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姣一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楚南公子的元神威压冲击的首要对象就是齐遇,而齐遇不过是结丹期修为,按照道理这时候早已经被吓破了胆才对,或者应该是落荒而逃。

  修真界中,境界的差距就是最直接、最残酷的差距,是无法忽视、也很难弥补的差距。

  哪怕是拥有极高的修行天赋,面对境界的差距,却也是很难打破的,因为境界的差距就如同铁则一般。

  只是,龙姣一不明白,为何齐遇面对楚南公子的元神,竟然还能如此悠闲自得呢?难道齐遇这小子的真正境界不止结丹期?

  龙姣一哪里知道,齐遇之所以如此淡定,那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一个人如果见识了沧海的壮阔,再看别处的河流,也就不过如此。

  齐遇连真仙都见识过不少,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元神期的修士给吓唬住呢?

  不但齐遇没有被楚南公子给吓唬住,流沙城中的其他人,几乎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因为这流沙城中的不少人,都已经“封神”了,他们的修为境界虽然还弱,但却毕竟已经是这个世界的“新神”了,既然已经诞生出了各自的神格,又怎么可能向别人的元神“屈膝下跪”呢?

  元神,可以算是神。

  神格,却是真正的神!

  虽然这些人的神格还很弱,但是神格却是货真价实的,他们从这个世界得到的本源力量加持也是货真价实的,所以他们有自傲的本钱。

  新神,也是神!为何要跪其他“人”?

  龙姣一自然也感受到了流沙城中的气势变化,她不明白的是,明明潜龙渊的修士们修为更高一层,但是却被楚南公子的威压给完全压制下去,甚至连反抗的心思也没有。

  别说是龙姣一了,就连楚南公子也有些纳闷,以至于他终于决定正眼看一下齐遇,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原来你的力量修为已经可以媲美元婴修士了,难怪如此嚣张!”

  龙姣一心头一惊,这楚南公子修成元神之后,果然是了得。元神元神,神而明之,竟然一下洞悉了齐遇的真正实力!

  既然齐遇的修为已经媲美元婴期修士,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他为何能够击败龙魁一。

  但即便如此,龙姣一也并不认为齐遇可以跟楚南公子抗衡,她决定继续静观其变。

  齐遇只是“嗯”了一声,显得非常随意,然后马上催动了阵法,而且同样也是万星拱月龙威大阵!

  龙姣一心头十分郁闷,看来齐遇这厮斩杀的龙族修士、获取的真龙骨骸还真是不少,竟然在流沙城中也准备了一套万星拱月龙威大阵。

  只是,这个阵法显然是挡不住楚南公子的,之前在潜龙渊,楚南公子只用了三剑就摧毁了潜龙渊的防御阵法,然后击杀了其中大部分的龙修、妖修。

  齐遇竟然决定走潜龙渊的老路,简直是愚蠢至极!

  龙姣一这么想,楚南公子也是如此想的。

  甚至,楚南公子还不屑地说:“又是这个该死的阵法,难道这个地方的修士,都只会这么一套垃圾阵法吗?既然是垃圾,就应该被横扫一空!”

  楚南公子觉得他被齐遇轻视了,所以非常地震怒,他的元神疯狂抽取天地灵气、月华,凝聚成一柄千米巨剑,向着流沙城蛮横地劈了下来,他认为一剑就可以将这流沙城劈开!

  “万星拱月!星月交辉!”齐遇大喝一声,这万星拱月龙威大阵被完全催动起来,那些真龙骨骸制成的法器冲天而起,然后散落在流沙城的四面八方。

  刹那间,整个流沙城及四面八方、十里之内都亮了起来,星月之光再度出现,但是月华和星辰之力却彼此交错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月华还是星辰之力!

  万星拱月龙威大阵,只是为了凝聚这天地间的月华、星辰之力;而星月交辉大阵,却是为了混淆月华、星辰之力,让两者混为一体!

  之前楚南公子攻击潜龙渊、天剑山的时候,齐遇一直都在观察,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他察觉出这位楚南公子对于月华非常喜欢,但是却并不喜欢星辰之力。

  看来,他们所在的‘飞来大陆’藏身于月亮之后,可能也是有这个原因——避免被星辰之力打扰。

  只是,楚南公子的这个小缺点,却已经被齐遇察觉到了,现在还反过来对他进行扰乱。

  作为月人族,楚南公子只喜欢纯净的月华,对于星辰之力却是非常排斥,虽然这些星辰之力并不能伤害他,却让他非常地愤怒,于是他的元神挥动巨剑,连续砍向了流沙城。

  与此同时,龙姣一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心头顿时大惊:“同样是万星拱月龙威大阵,齐遇这家伙为何就能用它找到楚南公子的弱点?”

  别看楚南公子的长剑威力惊天动地,但是愤怒影响了他的剑势,反而不能让他的巨剑威力提升到极致。

  与此同时,面临当头落下的恐怖巨剑,齐遇再喝一声:“流星赶月!”

  嗖!~

  在毫无征兆地情况之下,流沙城忽地化为“流星”一样,从楚南公子的巨剑下逃离,远遁千里。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龙姣一绝对想不到一座城的移动速度竟然可以媲美元婴遁术,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她哪里知道流沙城已经占据天元废墟的“天元星位”,随时可以借助整个天元废墟的大阵力量,再加上流沙城本身就是一件器灵合一的灵器,在如此庞大的力量催动之下,流沙城化为“流星”自然就轻

  而易举了。

  楚南公子一剑落空,勃然大怒!

  区区的结丹期修士,竟然也敢在他面前玩这种金蝉脱壳的把戏,也太小看他楚南公子了,若不将齐遇连同流沙城一并摧毁,他楚南公子如何统御天元废墟?如何统御这个世界!

  楚南公子展开身法,不消片刻,便已经追上了流沙城。齐遇依然是气定神闲地站在流沙城的高处,向楚南公子笑道:“刚才我见你有些愤怒和冲动,不能将气势威压提升到极致,所以我故意闪开,不是怕你——只是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把将气势威压提升到极致

  ,我们再比一比!”

  齐遇这话简直——无耻!

  龙姣一认为这位齐仙师简直是无耻到了一种境界了,害怕就是害怕、逃走就是逃走嘛,竟然非要说什么给机会让对方把气势威压提升到极致,齐遇这是逼着楚南公子杀死他?

  彻底激怒一个元神期的修士,齐遇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当然,如果齐遇非要死在这里,龙姣一还是非常乐意看到的——自大狂妄之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挑衅高境界的修士,难道不该死么?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