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遇盘坐在这白色蒲团上,这蒲团看起来像是草编,却又如同白玉一样光洁,即便是齐遇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材质。不过,天阁圣殿的白色蒲团上面,齐遇的的神识得到了大幅提升,让他可以将整个飞来大陆的情况观察得一清二楚,也就是在这时候,他才感应到飞来大陆的深处,竟然还藏着一股十分古老而强大的意志

  。

  难道说,这飞来大陆的深处,竟然还隐藏着什么老怪物不成?

  哪怕是齐遇也给惊了一下!

  如果飞来大陆下面真的还隐藏着什么古老而强大的意志,那么很可能意味着里面还隐藏着什么古老的盖世强者。

  在修真世界中,任何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有些修行者喜欢显山露水,似乎恨不得诸天万界都有他的名号,而有些修行者却喜欢隐藏行踪,巴不得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最好连死神都找不到他们。

  既然察觉到这一股古老的意志存在,齐遇自然是要对其进行一番查探了。

  但奇怪的是,当齐遇的神识探查过去的时候,对方竟然避让了,似乎并不想被齐遇知道它的存在。

  更加诡异的是,这一股神识后来竟然退出了飞来大陆的范围!

  莫非,这家伙竟然隐藏在月球上?

  它并非是飞来大陆的生物?

  这个推论,将齐遇都给震慑了一下。

  但是,齐遇也因为这推论而有些兴奋和期待:自古以来,在神州流传的神话故事中,就有关于月宫、嫦娥和仙子的存在。即便是后来科学家通过卫星等对月球进行了详细探查,甚至还有一些西方大国宣称数十年前上过月球,并且确定月球上面没有任何生物。但即便是如此,齐遇和很多人一样,还是希望月球并不是一个死气

  沉沉的星球,毕竟她是距离地球最近的星体。

  更何况,月人族声称他们是通过月球来控制地球世界上人类和众多生灵的灵性。

  关于这一点,齐遇之前也有认真考虑过,月人族通过月亮来控制地球世界人类和生灵的灵性,理论上的确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月人族对地球世界实施的重要计划。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齐遇还未想清楚,而熙妃月圣和净月梵士都无法给他答案:要利用月球来进行布局,那么自然是要能够控制月球的运转,这包括调整月球的运行规律、日月地三星距离、月华的浓

  烈程度等等。

  这其中可是蕴藏着非常高深的学问和难度,甚至比摧毁这个月球的难度高出百倍都不止!

  破坏,远远比建造容易;建造的难度,百倍于破坏!

  齐遇现在知道,无论是净月梵士还是月人族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完成“调星布月”的过程,也就是无法做到通过调整月球运行规律来完成对地球世界人类和生灵的灵性影响。

  而最恐怖的是,按照一些极其古老的记载和一些科学推测,据说在远古时代的一些记载和传说中,月球之前是不存在的,似乎非常古老的地球生灵都没有察觉到月亮的存在。

  更不要说,月亮作为地球世界的卫星,竟然会比地球世界更加地古老,这个简直说不过去。还有,太阳的直径是月亮的三百九十五倍,太阳距离地球的距离刚好是月亮距离地球的距离的三百九十倍,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太阳和月亮出现在地球天空上的形体几乎一样大,也刚好能够形成日食、月

  食这样的天文现象了。

  总而言之,月亮的存在就是一个谜题,而且是一个细思极恐的谜题,现在出现了月人族,齐遇也知道月人族在很早很早之前就计划对地球世界进行干预,并且将地球世界当成他们的“牧场”一样对待。

  然而,即便是到了现在,即便是击溃了月人族的大军,齐遇仍然没有弄清楚真正的布局之人!

  净月梵士大概知道一些信息,但是他绝对不是真正的布局者,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实力!

  至于其他的月人,更是无法做到调星布月那样的事情。

  结果,现在齐遇竟然感应到飞来大陆深处一个神秘而强大的意志,而且这东西竟然早就隐藏在月球之内!

  难道说,这东西才是始作俑者?才是关键所在?

  遗憾的是,这一股神秘的意志已经藏入了月球深处,就算是齐遇借助天阁圣殿的白色蒲团,却也再也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虽然稍稍有些失望,但齐遇只能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确定代理人!

  熙妃月圣可还眼巴巴地等着齐遇宣布呢。

  于是,齐遇向明月空、乌非阁老等人说道:“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要开启杀戮和战争,我其实并不希望看到月人族和地球世界的人类两败俱伤。净月梵士死了,那是因为他罪有应得——

  你们都认为向地球世界发动战争,你们可以夺取‘异宝’,以后能够迅速壮大整个月人族的实力,对不对?但是,你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净月梵士发动战争的唯一目标,不过是为了他自己!”

  “齐仙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其中一位阁老不满齐遇对净月梵士的说法,“虽然净月梵士败给了你,但是他为了我们整个月人族而战,请齐仙师不要诋毁他!”

  这个阁老似乎还有点正义感呢。

  齐遇将目光投向这人,淡然笑道:“你是春生阁老?你可知道,天阁既然是月人族的最高权力机构,统治整个飞来大陆,那么作为阁老的你们,更应该聪明一些,而不是愚昧得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齐遇这话十分不客气,气得那位春生阁老怒而起身,喝道:“齐仙师,你就算是可以杀死我,但是也不能侮辱——”“没有人想要侮辱你,这是你自取其辱!”齐遇冷笑着打断了春生阁老,“我既然可以给净月梵士做出一个判断,那么就意味着我有证据!你不等我将话说完,就在这里放肆,莫非你真要让我将你也镇压不成?”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