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分手

  抬腕看了看手表,张文定眉头就皱了起来,他都在这儿等了二十分钟了,可易小婉居然还没来。

  想起以前约会时她总会提前到,不由得暗叹,人总是会变的,她现在也学会拿架子了。

  拿起手机,他拨通了易小婉的电话,可彩铃一直响到移动公司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出现,都没有听到易小婉的声音。

  打开微信,想了想,还是没给易小婉发微信了。

  又等了五分钟,易小婉才来,脸上无喜无悲,坐下后也不说话,看了张文定一眼便把目光对着窗外。

  张文定没在意易小婉的态度,笑着说:“小婉,喝蓝山吧?要不要吃点什么?”

  “蓝山?这儿会有正品蓝山?”易小婉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表情道,“张文定,我看你就从来不知道正品蓝山是什么味!到这儿来请人喝蓝山,也就骗骗没见过世面的人,真不知道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你。呵呵,算了,多话就不说了,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喝咖啡的,我就想告诉你一句话。”

  张文定满腹相思一腔深情,热面贴冷屁股地讨好着问她要喝什么吃什么,却没料到易小婉居然不止态度没好一点,居然一出口就是这么一通嘲笑,顿时心里的火气一下冒了出来:“易小婉,没看出来啊,这才几天没见,你居然就见过不少世面了啊。对了,都见过些什么世面啊?哦,忘记你现在认识大人物了,说出来听听,也让我这没见过世面的人也长长见识……”

  “张文定,你别这么冷嘲热讽阴阳怪气!”易小婉猛地打断他的话,粗重地呼吸了两声,强忍着火气道,“我怎么样用不着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都从办公室被踢到招商局了,你还神气什么?哼!我就告诉你一句话,以后我跟你两不相干。独木桥阳关道,各走各的!”

  “你什么意思?”张文定扬了扬眉毛。

  “什么意思?分手的意思。我要和你分手!听明白了吧?”易小婉冷笑一声,丢下这句话,起身离开。

  看着她款款而行的背影,张文定猛地吼出一句:“分手就分手,还真以为自己是镶钻的啊?滚!”

  正走过来的服务员吓了一跳,赶紧退开。

  从咖啡厅出来,张文定心里憋着一股说不出的郁闷,不想回家,却又不知道到哪儿去,抬头看了看被高楼挡住了的太阳,暗骂一声:这他妈什么天气啊,老子分手也不知道下点雨衬托一下气氛!

  随意往前走着,过了个红灯,突然发现前面一家酒吧开着门正在营业,觉得很奇怪,这时候还是晚饭时间离天黑还早着呢,居然就有酒吧开门了?

  带着疑问,他信步走了进去,眼睛一扫,发现这个酒吧不大,全是些如同茶楼里一般的卡座,有吧台,却没有舞台,整个场子内除了卡座之外就只有几条过道。

  靠,这儿没地方给歌手唱歌,也没地方给客人们扭腰摆臀摇脑袋,居然叫做酒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随江这边居然已经流行起了这种酒吧,还有个专门的称呼叫清吧。

  若不是坚信自己进门的时候没看错招牌,并且看见其中坐着几个客人的一张台上摆着五六个碑酒瓶以及房顶上一颗球型的旋转彩灯,张文定还真会怀疑自己进的茶楼或者什么小餐厅。

  找了个角落里的卡座坐下,点了几份凉菜,又要了五瓶啤酒,张文定听着这酒吧里轻柔的音乐声,一个人静静地边喝边吃。

  其实跟易小婉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他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最近这段时间电话里总是吵架就是预兆,只是真正说出分手二字,还是觉得心里闷得慌。

  毕竟,易小婉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啊!

  慢慢地喝着酒,回想起以往的欢声笑语,再对比先前易小婉那高傲的神态,他一遍一遍地感叹,人啊,真是会变的,真他妈的够现实的!

  喝光了两瓶啤酒之后,张文定肚子有点胀,起身去准备去上厕所,可是刚走了不到三米远,却两眼瞪直站定了脚步——他看到徐莹了。

  徐莹对这家酒吧很喜欢,心情特别好又有时间的时候就会过来喝几杯,今天却不料居然遇到了张文定,不由得也停下了脚步。

  “徐……”张文定喊了一个字,硬是把后面主任二字吞回肚里,笑着道,“徐姐,您也来喝酒啊?一起吧,我请。”

  徐莹真不愿意跟张文定一起喝酒,可听到他在话中用了尊称,又见他一脸小心翼翼的神色,想到乐泉公司的投资还得靠他,也不能太伤他的心了,便笑着道:“这个,不打扰你朋友吧?”

  “不打扰,不打扰。”张文定赶紧嘿嘿笑道,“我就一个人,就一个人。”

  “那行,你坐哪儿?”徐莹点点头。

  来到角落里,坐下之后,张文定问:“徐,徐姐,我还是叫你莹姐吧?”

  问了之后,他也不等徐莹回答,便自作主张叫了起来:“莹姐,你喝红酒吧,平时喜欢喝什么牌子的?”

  “就喝啤酒,夏天喝几杯啤酒凉快。”徐莹看了看台上的啤酒瓶,又转向站在旁边的服务员道,“去,给我拿只杯子过来,再来一份凉丝魔芋。”

  张文定可没料到徐莹居然会跟他喝啤酒,想说一句女人喝啤酒会影响身材,可目光和她一对视,便又硬生生憋住了这话,暗道她自己都不怕,我操个鸟的空心啊!

  服务员很快就把酒杯和魔芋送来,张文定给徐莹倒了杯酒,然后举杯敬她。

  二人说了几句客气的废话,气氛倒还相当不错,喝完第二杯酒之后,徐莹问:“刚才你准备干嘛去?”

  原本张文定的尿意在遇见徐莹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不到了,可是这下被她问起,猛地觉得憋不住了,不好意思地笑着道:“刚才准备去洗手间,那个,莹姐啊,你先喝着,我马上就来。”

  徐莹忍俊不禁,摆摆手:“快去吧。”

  到卫生间好好放了一回水,又洗了把冷水脸,张文定因为分手而引起的烦闷减轻了不少,想到刚才和徐莹交谈得还很开心,就觉得只要这次的投资搞定,自己当招商局长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