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紫一龙帝和凌子阳真的联手攻城,齐遇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来蓄势,也就是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提升这一个天字的力量。

  但是现在,这两人各怀鬼胎,都不想跟齐遇硬碰,所以反而让这天字凤文的力量蓄积越来越大。

  天容万物!

  天命,不可违!

  这一股恐怖的苍天之力笼罩之下,任何人都觉得自己如同蝼蚁一样渺小。

  就算是紫一龙帝和凌子阳,也有类似的感觉。

  至于龙魁一,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卑服了,他知道即便是没有佛心锁,在这天字凤文的力量和威压的碾压之下,齐遇也能轻松地收拾他。

  紫一龙帝、凌子阳,这时候已经感觉不太妙,但是都不想马上遁走,免得丢了面子。

  齐遇今天晚上是来这里立威的,是要让他的敌人和潜在的敌人都明白他的底线和禁忌。

  而这这两位是想要借机立威,让神州大地的异人、江湖人士都知道他们的厉害,但是现在却没有机会了,因为他们虽然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但是风头却盖不过齐遇,反而成了齐遇立威的踏脚石!

  这两位现在如果离开,怎么都会让人觉得他们连气势、威压都不如齐遇,立威不成反被笑话!

  但是不离开的话,这上方的天字凤文威压越来越恐怖,天地之力蓄积越来越凶猛——

  人力终有穷,而天地之力无穷!

  这是符道修士的修行总纲,这话的意思就是真正的符道高手,在于他能够借助的天地之力有多强,因为天地之力是无穷的!

  面对天地之力,不断增强的天地之力,不管是是紫一龙帝还是凌子阳,他们都感觉自身越来越渺小了。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齐遇的形象却是越来越高大,越来越高深莫测!

  这时候,小苏画禁不住向母亲陈紫芸说:“妈,你看我师父好厉害啊!不但可以给我们弄来烤全龙,而且还能弄出这么大的排场,让另外两个元婴高手都吃瘪了——

  师父真是太帅了!唉,如果我以后找男朋友的话,一定要像师父这样——”

  “女儿,不行!”陈紫芸听了苏画这话,赶忙打消她的念头,陈紫芸觉得女儿这一次出事,根本原因就是她对齐遇的爱慕。

  以前陈紫芸并不反对,那是因为苏画跟着齐遇似乎很好,但是现在,她已经不能承受任何的失去了。

  为此,陈紫芸宁愿反对!

  苏画不满地询问原因。

  “这个……原因嘛——因为他是你师父!”陈紫芸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道理,“徒弟怎么可以喜欢师父!修仙者,更不行的!嗯,会被天雷劈的!”

  “什么嘛!没听过有这样的规矩,何况我以前看的那些电影、电视里面,徒弟喜欢师父的多了。”苏画这小丫头反驳道。

  “反正就是不行!——你还小!”陈紫芸见说服不了苏画,只能用缓兵之计,毕竟苏画的记忆也只是停留在初中时候。“哼……以前还说不反对人家早恋的,结果呢……骗子!”苏画不满地报怨道,但是好在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因为她被另外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快看,师父画的符好厉害,像是天都破了,里面有

  什么东西钻出来了!”

  陈紫芸循声看去,她也吓了一跳:那一个巨大的“天”像是真的将夜空都给划破了,而且这里面还真是有东西“钻”了出来。

  就像是“荆棘藤”一样!

  很多的荆棘藤,从“天”字中降临而下。

  说是荆棘藤,其本质却是雷电——苍天之怒最寻常、最威猛的发泄方式就是天雷!

  只是,这种如同藤萝一样疯狂降临、蔓延的天雷,何曾见过?

  哪怕是紫一龙帝和凌子阳这两位元婴后期修士,也被吓了一跳。

  这两位正考虑着如何才能抵挡这种恐怖的经济天雷的时候,脚下大地也猛然震动起来,无数的黑色荆棘藤破土而出,如同魔神之手,向着紫一龙帝和凌子阳缠了过去。

  这些黑色的荆棘藤,自然不是真正的荆棘藤,而是大地之力凝聚而成的,一旦被缠绕住,紫一龙帝和凌子阳就别想轻易脱身,因为那时候他们就必须跟真正的天地之力抗衡!

  这是代表了天地之怒的惩罚——

  天荆地棘!

  再不走,就走不了!

  终于,凌子阳催动剑光,御剑而去;紫一龙帝,怒吼一声,展开遁法,消失在夜幕之中,准备有多远、逃多远。

  天字回到了齐遇的身上。

  漫天的闪电“藤萝”、黑色荆棘都消失了。

  那种令人窒息的气势威压,总算是消失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继续喝酒、吃肉!

  这时候,齐遇将一大块龙肉丢入了“龙井”之总,向夭火说道:“你没有办法夺舍龙帝的肉身,但是可以品尝一下龙肉滋味!”夭火看样子已经反省过了,接受了他只是小弟的事实,吞掉了大块的龙肉,赞了一声:“主人,您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这龙肉不但是色香味俱全,最关键是其中的灵性被你萃取出来了,跟灵草、灵药的灵性

  结合在一起,其效果已经不亚于上品灵丹……”

  夭火这家伙的一番马屁,拍得还算是比较成功,齐遇也比较满意,所以向夭火说:“作为域外天魔,如果只是夺舍的话,终极不是正道,如果能够直接以天地魔气凝聚成肉身的话,那才算是真正的天魔!”“这个……主人,您说得对,真正的天魔是用天地魔气凝聚成肉身,但是能够修成这种天魔的万中无一,哪里有夺舍这样简单而直接。何况,之前主人您可是答应给我一个元婴期的肉身,如果我能——现在

  肉身都让大家吃了,肯定我夺舍也没戏了,那么就试一试吧。”夭火也算是很快适应了现实,既然无法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那么就试一试别的路子吧。“放心,你一定可以的。”齐遇见夭火从龙井中释放出来,然后将其丢入了凤文天书的“魔”字凤文页中。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