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传言

  新闻播完,张文定就把遥控器给了母亲,他则回了自己的房间,刚打开电脑,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舅舅严红军。

  “舅舅。”张文定接通电话,笑着叫了一声,笑声中带着几分得意。

  “文定,看过新闻了吧?”严红军笑着道。

  听到严红军这么说,张文定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了,嘿嘿一笑道:“看过了。”

  “嗯,干得不错。”严红军赞了一声,“圣金鲲是个大公司,如果能够拉过来,成绩不小啊。”

  “嘿嘿。”张文定干笑着,不说话。

  “文定啊。”严红军的语气稍稍变了一下,“拉投资的能力,我还是看好你的。不过啊……”

  张文定就听得心里一跳,接过话道:“不过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啊。”严红军的话就显得有点重了。

  张文定听得不明不白,心里满是疑惑,难不成自己下午和钱棋胜的那点事儿也传到舅舅耳朵里了?

  他皱皱眉头道:“舅舅,我,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

  “工作要干好,但不要被人当枪使了。”严红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圣金鲲的投资都还没确定下来就上电视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圣金鲲不来开发区投资,会是什么后果?”

  舅舅果然不愧在官场混了那么长时间的,一眼就看到了问题所在。只不过,这个事情张文定也没有办法,市长的安排,武玲临时的决定,他又能怎么办呢?

  不过想到武玲在车里的承诺,他心里又安定了不少,也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高市长想请武小姐吃饭,武小姐又答应了……”

  张文定将事情的过程大致上说了一遍,然后问:“现在已经这样了,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尽力将圣金鲲的投资拉过来!只要投资过来了,你就是大功臣。”严红军的话坚定有力地传了过来,随后又语气一缓,“你呀,你还是不够小心。我跟你说过了,叫你安心做事,不要过问别人的是非。你倒好,一下子就站到双方的焦点上去了,别人是躲都来不及,你偏偏还凑上去把自己当活靶子了!”

  严红军语气缓和,可张文定却听得心惊胆颤。

  他听懂了严红军话里的意思,是说现在市委书记陈继恩跟市长高洪之间为了开发区的事情正在暗暗角力,目前正是旗鼓相当却又没有撕破脸皮的时候,他张文定找来了圣金鲲投资公司,什么都没谈都先在电视上晃了一回,偏偏新闻中在武玲的采访之后紧接着就是高洪的采访,在高洪的采访中,也如武玲那般提了提张文定的名字!

  这个事情如果放在平时,那是他张文定的福气,可是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从高洪嘴里冒出张文定的名字来,可不就是把他张文定当成一个靶子来用吗?

  至于说靶子是给谁立的,那还用问吗?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居然就站在了市委书记的对立面,张文定真是欲哭无泪。

  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啊,怎么就被人当枪使了啊!

  妈的,高洪你个狗日的,你他妈的堂堂一市之长,正厅级的大领导,居然拿我这么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当枪使,你他妈的真不是人,猪狗不如啊!

  我不过就是和你的红颜知己好上了嘛,你有必要把我这么往死里整吗?让老子成了市委书记的靶子,老子还有活路吗?

  狗日的高洪欺人太甚!

  想通这些问题,张文定不由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当时的情况确实是不受他控制,可他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自以为自己现在混到副科级多厉害呢,原来跟那些老狐狸相比,自己真是比小白兔还不如。

  实在是一点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

  张文定又哪里知道,在市长高洪的眼里,他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那么简单。

  当时在随江大酒店里,高洪收到了徐莹那条微信,后来又见武玲对张文定那般维护,他就动了拿张文定当枪使的意思。

  他自然看得出来,武玲对张文定的维护是出自真心,如果武玲真的是省委组织部武部长的妹妹,那么用张文定来做个靶子,可就是一着妙棋呀。背靠着省委组织部长这么一尊大神,想必张文定能够顶得住对方的火力吧。

  如果武玲不是省委武部长的妹妹,那么这个张文定在目前吸引一下对方的注意力也不错,至于说最后会不会成炮灰,关他高某人何事?

  富贵险中求嘛,既然入了官场,就得有随时被人当炮灰的觉悟。

  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能够在市里两位大佬的博弈中闪亮过,就算是当了炮灰,他也应该满足了。

  高洪半躺在床上,搂着徐莹,将电视调了个台,心里说不出的满足,暗想不知道今天晚上的新闻,书记大人看了没?

  陈继恩也看到了新闻,看过新闻之后,他就到书房里泡茶去了。

  茶泡好,他端起来,轻轻喝了一小口,没忙着吞下去,就在嘴里含着。就这么含了一小会儿,他的心情完全平复了,这才再次举起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脸上浮出了个浅浅的微笑。

  高洪啊高洪,你做事还是太急躁了!

  呃,开发区最近挺活跃,先是乐泉公司,现在又来了个圣金鲲,嗯,不错,不错!

  ……

  开发区管委会这两天有个传言传得很欢,说是管委会二把手钱棋胜被招商局局长张文定当面吐了口唾沫,还直接就吐在了脸上,左边脸上,要再往下一点就直接吐到嘴里去了。

  这传言有鼻子有眼,传得神乎其神。

  张文定还是从白珊珊嘴里才听到了这个传言,然后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别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很怪异,原来问题出在这儿。

  他就不明白了,这种事情他没对任何人说,钱棋胜应该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更不可能对别人说了,至于徐莹,堂堂的一把手,更加不可能和下面人随便乱说这些不利于团结的东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