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真正已完结大完美主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遍下达命令。

  给陈昊的全部是侧面特写,多半张脸四十五度角拍摄那种。

  放箭。

  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表情严肃,眼神中透着坚定,既然要做,那就不要犹豫不决,大哥说的是对的,这些人必须杀,只有杀了他们才不会有后顾之忧。下定决心,可当那弓箭射入毫无反抗能力的降兵身体内,姜午阳的心还是揪了一下,能看到他太阳穴两侧的青筋跳动。

  第二遍下达命令。

  依旧是侧面特写的角度,陈可辛看到了陈昊表演的层次变化,整个人直挺挺的坐在监视器后面,头凑过去,生怕自己错过一些细节。

  再放。

  这两个字喊出的时候,听到的是坚定不移的命令声音,看到的却是姜午阳脖颈处的血管跳动青筋凸起。

  此时姜午阳的眼中有了泪意,有了极力想要去掩饰的悲悯,这可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死了吗?就在几分钟之前,二哥还说他们该活着,可现在呢,生命就在弓弦一搭一放之间,鲜血成为了眼前唯一的色彩,究竟是对是错呢?

  第三遍下达命令。

  角度不变,特写的距离不变,给人一种这是重复使用画面的感觉,实则稍微长点眼睛的都能看得到,这三次陈昊的变化。

  再放!

  下面已经没有就一个站着的了,尸体将鲜血覆盖。姜午阳眼中的泪意已经满溢,就差那一点点便会夺眶而出,没有流出来,眼中除了泪意已经满是对生命的悲鸣,自己的一声声命令就是催命符,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不管什么立场,生命是没有错的,那是自己错了吗?大哥不是对的吗?大哥说得对,我该听大哥的,是我自己立场不坚定。

  第四遍下达命令。

  已经没有活人了,这最后一遍的漫天箭雨,不过是查遗补漏,多数都射在了尸体的上面。

  放!!

  陈昊是吼出的这一个字,一边一滴眼泪伴随着怒吼的面部肌肉牵扯,让之前满溢在眼中的泪水,直接掉落下来。

  此时的姜午阳,眼中再没有迟疑,也没有对降兵的怜悯,有的只是坚定,大哥说得对,我要跟随着大哥,去做真正的大事,这里,不过是只是起点而已。

  吼出这道命令,看着漫天箭雨落到下面,姜午阳转身,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以坚定不移的态度转身离开,去向大哥复命,这里,我处理完了。

  啪!啪!

  陈可辛没有喊卡,却先站起身来鼓掌,现场看到陈昊这段表演的人都随着陈可辛一起鼓掌,确实精彩,最难在哪,这是一个长镜头下来的,旁边不管是射箭还是下面降兵中箭,都是提前拍摄的,当时陈昊就站在旁边看着,那些群演们夸张的表演犹在眼前,他上来后,就一台机器推在他的面前特写。

  什么不需要做了,机器就摆在这,然后看陈昊一个人表演就好了。

  四声命令,四种不同层次的表演,完美诠释出庞青云和赵二虎的状态,也完美展现出他受到两者影响后的状态,最后,是庞青云的影响占据了上峰,成功让姜午阳成为庞青云身边最忠实的追随者。

  在陈可辛看来,第三种到第四种状态的装换,太精彩了,这表演让他看到了巅峰时期的影帝,按照刘德华来看,在《暗战》里的表演能够与这相提并论。

  这一场戏,给了陈可辛十足的信心,他要将最后一场戏搬出来,只有搬出来,才是完整的故事,就算从双雄会变成三足鼎立也在所不惜了,那场戏只要加进来,陈昊在剧中的戏份重量就丝毫不弱于李连杰和刘德华了。

  不用纠结了,过去是担心拍不好,现在是充斥着希望,希冀着陈昊能够有爆发的发挥,在那场戏再给自己一些惊喜,不,不能等了,或许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陈可辛的心中已经按耐不住那场戏的精彩,他也知道就算自己拍了那场戏,到最后究竟能不能过审还不一定,不过以这部影片的色彩,血腥的感觉会一定程度掩盖,或许,或许可以过审。

  “不管了,不管过不过,如果不拍,那就是这部片子最大的遗憾。”

  陈可辛第一时间给自己在美国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曾经咨询过的技术特效现在怎么样,得到肯定答案之后,马上邀约对方到华夏来,他要成品。

  中午吃饭,天气今天格外暖,陈可辛和几位主演坐在一起,吃得差不多了,他开口了:“我想先把姜午阳被凌迟处死的戏份拍出来,你们觉得怎么样?按照今天昊子的状态,有没有问题?”

