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悔意

  随江不是侨乡,但由于许多历史原因,还是有很多人去了海外,这一点张文定是知道的。

  昨天他专门到徐莹办公室想去讨教几手招商引资的功夫,却不想莫名其妙被训了一通,现在听到徐莹主动谈起这方面的问题,明白机会难得,赶紧竖起耳朵听着,不时插上几句话。

  徐莹并没有细说招商引资时的具体操作手法,只是提供了几个思路给张文定。想办法主动和海外华人侨胞联系是一方面,而同国内众多沿海开放城市交流也是不容忽视的。每年省里都会有活动,有在石盘省内的交流会,也有走出去到发达城市的招商会,这些都是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把握好了往往会有不俗的成绩。

  除了这两方面,还有就是身在随江的外地人。他们中也有许多相当有钱,他们有自己的圈子,在自己老家有着各种关系,可以跟他们多交往,由他们牵线搭桥招朋呼友……

  听到这些话,张文定顿时眼前一亮,心中豁然开朗,有种拨开迷雾见青天的感觉。

  他最近就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不知道方向在哪儿,浑身有劲可却没处使,现在好了,知道应该从哪方面着手,一时之间浑身上下斗志昂扬,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把的投资在他的招引下纷纷扬扬直奔开发区而来。

  张文定正听起兴起,却不料徐莹没再往下细说,停下话头沉默了几秒后说:“前面调头,回单位。”

  下午要上班,而且徐莹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休息间,所以中午不回家也可以休息的。

  张文定知道这个情况,也不多话,在前面调了头,回开发区管委会而去。

  车出城区,张文定突然说了句:“徐主任,以后再有这种见投资商的事情,你能够带着我去吗?”

  徐莹没料到张文定突然间会问出这话,愣了一下,反问道:“怎么呢?”

  “我想跟你多学点东西,学着怎么样跟投资商打交道。”张文定感叹了一句,“这方面的经验我还比较欠缺,光听人说啊看资料案例啊什么的还是太抽象了,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感触深刻啊。纸上得来终觉浅……”

  “你有这个认识,是很不错的。”徐莹点点头,或许是中午喝了些酒兴致不错,赞赏着多说了几句,“跟人打交道是一门学问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招商引资,引资是目的,招商是达到目的手段。资金是死的,是人掌控着的,只要打动了人,资金就不成问题……啊,人的性格千千万,要会对诊下药看人下菜,要投其所好……当然了,我们搞招商引资,有些原则性的东西也是要坚持的,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投资商某些不合理的要求也不能由着他胡来……总的来说,就是要做到有理有利有节,跟投资商打交道的时候,要牢记八个字:坚持原则、灵活变通!”

  “坚持原则、灵活变通。”张文定从嘴里说出了这八个字,一番咀嚼,似有所悟却又好像不得要领。

  在他的认识中,坚持原则的人往往都不知道变通,而肯变通的人也往往是坚持不了原则的,要把这两者做到有机的统一,不容易啊!

  这其中的分寸想要拿捏得恰到好处,绝非朝夕之功。

  前方的路还长,很多东西还得认真学啊!

  正在张文定暗自思索的时候,徐莹忽然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呻吟来。

  “主任,你怎么了?”张文定问,减慢车速打了右转向就准备择机停车。

  “可能刚才喝多了,不舒服。开快点。”徐莹道。

  “哦。”张文定应了一声,回转向加车速,嘴里说道,“那个姓罗的真可恶,总是在敬你酒。主任,以后你还是要少喝点酒。”

  “呵呵,干到这个工作了,没办法啊。”徐莹轻笑道,伸手在太阳穴揉了揉说,“也不怪罗总,是我昨天晚上喝的酒都还没醒,刚才又喝那么多。唉,以后可就要看你的了,你多拉些投资过来,我也就可以少喝些酒,轻松点了。”

  “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绝不辜负你的期望。”张文定赶紧表态,随后又关切地说,“对了主任,你最近要是还有接待,就带上我吧,有酒我替你挡。”

  “你的酒量很大吗?”徐莹问。

  “不算很大吧。”张文定道,“不过我不想你喝太多,看到你喝多了难受,我心疼!主任,莹姐,我,我不止可以替你挡酒,还可以保护你……”

  张文定这话说得略微有一丝丝的激动,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

  听到他这个话,徐莹心里虽然没有感动,可还是有几分欣喜的,但又怕他往下越说越过份,便赶紧打断他的话道:“接待投资商吃饭喝酒又不是什么危险任务,还要什么保护?”

  张文定道:“当然要保护了,你这么漂亮,有些人那是色胆包天啊,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你可得小心提防点,别大意了。”

  “你自己就是色胆包天!”徐莹脱口就是一句,话说出来后,才猛然反应过来说得太快了,而且也说得很不合适。

  张文定心里一颤,想起了自己在她家那个晚上的情景来,一时尴尬不已,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只得闷头开车。车里只有音乐荡漾,二人都不再说话,不多时,徐莹轻闭两眼假寐起来,等到了管委会后才睁开眼睛。

  停好车,张文定道:“主任,你没事吧?我送你上去。”

  “没事。不用了。”徐莹淡淡应了一句,推门下车。

  张文定也下了车,对徐莹关切地说:“主任,那你先上去休息,我去买点药,海王金樽行不行?”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徐莹摆摆手,高跟鞋踏在地面响起清脆的声音,头也不回地往里走去。

  看着窈窕的背影远去,张文定默然无语,为自己那天晚上的行为感到懊悔。

  刚才在车上说到色胆包天之后她就没再说话了,他能够感觉到她对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洒脱,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对她的伤害有多深。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