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遇听到两位妖皇差点变成守财奴的消息之后,禁不住大声说了一个“好”!

  雪狐妖显然不明白齐遇的想法,不禁问他为什么觉得好。

  齐遇哈哈一笑:“晶卡能够让你的两位妖皇爷爷疯狂,那么自然也是可以让别的那些妖修疯狂,所以我就不用担心逐日城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齐仙师,您真的是这个意思?”雪狐妖可没有想到那两位妖皇其实都是齐遇的布局之一,只是感觉刚才齐遇的表现似乎高兴过头了。

  “自然是这个意思。”齐遇呵呵一笑,心想我总不能说要利用你的两位妖皇爷爷吧,“对了,你还有什么新的消息给我?”

  “玄龟妖皇爷爷说,他准备再将我们的实力范围扩大一些。”

  “怎么?他还觉得自己的洞府不够气派?觉得麾下兵马不够强壮?还是有什么不满意?”齐遇故意如此问。“不是,玄龟妖皇爷爷就是觉得现在我们跟逐日城的交易让双方都非常满意,所以想要扩大交易的范围。何况,如今两位妖皇爷爷和他们的麾下,修为境界突飞猛进,大家都需要更多的丹药,如果不乘势扩

  大范围的话,以后就可能会坐吃山空了。”雪狐妖将两位妖皇的话传达给齐遇听。

  对于坐吃山空这些事情,料想雪狐妖也还想不到那么遥远,这应该就是玄龟妖皇或者是遮天妖皇的话了。“嗯,居安思危,你的两位妖皇爷爷想法当然是没错的,你们可是妖修,而且一直都被龙族给压制着,如果还不思进取的话,别说是坐吃山空了,就算是你们的山脉都要被人家给霸占了。”齐遇向雪狐妖说

  ,“当然,你们的势力范围越大,以后我们的交易自然也就越广——这一次,你们都带来了什么好东西进行交易?”

  这一次,雪狐妖带来的好东西的确是不少,因为她的两位妖皇麾下,已经将一些能够换成丹药的“垃圾”都用光了,现在只能用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来换取丹药。遮天妖皇、玄龟妖皇麾下虽然猛将如云,但是却没有真正高明的炼丹师,何况就算是有高明的炼丹师,那也需要不断地消耗灵草来炼制丹药,却也不可能向青台仙宗这样种植灵草,拥有“结草成丹”的奇异

  本事。

  所以在丹药的大面积制造和使用方面,青台仙宗可谓是无人能及!

  甚至可以说,青台仙宗的元丹已经形成了“产业化”。

  要不是有海量的元丹支撑的话,齐遇就算是制造出晶卡,也是无济于事的——

  晶卡本身,并不代表财富;元丹,却是修真者财富的象征。

  就像是玄龟妖皇和遮天妖皇,这两位在意的可是晶卡中的元丹数量,而不是晶卡本身。

  青台仙宗可以源源不断的生产元丹,因此才能源源不断地扩大交易。

  有了畅通的交易渠道,就不愁好的资源不流入逐日城,何愁不流入青台仙宗、流入齐遇的手中呢。

  这不,这一次雪狐妖跟逐日城的交易,就带来了大量真正的好东西,其中包括了一些稀奇的灵草、灵石还有一些天材地宝,也还有一些龙族、妖修超级强者们留下的尸骸法骨、法宝碎片等。

  当然,雪狐妖通过这次交易,也得到了海量的元丹,她还购买了一批精致的灵兵,并且得采购了一批灵符,还有灵药等等。

  看起来,这是准备开启战斗的意思了?

  那两位妖皇,看起来是真的雄心勃勃了,大规模招兵买马,这自然是要干大仗的意思。齐遇问及此事,雪狐妖点头说道:“没错,我刚才就说过了,两位妖皇爷爷都觉得不能坐吃山空,所以肯定是要开疆拓土的。只是,现在稍微有些麻烦——再扩大范围的话,有一个龙族掌控的‘宛西龙帝城’

  就绕不过去了,势必会有一场战争。”

  “宛西龙帝城?不过就一个是龙帝掌控的城市而已,难道你们的两位妖皇爷爷还没有把握么?”齐遇向雪狐妖问到。“不是没有把握,如果只是区区的龙帝,任何一位妖皇爷爷都可以将他镇压,但是这世界毕竟是龙族在掌管,宛西龙帝城的存在,本来就是龙族为了威慑这一带的妖修而存在。一旦杀了宛西龙帝,那么必然

  会引起龙族的——”

  “龙族不满?愤怒?然后反击?”齐遇摇头说,“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结果,你们这些妖修,在这世界难道注定只能被龙族压制和奴役么?”

  “自然不是,所以两位妖皇爷爷才继续招兵买马,准备攻打宛西龙帝城了。”雪狐妖非常硬气地说。“嗯,想法是不错的,但是细节并不太好。”齐遇笑着说,“我来帮你们分析分析——你们攻下了宛西龙帝城,杀了那位不太受重视的宛西龙帝,但是他毕竟是龙帝,那么夸父山龙族就正要对你们大开杀戒,

  将你们全部击杀而警告其他的妖修,这样分析对不?”

  雪狐妖仔细想了想,点头说:“好像,是这个意思,所以两位妖皇爷爷虽然在招兵买马,但是也有些迟疑和担忧。”“所以,你们应该用用脑子。”齐遇指了指雪狐妖的额头,“你们要让这个世界的妖修和龙族都明白一件事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虽然龙族在这个世界的实力非常强横,但是其他妖族联合起来的话,龙族

  也是无可奈何!”

  “话虽如此,但是要将所有的妖族团结在一起,并不容易!”雪狐妖知道各个妖族之间,本身也并不团结。“还是那一句话——动动脑子嘛!”齐遇说,“那位宛西龙帝,他应该是被‘放逐’在这种穷乡僻壤之地,所以一肚子怨气,少不得撒在这附近的妖族身上,肯定是早已经引得了不少的怨气,如果你们再刺激一

  下,激发一下这些矛盾,让他的怨气和戾气更重,并且发泄在这周围的妖族身上,让众妖修对他深恶痛绝。最后,再让他干一两件天怒人怨的事情,那么群情激奋之下,这宛西龙帝被众妖杀了,那也是活该啊。所以,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他死于众妖修的愤怒之下,而不是让他死于你的两位妖皇爷爷的野心之

  下。”

  雪狐妖将齐遇这话仔细地思索了一番,但是觉得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还想要请教齐遇,但是却被齐遇挥手打发走了:“回去,将我的这些话告诉玄龟老哥,他就知道怎么做了。”雪狐妖将信将疑,带着晶卡和齐遇的一番话回到了玄龟妖皇的洞府,听了齐遇的一番话,玄龟妖皇禁不住感叹:“齐仙师,真是擅长谋略,我远远不如啊!——对了,你不是说齐仙师还叫了两位帮手过来么,在哪里?”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