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玄煌正在跟玄武委员会的成员们商议彻底摧毁孤山的事情,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一条可靠的消息:

  道盟的几个重要人物秘密进入了青台山,大概是去商议如何对付孤山妖修的事情,看来道盟的高层是急切地想要干成一件大事情,以此提高他们的威信!

  这一次玄武方面,有符玄煌这个代理会长、委员亲自出手,但是却仍然遭到了挫败,已经算是折损了玄武的威风,要是道盟方面跟青台仙宗联手行动话,还真的有可能彻底击溃孤山的妖修。

  因为青台仙宗有一个超级强者坐镇,传闻可能是达到了元婴期,而且还有好几个结丹期修士为齐遇所用,所以完全可以牵制孤山的妖修和魔物。

  而道盟方面,可以提供青台仙宗并不具备的一些条件:比如更多的人手,更多的现代火器,更多的部门、媒体和各方面支持……道盟毕竟是老派的异人组织,在华夏自然是有很高的威望,也有雄厚的本钱,现在被玄武超过,只是暂时的情况而已,玄武高层和符玄煌都知道这一点,他们当然也明白道盟的人其实一直都在想办法超越

  玄武,扩大他们的影响力。很显然,这一次就是最好的契机!既然符玄煌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么肯定不能让道盟的如意算盘实现,于是符玄煌说道:“各位,你们应该已经清楚了,道盟的这些人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们跟青台仙宗勾结的事情,大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们都知道他们从青台仙宗购买精品灵兵的事情——对不对,陈委员?”陈广听见符玄煌提及自己,不禁冷哼一声:“符会长,你自己比我还清楚吧?难道说以前你儿子跟天字门接触的事情,你不知道么?何况,你为了给自己正名,几乎将我给卖出去了,什么‘陈姓委员’,那说的不就是我么!——不过,道盟从青台仙宗购买精品妖晶灵兵的事情是真的,他们的人还经常炫耀,说青台仙宗的妖晶灵兵如何如何好,比天字门给我们的那些灵兵品质好太多了!关于这一点,我觉得符

  天牙清楚,你也非常清楚吧?”真可谓是唇枪舌剑啊,这个陈广当然也不是省油灯,之前利用了符天牙,并且利用天字门的实力,几乎是将符天牙从会长的位置上一脚踹下来了。只是,陈广没有想到继续坐上会长的位置会是符玄煌这老

  家伙,这样一来的话,陈家几乎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不过,在对付青台仙宗和道盟的问题上,陈广跟符玄煌肯定还是一条心的,两人都赞同不让道盟和青台仙宗捷足先登,在反击孤山妖修的事情上面,玄武必须要走在道盟前面!

  其他的几个委员商议了一下,认同了这个观点。他们都觉得既然玄武已经超越了道盟,那么就应该事事都走在道盟前面,绝对不能给道盟任何可乘之机。

  甚至,他们觉得对付了孤山的妖修之后,就应该集合整个玄武之力,好好地解决一下齐遇和青台仙宗的事情了。不管是“诏安”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必须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就在符玄煌准备结束会议的时候,一直都很少说话的孔湃瑛却忽地开口说道:“符会长,你这样做,恐怕是不妥啊。僧会和道盟,一直想要超越我们,这事不假——”“那我们抢占先机有什么不对?”符玄煌打断孔湃瑛的话,心道你孔湃瑛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么?你虽然是挂着一个委员的名头,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个名头而已,难道你还以为你可以左右委员会的决

  定?可以左右玄武的会长?这玄武的高层委员,可不止是一个荣誉称号,最关键是“实力”,这种实力不仅仅是体现在个人的实力,还有背后的家族和财势,所以陈广就算是名声坏掉了,也依然可以坐在委员的位置上,就是因为他的

  家族掌控着稀有金属的供给,这些东西可是制造灵兵需要的材料!

  至于孔湃瑛?真的就只是有一个荣誉头衔而已,除了这个荣誉头衔,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符玄煌怎么可能会尊重孔湃瑛呢?但是,孔湃瑛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却仍然坚持说道:“抢占先机这个说法本身就有问题!什么是先机?能够把握住机会才是先机,如果不能把握机会,那叫做触雷!孤山众妖修的实力,我们都弄清楚了吗,竟然就想要去抢占先机?——孤山众妖修攻打锦城市展现出来的实力,大家都看到了,它们的力量并不弱,所以我们直接反击的话,未必能够得到好果子吃。既然道盟想要联手青台仙宗反击,为何不让

  他们去试探一下,我们……”“好了,好了——保守派而已!”符玄煌已经显得不耐烦了,并且直接认为孔湃瑛就是一个保守派,“之前在神魔晶核的问题上,你就显得有些保守,那时候按照我的主意,直接就应该将齐遇拿下!然后全力开发神魔晶核,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结果你非要放虎归山,现在反而让齐遇成了我的对头!至于道盟和青台仙宗联络的事情,指不定你是知道的,你这是故意给道盟制造机会,让我难堪是不是?但

  是你要知道,就算是我真的从会长的位置上下去了,也未必能够轮到你来坐呢!”这话就直接牵扯到了私人恩怨上面了,按照通常情况下,孔湃瑛也就应该知难而退了,毕竟她要适应自己现在的位置。不过今天她却仍在坚持:“符会长,我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其实你一贯行事稳重,照

  理说不会轻易做出什么没有把握的决定,但是今天为何一反常态——”

  如果是其他人来谈这件事情,符玄煌似乎还能理解,甚至可能也会好好地考虑一番,但是这话从孔湃瑛口中说出来,却只会让符玄煌觉得她是在讽刺他。

  于是,符玄煌又一次打断了孔湃瑛:“好了,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孔会长’了,如何行事,整个委员会自然有分寸,我也是有分寸的!”到了这份上,孔湃瑛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了,她是了解齐遇的,知道他不太可能真正跟道盟合作,至少不可能结盟的。至于跟道盟联手攻击孤山,那更是无稽之谈,所以她知道符玄煌得到的是假消息,为了

  一个假消息而冒冒然做出战斗的决定,这可不是什么明智做法。

  只是,孔湃瑛哪想到,她这话反而是真的火上浇油了。

  这时候符玄煌满脑子就剩下一个字:“干!”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