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齐遇的崛起,蔡守峰有不同看法。

  他向熙妃月圣说:“熙妃大人,齐遇这家伙不过就是玩弄一些小聪明而已,就算是他的这些小手段耍得再好,等我们月人族的大军降临,他就死定了!”

  “是吗?”熙妃月圣淡然笑道,“那你怎么还服用青台仙宗的元丹呢?”

  “这个……我也只是斩杀了一些倒霉鬼,夺取的元丹……不吃白不吃。”蔡守峰吞吞吐吐地解释道。

  “噢……那味道如何?”熙妃月圣问。

  “凑合吧,反正比呼吸吐纳节省一些时间而已。”蔡守峰说。

  “这就是了,就连你都知道用元丹可以节省呼吸吐纳的时间,难道其他人会不知道?你说他这是小手段,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小手段,你们却不知道这小手段后面的大智慧。”

  “大智慧?这里面有什么大智慧?”蔡守峰似乎不相信。

  “小小元丹,可以做成很多事情——跟你就不用解释了,对牛弹琴而已!”熙妃月圣可不想跟蔡守峰说那么多,这家伙的见识还不至于以看到齐遇的大局。

  就连熙妃月圣自己,也无法看破齐遇的全部布局。

  但是,看到齐遇竟然将蝗人族都玩转了,熙妃月圣是真的十分佩服,这可是连月人族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小小的元丹……有什么大智慧?”一旁的蔡守峰拿了一枚元丹,仔细地瞧了瞧,然后恍然大悟地说,“我知道了!那小子在元丹里面做了手脚!对不对?”

  “蔡守峰,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么?”

  “怎么死的?被杀死的吧?”

  “错了,是笨死的——跟你一样。”熙妃月圣觉得蔡守峰这种人跟齐遇比起来,简直是相差太远了!

  她都懒得浪费唇舌去解释。

  她已经很难容忍这种蠢货的存在。

  随后,熙妃月圣用神识跟齐遇联系上了,她向齐遇说道:“齐仙师最近生意兴隆,真的是可喜可贺啊!”

  “唔……还不错,多谢挂念。”齐遇回应道,感觉很是喜悦。

  的确,熙妃月圣提前引发灵性爆炸,在齐遇看来真的算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按照月人族的计划,最后才引发灵性爆炸的话,那么神州大地的凡人们甚至都没有成长的时间。

  现在灵性爆炸之后,虽然引发了兽类的“叛乱”,但是齐遇认为整个局势还是相当不错的,有了这些灵性,青台仙宗和整个神州的人都是受益匪浅。

  “齐仙师,我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这青台狐仙阁的生意如此之好,连我都想要跟你合作一番了。”熙妃月圣干脆说明想法。

  “合作……我们之前不是在合作么?”齐遇反问。

  “这个……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在青台狐仙阁的生意上面进行合作。”熙妃月圣说。

  “青台狐仙阁的声音?元丹?”齐遇似乎并不打算进行这方面的合作,“元丹是我们青台狐仙阁最重要的东西,我是不可能跟其他人分享制造方法的。”“我没有要你分享元丹的制造方法,我也知道元丹和晶卡对于青台仙宗的重要性。正因为知道其重要性,所以我才有了一个想法,认为可以跟你在青台狐仙阁的生意上面加深合作。”熙妃月圣可是很难这么

  客气地跟人说话。

  “那怎么合作?”齐遇道,“据我所知,你作为月人族的月圣,进入这里可是带着任务的,现在你如果跟我合作的话,就不担心引起月人族高层的不满?”

  “只是做生意而已。”熙妃月圣狡黠地说,“任何宗门、任何势力,都不会禁止门人弟子做生意,毕竟修行资源交换、买卖这是非常都必要的事情。所以,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并无任何问题!”

  听这女人的意思,她这是准备打擦边球了?

  如果真是要合作的话,齐遇倒也觉得无妨,方正他需要拖延时间,如果熙妃月圣想要生意合作,他就奉陪到底。

  “既然你都没有任何顾虑,我自然也不怕。”齐遇向熙妃月圣说,“那么,你可以跟我交易什么东西?”

  “你们青台仙宗的元丹、玲珑兵、灵符还有一些高阶丹药,我都比较感兴趣,我们都可以交易,而且交易量越大越好!”熙妃月圣如此说道。

  显然,这女人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她自己有渠道!

  她想要做二道贩子!

  这个女人的商业头脑不简单啊。

  齐遇一听就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么说,您这是打算‘借鸡下蛋’?利用我们青台狐仙阁有的东西,转让给其他人?但是,我们能够有什么好处么?如果没有好处的话,我何必需要你来转售呢?”

  “跟我交易的人,自然都是一些有来历的修士,他们可以用这个世界中没有的修行资源来交换你的元丹和其他东西,这难道不是好处?”熙妃月圣想要从中渔利,自然是要拿出一些诚意来的。“唔……这样说的话,那倒是可以试一试。”齐遇表示有些兴趣了,熙妃月圣看来有办法将青台狐仙阁的元丹和其他东西销到更高层次的修真世界中去,从而换取一些高星修真世界的资源,这样的确是有利于

  齐遇和青台仙宗的发展。

  在这个世界中,别的修士未必知道如何使用高星修真世界的资源,而齐遇却是知道的!

  一旦齐遇有了高星修真世界的资源,那么他就可以制造一些威力更强大的灵符、灵兵和丹药等等。

  那时候,齐遇和青台仙宗在这个世界中的优势就会更大!

  感受到齐遇的兴奋,熙妃月圣顿时也兴奋起来,甚至有一种窥视到齐遇“秘密”的感觉。

  只不过,熙妃月圣的情绪波动已经被齐遇给感应到了,于是他不禁心想:“这个熙妃月圣,她又在兴奋什么?她以为从我这里窥探到什么秘密不成?”

  熙妃月圣的确是以为她窥探到了齐遇的“秘密”,她现在已经非常肯定一件事情:齐遇,就是谪仙!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