  他的话一出口,李连杰和刘德华多少都带着一点羡慕的眼神看着陈昊,徐静蕾则满是惊讶,今天上午她在跟B组补拍一些镜头,只是听说陈昊有非常精彩的表演,还没看到,没想到这精彩竟然让陈导直接决定开拍那近乎于疯狂的结尾四分钟戏份,陈昊得有着如何的演技才能让陈导如此认可呢?

  他今年多大?

  出道多长时间了?

  前段不是才传出他刚刚成为电影学院大一的新生吗?

  作为老学长,徐静蕾尽管是圈内少见的玩货儿,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有时间不去当明星,有心情去手工缝制包包玩,但即便是她这样不关心娱乐圈的人,也专门关注过陈昊,看过他的资料。新兴的模式他到没有当回事,关键是他红的一路,你会看到很多神奇的地方,让你不得不对他感兴趣。

  作为剧中经过几次选择出来的女主角,徐静蕾也看到了剧本的终极版本,那最后姜午阳的戏份,任谁一看都知道,拍出来的风险极大,拍出来的难度极大,可一旦拍出来,必然会是轰动效应。

  徐静蕾犹记得自己刚进组的时候,陈导对于大场面战争场面的抗拒,几次小规模的打斗戏,都拍摄了很长时间难以成型,现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了信心拍摄那场戏?

  归其原因,徐静蕾望向陈昊,只能是他,那是一场纯正的个人表演,是拿给影帝级别演员的剧本,或是至少三十年以上老戏骨的剧本,陈昊,他行吗?

  “导演,吃过饭,我们先去尝试一下?”

  陈昊一提议,大家的兴致都来了,饭也是快速的吃了几口就钻进了剧组搭建的大帐篷内,连王奎荣等几位老演员听到消息之后也都凑了过来。

  简单的上妆,将头发弄乱,脸上到是没有刻意弄脏,很自然的一种状态,今天没有这个准备,拍摄的是上午戏份还专门刮了胡子,真要拍摄那场戏,至少要几天不去整理胡渣。

  陈可辛让人准备了木桩,他在等待着陈昊自己提出这个要求,绑上身临其境的去体会再表演。

  陈昊没有,他只是示意陈刚给了他一支烟,也没有理会围观他的众人,自己坐在那里,默默的抽着烟,直到一根烟燃尽,他闭上眼睛又停留了几分钟之后,示意在自己面前的机器开机,他站起身,对着镜头,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他没有去陈可辛到底要什么状态的姜午阳,是已经被刑罚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姜午阳,还是刚开始被刑罚的姜午阳,亦或是要表现出几种状态下的姜午阳?

  他想要挑战一下极限,也是对自己的一次期中考评,光有系统给予的能力是一方面,在一部电影之中,还要体现出他本人对这部戏的理解对人物的理解,才能更好的运用系统赋予的能力,才能将自身所学融会贯通其中。

  他要表现全部的过程,以他对这刑罚的理解,也分几个阶段。

  行刑之前,你脑中所想,心中所想,或许更多的该是一种茫然,大哥死了,二哥死了,光明和曙光没了,人生领路的方向没有了,或许死亡将会是一种最好的结局,自己杀了大哥,为二哥报了仇,那就该追随着两位哥哥而去。

  行刑开始,姜午阳有着自己的骄傲,他疼,但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陈昊微微低着一点头,让自己的状态适用于当时被绑在行刑架的样子,周遭有风声,似乎除了风声就什么都没有了,面前或许还站着一个人,拿着刀子将会从自己身上割肉的人。

  茫然冷漠的双眼,你们所要在我姜午阳身上看到的,注定看不到了,我要走了,结拜兄弟,两位哥哥都走了,我也要走了。

  太阳升起来了,还没到头顶,不是午时行刑吗?他来了,那就来吧,这天,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这地,没有容纳我站立的土地,或许在黄泉路上我们兄弟三人还能回到最初,没有二嫂,没有权势。

  骤然间的眉头皱起,这皱眉的动作是硬汉对疼痛的第一反应,多年的征战,受伤对于他而言是家常便饭,至多是条件反射下身体有一些特殊的动作,譬如皱眉,譬如紧咬一下嘴唇。

  眉头舒展开,但却微微侧头,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盯着镜头,盯着面前那个行刑的人,他不想说什么,这样的人以前自己杀了不知道多少了,现在心存死志,也懒得跟不相干的人再去说话……

  

章节目录

大完美主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昊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昊弟并收藏大完美主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