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废墟之内。

  天星魔山、龙神城、天剑山、万妖城……这几大势力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可能在发生战斗。

  当然,星丘基地和流沙城也会参与其中。

  每时每刻,都有不少妖魔、修士在死亡。

  现在的天元废墟,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混乱之地、死亡之地。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是那位世界观察者,还是新来的月人族使者楚南公子,这两位似乎都喜欢看血腥、残暴和死亡的场面。

  而知道内情的齐遇,也不得不陪他们疯一把,不管怎么说齐遇现在也是在拖延时间而已,配合他们把戏演好也就成了。齐遇可不管龙族修士死了多少,天魔死了多少,更不会管天字门的剑修、万妖城的妖怪死了多少……这天元废墟本来就是绞肉机、埋骨地,齐遇只管自己人的死活,其他人、其他种族的死活,跟他没什么关

  系!

  倒是因为流沙城和星丘基地的强横,现在道盟、僧会,还有国外的一些异人组织也杀入了天元废墟中。

  无论齐遇说什么都没有用,道盟、僧会还有其他异人组织的高层,始终是认为天元废墟就是机遇所在,这里就像是“宝藏之地”,不管死伤多少,都要在天元废墟中站住脚跟。既然他们都这么想,齐遇当然也不想阻止——这个世界的人族修士,必须要学会迅速强大,因为这天元废墟一旦没有了,那才是真正的灾难降临!现在的死伤数量虽然不少,但是比起天元废墟消失后的结

  果,那应该就不算什么了。

  何况,投入的人多一些,兴许那位看戏的世界观察者就会更高兴一些,可能会给齐遇和天元废墟更多的时间。

  齐遇能够感觉得到,那位世界观察者拥有摧毁天元废墟的实力!

  至少,那家伙是可以完全破开天元废墟的防御。

  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齐遇不得不小心应付,卖力演戏。

  然而,即便是齐遇如此卖力地做好“编剧”、“导演”、“演员”等诸多的角色,那位世界观察者却依然审美疲劳了,他再一次充当了黑客的身份,在全世界的手机、电脑等只能设备上留下了一句话:

  “我有点不耐烦了!楚南公子,你有三天时间屠光天元废墟的这些蝼蚁——否则,你死!”

  其实,楚南公子降临天元废墟的事情,只有一些异人组织的高层才知道,因为月人族的存在和降临,可能会给很多人造成惊慌和恐惧。

  但是,这个世界毕竟还是信息时代,而且自从天动、地动发生之后,很多强大的国家、异人组织又增加了无线网络传输的设备,毕竟现在有线网络很容易被破坏。

  至少稍微在网络上搜一下,很多人都还是知道了楚南公子是什么身份,于是马上就意识到入侵人类世界的强敌又多了一个。

  只不过,这位楚南公子既然是从月球背面的“飞来大陆”中降临的,那么跟“世界观察者”这个黑客有什么关系?难道一个黑客,竟然还能指挥和命令楚南公子?

  更何况,楚南公子似乎也没有手机、电脑之类的东西吧?他如何能够收到消息呢?

  但是,事实证明力量的弱小,很容易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对于强者而言,如果他想要传递信息的话,那么就有无数的方式,而且是超乎想象的方式。

  虽然楚南公子没有手机、电脑,但是在整个天元废墟的上空,都能看到这样一条信息:金色的大字,就那样静静地漂浮在上空。当鹰眼吴凡看到这些字的时候,终于对齐遇之前关于世界观察者身份的推论完全信服了,不禁感叹:“齐遇,您还真是齐仙师!那个世界观察者,看来还真不是什么黑客——再强大的黑客,也不可能在天上

  写字吧。”“呵呵……”齐遇只是笑了笑,随后提醒吴凡道,“看重点——他只给了楚南公子三天的时间,换言之这三天之内,楚南公子就会将天元废墟弄得天翻地覆!吴凡,你这脑子一向好使,难道就没有想过这其中

  的原因?”“这不是很明显了么,我们这位‘观众’对于天元废墟中的打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也是,如果你是一位超级观众的话,只是看两对蚂蚁打仗的话,也会觉得有些烦闷。”吴凡已经习惯了用超级观众来形容那位

  世界观察者。

  “嗯,不错,你的判断应该没有问题——那么,我们现在如何?”齐遇又问。“楚南公子这家伙会如何呢?作为月人族的月使大人,那位楚南公子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听世界观察者的命令吧?”鹰眼吴凡幸灾乐祸地说,“我觉得,楚南公子那种狂妄之人,不会轻易地被人牵着鼻子走吧?

  ”

  “未必!”齐遇轻轻摇头,“楚南公子狂妄那是肯定的,但是他必然会跟着世界观察者的意思去做!”

  齐遇现在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月人族的身份——就是一个来自高星修真世界的存在。

  但是对于那位“世界观察者”,齐遇还没有肯定他的来历,本来齐遇以为他可能就是月人族的修士,但是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因为他发布的消息中,感受不到他将楚南公子视为同类的意思。

  “不是吧?那个楚南公子会听世界观察者的话?”鹰眼吴凡知道那位月人族的楚南公子纯粹就是一个自大狂妄到疯狂地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听世界观察者的支配呢。

  但是,支配一个人,不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是因为实力!

  齐遇认为,世界观察者有那个实力去支配楚南公子。

  即便是齐遇自己,现在都不得不全力配合世界观察者去演戏,何况是楚南公子呢?

  在世界观察者的眼中,也许这个楚南公子也只是一只稍微大一些蚂蚁而已。

  其实,齐遇也知道楚南公子肯定不会听那位世界观察者的话,但是他一定会受到一些教训。只是,会是什么样的教训呢?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