,想要将他给整死!

  什么操纵人心,真正被操纵的却是符天牙自己!

  符天牙还以为这一次所作所为,一旦成功了,还能让父亲刮目相看呢,哪想到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被人利用得死死的。

  然而,符天牙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输掉了呢?那个该死的齐遇,他凭什么让昆仑天字门的人忌惮?

  凭什么让道盟、僧会的人忽然跳出来抨击符天牙?

  又凭什么让符玄煌对自己亲儿子下狠手?“天牙,陈广告诉你‘作为上位者,必善于操纵人心’这话是没错,但但只是半句,还有下半句:‘真正的上位者,无须在乎下位者的想法’!”符玄煌知道符天牙现在未必能懂这话的含义,但是符玄煌必须告诉他,谁让符玄煌是他老子呢!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