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答应了

  张文定白了她一眼,又笑了笑。

  他已经在心里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了,这丫头现在正是处处表现时时想吸引人注意的年纪,自己都是参加工作的人了,不和她一般见识!

  “我的私心可不是为了升官,我做公务员还才一年多呢。哪儿那么容易升官?”带着一种异样的目光,张文定答完武云的话,便直直地看着黄欣黛,一脸希冀地说,“我是想着,乐泉公司在这儿投资了,黄老师就有可能会一年过来几趟,我就能多见见老师了,多学点东西。”

  武云道:“哼,学东西是假,想勾引欣黛姐才是真的吧?”

  “什么勾引不勾引的,你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张文定一脸不高兴的表情道,“我对黄老师是发自内心的……那啥,尊敬、仰慕!仰慕你懂吗?”

  “仰慕欣黛姐的男人多了去了,个个都比你优秀几百倍,我劝你早点死心吧,癞蛤蟆是怎么也吃不到天鹅肉的!”武云不遗余力地打击着他。

  张文定毫不示弱:“有种癞蛤蟆就是专门吃天鹅肉的……”

  听到这两人越说不越不像话了,黄欣黛赶紧敲了敲桌子:“你们俩安静点行不行?吃东西还塞不住嘴!”

  张文定和武云都不作声了,对视了一眼,埋头吃东西。

  黄欣黛看了看这二人,心里觉得有一种难得的轻松和愉快,平日里打交通的那些人,怎么就没一个能够像跟他们俩这么相处呢?时不时斗一斗嘴的生活,也蛮有情趣的哈。

  这个张文定啊,人长得帅,还挺会逗人开心的。

  可惜,自己已经过了那种年纪了,也对爱情早就失望透顶,要不然倒是可以逗一逗他……

  就这么吃了几口,黄欣黛突然打破沉默,看着张文定道:“明天的考察,我就不去了,你带我和云丫头找地方玩去,我帮你请假。”

  “不用请假,我的工作就是陪好你们,你们想去哪儿玩?”张文定赶紧笑着说道。

  “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呢?”黄欣黛眨眨眼,笑问道,随后又往武云脸上看了一眼。

  张文定明白了,黄欣黛这是在提醒他不要忘记了跟他师父联系的事情。他这时候早就气消了,也打算带她们到紫霞山上去看看那儿的山泉水,顺便再上紫霞观看看师父。

  “那行,明天就由我来安排。咱们爬山去,我老家那边虽然不是风景区,可也是山清水秀,小时候跟着师父练拳,在山上还找到不少好玩的地方。想一想,山里的空气都比城里舒服。”张文定点点头,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黄欣黛对张文定的回答很满意,知道他已经答应了明天去见他师父,点点头道:“好,爬山好。”

  吃完和血鸭,将黄欣黛和武云送到酒店后,张文定在路边站了会儿,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

  刚才吃东西的时候黄欣黛可是对他直说了开发区各方面的不足,他得把情况跟徐莹作一个汇报。不管黄欣黛说那话是想通过他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他都得向徐莹如实汇报,至于徐莹听到后会做出何种判断,那就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在电话里,徐莹问得很细,连黄欣黛说话时是什么表情,以及后来黄欣黛又说什么都不放过。

  张文定一一作答,随后顺口提到明天黄欣黛就不考察了,想到紫霞山上去玩。

  徐莹毫不犹豫,直接就同意了,只是郑重其事地交待他,要他一定要让黄欣黛玩得开心,另外还必须保证黄欣黛的安全。

  一直到电话结束,徐莹也没有叫张文定当面去汇报工作,张文定有点失望,只得回家去独守空房。躺在床上给师父吴长顺打了个电话,别看吴长顺年纪一大把了,可是他不止面相身形看着像个三四十来岁的壮年人,连眼睛耳朵都格外敏锐,甚至还会上网,手机更是半年一换,活得相当年轻。

  当初从白漳一回来,张文定就给吴长顺说了说武云的拳法,当时吴长顺也没有细问,只说有机会带她过来看看。正是因为有了吴长顺这个话,张文定才敢跟黄欣黛表那个态。

  “师父,会不会是你的仇家啊?”张文定不放心地问。

  “哼,你小子还知道关心我啊?”吴长顺没好气地说,“管他是仇家是冤家,你都带到家门口来了,我还能不见一见?”

  “嘿嘿嘿,如果你不想见,那我明天带她们去别的地方玩。”张文定笑道,跟这老道士说话最放松了。

  吴长顺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要真有心,那就别带他们来见我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别啊,师父,我都答应人家了,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张文定心里一急,怕吴长顺现在就跑出去云游,赶紧奉承道,“师父啊,您老人家什么身份!什么功力?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仇人没杀过!一个小丫头,在您面前压根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别拍马屁,明天早点过来吧。呃,茶叶快没了,记得多带点啊。”吴长顺说了这句话后也不等张文定多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定便到酒店里接黄欣黛和武云,吃过早餐,奥迪车直奔紫霞山而去。

  ……

  紫霞山不是大山,也不是名山,最高峰海拔七百八十九点三米。紫霞观座落于紫霞山最高峰的半山腰处,还小有点规模。

  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紫霞观中三清像被推倒,宫观里的建筑也被砸得差不多了。到后来,政府落实了宗教政策,搞文物保护,这才没让紫霞观落到片瓦不留的凄惨地步。

  在大砍林木的那几年,借伐木的光,一条运送木材的土公路通过,使得紫霞观交通便利了,而吴长顺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到这儿落脚,还带了一笔钱,将紫霞观修葺一新,自封紫霞观里的主持,还混了个市政协委员的身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