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遇同学,你看看,当初你写的这一幅《侠客行》,我可一直都挂在这里,每一次看这一幅字,都让我有不同体会啊。”顾长志跟齐遇谈话,一开始竟然谈这一幅字,这让胡艾嘉和丘茹雪都分不清他的用

  意何在。

  倒是齐遇,笑着说:“顾校长,您有什么不同体会?”“我在想,何为侠客。”顾长志向齐遇说,“最近出现了一个比较火热的媒体,听说名为‘侠客日报’,我也是喜欢看侠客日报的,并且还写了一两篇小文章。但是,最近侠客日报关于你的报道很多啊,在这一

  份侠客日报上面,据说你算是一个现代的‘侠客’。但是,我看了其他的媒体报道,却说你阴险、毒辣、狡诈,简直就是毒蛇、邪魔一样的存在,于是我不禁在想,你究竟是哪样的人呢?”

  “我很好奇校长的结论。”齐遇说,丘茹雪和胡艾嘉也很好奇。“从媒体报道上,我无法得出结论,因为媒体在很大程度上,都在‘洗脑’,一些简单、捕风捉影的事情,经过反复的报道之后,也可以做到弄假成真,这个道理我们都清楚。所以,每一次我觉得疑惑的时候

  ,我就会看你写的这一首《侠客行》,然后我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心中无侠义者,是写不出这样的字来!”顾长志感叹一声道。

  胡艾嘉和丘茹雪暗道:“校长就是校长,这笼络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高明!”

  齐遇听了,自然也是欢喜,微笑说:“侠客我不敢当,也当不起。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心中都存在善意、侠义的。”

  “听听,什么是侠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齐遇同学能够为普通人、善良之人着想,这就是侠之大者!”顾长志这话说出来,听得自然是舒服。

  不过,丘茹雪和胡艾嘉心说,校长你这马屁功夫也太高了吧,而且给一个学生拍这么高,合适么?

  顾长志何等精明,看到这两人的表情,就猜测到她们的大致想法,于是眉头一扬,说道:“怎么,不像是吧?那我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事实——我已经是齐遇同学的弟子了。”

  “什么!”

  “什么!”

  “什么!”

  胡艾嘉、丘茹雪,还有齐遇,基本上都是异口同声地被震惊了。

  尤其是齐遇,他什么时候收了顾长志这样的徒弟?天地良心啊,收这样的老头子当弟子,这虽然是做慈善,但是顾长志想要修行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很难筑基,连先天只怕都难。

  但是,齐遇用神识一扫,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这个顾长志,还真是学会了一点东西,竟然将内气都给练出来了?

  这不可能啊!难道这个顾长志还拜了什么师傅,不过他说是齐遇的弟子啊。顾长志看三人都如此惊讶,于是略带一点自豪之色,说道:“我之前不是说了么,我只要有空的话,都会看齐遇同学的《侠客行》,每一次都让我有不同的体会,尤其是最近,我感觉这一幅书法之中,浑然一体,似乎有一道‘气’贯通了全篇,而且是运转不休、生生不息。看得久了,感觉自己身体中也有一道‘气’在流动,很是奇怪,但是后来听别人说,我也顺便看了网络上面的介绍,听说这就是‘内劲’、‘内气’

  的说法了。”

  三人再度被震惊,原来这样都可以?

  这个顾长志,难怪会成为学校的校长,院士之一,人家这领悟能力还真不是盖的,这样误打误撞地都可以练出内气,看来头脑聪明对于修行也还是有帮助的。

  “所以,齐遇同学,我是你的弟子,这无可否认吧?”顾长志笑着向齐遇问到。

  齐遇没办法否认这一点,轻轻点头:“您这样都可以炼出内气,那也是领悟力高超了,我不佩服都不行。照这样看的话,我应该再给你写两幅字,指不定您就成高手了。”

  这就是笑话了,再给顾长志两幅字的话,他也成不了高手。只能说,顾长志也是一个有机缘的人,虽然没有基因觉醒,没有异能,但是能够只看一幅字,就能够练出内气,连齐遇都要佩服他。当然,这也是因为齐遇写这一幅字的时候,的确是一气呵成,融入了符

  道和武功在其中。虽然只有一点符文的感觉在其中,大师符文沟通天地之力,最近天地元气浓郁了,自然更加容易沟通,所以当然也就出现了齐遇写出来的字跟天地灵气沟通之后,这融和了符道的书法自然也就有了“灵性”

  ,虽然这一股灵性还比较弱,但是毕竟也是货真价实的灵性,顾长志能够从中体会到修行的东西,也比较正常。

  任何诞生了灵性的东西,哪怕是一草一木,甚至是石头,都是可以修仙的,一些有灵性的画,也是可以修行的,所以才会有“画中仙”的神话传说。

  当然,齐遇的这一幅字如果要真正凝聚成灵体的话,那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如果灵气浓郁的话,至少也要百年的时间。如果灵气不浓郁,也许千年都未必能够形成真正的画灵。

  然而,修行讲究一个机缘,顾长志也好,这一幅《侠客行》的书法也好,既然都有了灵性,那么就跟齐遇有了机缘,有了机缘自然也就有了因果,齐遇就不能不管了。

  “顾校长,虽然这是巧和,但是我们修仙者讲究一个缘法,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做一个青台仙宗的记名弟子,等下我会给你一些修行的法门和灵药——”“不,不,你误会了!”顾长志摇头,向齐遇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我对于修仙长生也是有一些想法的,但是作为这个学校的校长,作为无数年青人的领路者,我不能太自私了——我的机缘不在于成为你的记名弟子,而在于我们西南联大的这些年青人,尤其是那些即将被‘淘汰’的年青人,我希望你给他们一个机缘!”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