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后悔

  “徐主任这话我可不敢当。”武云现在说话比以前柔和了许多,“你是父母官,我就是个小商人。”

  徐莹听到这丫头还算柔和的话都有几分吃不消的感觉,张文定就笑着道:“父母官那说法也太封建了,我们现在是新时代的公务员,是为你们纳税人做服务工作的。”

  “思想觉悟真高!”武云反口便说,“以你这觉悟,我觉得你到党校当老师都没问题了。”

  “那还没达到那个水平,到党校了我也只有当学生的份。”张文定哈哈笑道。

  “哦,文定啊,说到党校,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声。”徐莹接过话道,“明年开春之后市委党校就有个科级干部培训班,我帮你争取了个名额。”

  “啊?党校培训?什么时候?”张文定一脸惊讶地问,心里就有点乱了。

  党校学习这个事情并不是每个干部都希望的,有的在学习之后就提拔了,有的则是学习之后就打入冷宫了。像开发区管委会的前任主任,就是到党校学习的时候,被徐莹给占了位置了。

  他可不想到党校学习一结束,招商局局长就换人了。

  “翻年了,三月,可能就在三八节之后。怎么了?”徐莹道,眼看着张文定,不明白他怎么这么一副表情。

  “主任,这个,这个能不能不去啊?”张文定吞了口唾沫,一脸不愿意的样子道。

  徐莹皱了皱眉道:“你不想去?为什么?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你可要珍惜啊。”

  张文定沉吟了一下,直视着徐莹道:“主任,是不是我的工作要变动了?有人想把我整到乡镇去?主任,我不服!我在开发区干得好好的,凭什么把我丢到乡镇去啊?我.”

  “你这是听谁说的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徐莹一脸惊讶地打断他的话道。

  “张文定你放心,你不想去乡镇,就没人能让你去!”武云冷哼一声插了句嘴,一脸寒霜,霸气十足地说。

  徐莹听到武云这个话,不由得就扭头往她看去,却迎上她两道比霜雪还要冰冷的目光。

  她就纳闷了,自己不计前嫌为了张文定争取到这个到党校学习的机会,怎么他们俩就这么大反应呢?好像自己害了他一样。

  这都什么事啊,开春后的那个科级干部培训班,去的都是些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都是有些资格的,副科级还真没几个,才提副科不到一年的还就只张文定一个。

  若不是看他今年的工作着实突出,这个名额都还要不到呢,他不止没一点感激涕零的样子,居然还一脸的苦大仇深,还不想去!

  一片好心都被他当成驴肝肺了!

  哼,什么到乡镇不到乡镇?简直乱弹琴!这么好的招商能手,自己还想等着他以后大展身手呢,怎么可能会让他去别的地方?

  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对于张文定的大吐苦水,徐莹就有几分恼火;对武云突然强硬地插话,她也生气,可是却不敢表露出来。

  她已经从高洪那里知道,武云正是省委组织部武部长的千金,她得罪不起。

  徐莹虽然不敢得罪武云,可也没有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意思,她压下心里一股邪火,淡淡然道:“你不想去就算了,啊。武小姐你们慢慢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她也不管张文定和武云的反应,站起身,提着包快步走了出去。

  “这……”张文定看着徐莹就这么出去了,扭着脖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什么这呀?”武云冷哼一声道,“张文定,我就看不得你那德性!一个大男人,说话做事婆婆妈妈的。我告诉你,不就是个党校培训吗?多大点事!省委党校现在每年都开基层干部班,你想不想去?我给你报名。还是想上青干班?行,我想想办法。”

  武云敢说出这话来,确实是有一定把握的,因为她老爹就是石盘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

  石盘是内陆省份,南方人说石盘是北方,北方人说石盘是南方。

  这个地方确切地说还是有点偏北了,但各级班子架构倒是跟南方大部分省份差不多,省委党校校长是由省委组织部长兼任,不像大部分北方省份是由省委书记兼任的。而下面地市的市委党校也跟南方一样,校长由市委组织部长兼任,不像北方是市委书记兼任。

  有这么个因素在,武云真要把张文定弄到省委党校去学习,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基干班的话,她甚至可以打包票,就算是青干班,她也认为可以操作一下。

  张文定看着武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心里明白,武云说得出这话,她就肯定做得到。然而,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脑子里总回荡着徐莹刚才那先是错愕惊讶后是强忍怒火的表情,他觉得,自己有可能做错了什么。

  比如,误会了徐莹?

  武云看着张文定那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来火,索性不理他,自顾自地吃着桌上的干果和酸菜,等着狗肉锅子上来。

  小河坎狗肉店里有随江这边常见的果子酒,是黄酒的味道,张文定不怎么喜欢喝,但天气冷了之后,武云喜欢这玩意儿。

  今天的狗肉锅子上来的时候,果子酒也一道上来了,店里的服务员自然是认得大少爷的,对于这个跟大少爷一块儿来过几次但单独开着车来吃饭次数更多的漂亮女孩子当然也认得,更知道她每顿饭都得喝两杯,所以不用吩咐。

  夹了块狗肉进嘴里,张文定嚼着嚼着,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误会了徐莹,吞下狗肉后忍不住就长叹了一口气。

  他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在心里生出了这个感觉来,他觉得,如果从理性的角度来讲,自己应该更相信是她和瞿奇山合起伙来整他才对的,毕竟,他狠狠地伤害过她。

  可是,为什么就偏偏生出这么乱七八糟的感觉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