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遇坐在沙发上,悠然地喝了一口酒,向符天牙说,“你是不能违背我的命令,不信?——这样吧,像小狗一样蹲在地上。”

  符天牙觉得他肯定不可能听命于齐遇,尤其是这种侮辱性质的命令,所以他肯定会拒绝,然后从这里逃走!

  符天牙相信,他有这样的实力,也有这样的意志,这里毕竟是燕京城,不管是玄武还是有关方面,肯定都不会让齐遇在这里杀死他的,齐遇自己必然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符天牙虽然这么想,但是他大概还不了解什么叫本命符、生死符,所谓本命符、生死符,这是只有生死才能摆脱的符!符天牙虽然心里面想要拒绝齐遇的命令,但是他的身体却是比较“诚实”,似乎他的身

  体已经“归属”齐遇一样,竟然老老实实地蹲在了齐遇的旁边,果然是如同一只狗一样。

  符天牙大怒!

  作为玄武的前一任会长,作为符家的少主,他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齐遇这个家伙竟然敢如此羞辱他,如果不将他碎尸万段的话,简直就是难消心头之恨啊!

  然而,符天牙内心中有了对付齐遇的想法时,立即就感觉一阵心绞痛,似乎他所想的事情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的事情,似乎只要想到这种事情,那就是身体和灵魂都在痛!

  剧痛!

  问题是,齐遇又不是他符天牙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对付他呢?何况,符天牙就算是对自己的老子,关键时刻也是下得去狠手的!但是,为何就不能背叛齐遇呢?

  齐遇那家伙,究竟是怎样控制他的?

  符天牙强迫自己不去想对付齐遇的事情,只是向齐遇问到:“齐遇……齐仙师,我今天算是栽在你手中了,我认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要对付我?你对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对付你?还用我再说一次么?”齐遇淡然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当你们将玄武和青台仙宗的‘公务’变成私人恩怨的时候,想要动用玄武和外界力量来杀死我的时候,你们就踏上了死路!我之前

  没有对付你,不是因为没有实力,而是因为我这人公私分明,知道你当时做为会长,也只是委员会的一个傀儡而已。”“你……您说得太对了!”符天牙发现既然无法背叛齐遇,倒不如顺着他的话说,为逃跑争取时间,“不是我想要对付你,而是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为玄武高层认同,反而是坏了他们的事情——我父亲现在是玄武的代会长了,我没什么权势,所以还不如将我放了!说实话,你杀了我,也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反而还可能惊动玄武和坐镇京城的超级强者,何必非要跟我耗着呢?其实,事情说开了就没事

  了,反正我也当狗给你侮辱了,要不然你就放了我,以后我肯定不会给您为难了?”

  符天牙当然想要将事情轻松地揭过,惹上齐遇这样一个混小子,他也是相当头疼,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直接在燕京城来对付他,这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在燕京城争斗,这已经是违反了异人界的规矩,到时候玄武方面完全可以动用联合整风队,对齐遇进行围剿,那时候出动的可就不是普通的整风队成员了,而是道盟、僧会和玄武的真正强者!联合围剿,

  一定可以将齐遇击杀!

  结果,符天牙刚有这个念头,再度痛苦万分,而且是撕心裂肺地痛,他这才意识到想要从齐遇手中逃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符天牙,你好歹也做过玄武的会长,你觉得我会那么蠢么?你现在注定被我控制,我又何必放你走,何必担心联合整风队来对付我呢——因为你,注定会成为我的一条‘狗’,而且还是忠狗,不但不会背叛

  我,反而还会帮助我打探消息,甚至是对付你老子符玄煌!”齐遇向符天牙了冷笑道,也不担心这家伙会泄露什么,因为他的本命符就在齐遇手中,可谓是生死予夺。

  符天牙也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不是因为色字头上一把刀,他如果没有来找这两个玄武成员玩什么潜规则,如果不是完全失去了警惕性的话,又怎么可能被齐遇种下了本命符呢。

  要是符天牙老老实实地呆在玄武总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反而,事情已经造成了,符天牙便只能承受,谁让他之前因为私事多番算计对付齐遇呢。

  “你……你竟然想要控制我?”符天牙怒道,“你可知道,玄武总部的安保是多么森严,你在我身上布置了什么东西,都会被监测出来的——”“好了。我做的手脚,玄武的那些高科技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好了,我走了,你自己好好体会和适应一下,听候我下一步的安排吧。”齐遇似乎懒得跟符天牙解释什么,这就走出了屋子,然后就这么踏入

  了夜空之中。符天牙看到齐遇竟然就这么离开了,暗暗送了一口气,他不知道生死符是什么,以为是齐遇在他的身体中放置了一件追踪器或者是控制器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在身上,应该是可以被检查出来的,毕

  竟玄武拥有高科技研发部门,到时候将这东西取出来,应该就完事了吧。

  于是,符天牙毫不迟疑,赶忙向玄武总部而去。

  齐遇刚在帝京城的夜空中呆了片刻,就感觉到几股强大的意志扫了过来,这就算是一个警告了,毕竟这里是帝京城啊,正如符天牙所说,帝京城中坐镇的高手可是不少。

  齐遇也没有打算跟这些人较量,于是抽身就走,但是一个人却御剑追了上来,看样子竟然是一个结丹期的僧人。

  而且,还是月宗的僧人!僧会之中有显宗、密宗之分,而月宗就是密宗之一。这个月宗的老和尚,脚踏金刚剑而来,一身佛光、威势不凡,竟然想要留下齐遇,他用神识向齐遇喝道:“你是何人?竟然敢无视异人界的规矩,随意在帝京城上飞行,本宗必须要留下你,给你一个教训!”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