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珍惜机会

  “我说你能不能别做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吃个饭都被你搞得没胃口。”武云喝了口酒,朝张文定翻了个白眼道,“怎么,还真喜欢上徐莹了?看到她生气心里难受了?喜欢就去追呀。你不是最擅长死缠烂打了吗?我小姑十二个亿的投资都被你磨过来了,我就不信一个徐莹能够难倒你。”

  “有完没完了你?”张文定瞪了她一眼顶了一句,没好气地说,“赶紧吃饭。”

  这也是和武云在一起他才敢这么说,若是面对着武玲,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放肆。

  武云对张文定这种语气的话也已经习以为常,早就有免疫力了,冷哼一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完,她继续喝她的酒吃她的菜,也不理会张文定了。

  张文定翻了个白眼,自从跟这丫头认识以来,她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该不会不知道说别的话吧?

  隔了几分钟,张文定很没脸没皮地又找话说了:“哎,丫头,你帮我分析分析,刚才徐主任说要我去市委党校学习,是真的为了我好,还是想把我一脚踢开好给人腾位子啊?”

  “还分析什么呀?你自己不都说了,她想把你丢到乡镇里去吗?”武云没好气地说。

  “不是她想把我丢到乡镇去,是别人。”张文定扭头四下里看了看,没见着熟人,但也放低了声音,凑得近了点道,“是瞿市长,瞿奇山!上次签约之后我不是和他一起送你小姑去白漳坐飞机吗?回来的时候他跟我说的,说要我去乡镇呆两年,说乡镇锻炼人!哼,说得好听,我看他八成是看上我这个位子,想塞人进来。你也知道的啊,我们开发区很有可能会升为正处级的,到时候我这个位子就是正科级了。”

  “不就是一个正科级吗,真不知道你怎么就看得那么重。”武云沉吟了一下,看着张文定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我就说以你这样的成绩,徐莹不可能就随便为了个什么人就把你踢开啊。我看得出来,她是个想干事的人,你现在对于她来说相当重要,明年的招商引资工作她还得靠你呢,怎么舍得放你走?不过如果瞿奇山给她施压就不一样了。咦,不应该啊,瞿奇山又不分管开发区,徐莹也不是个没担待的人,你这个位子有多重要她不可能不清楚,她就算是卖瞿奇山一个人情要给别人腾位子,也不一样非得盯着招商局啊,你们开发区不还有几个闲着没事干的单位吗……”

  听到武云这个话,张文定心里像是被一道闪电照亮了。

  是啊,开发区现在还有几个单位只有空壳子还没配负责人呢,就算是市领导想塞人进来,空地方不塞,徐莹干嘛要拿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开刀呢?

  就算是空地方塞满了,办公室主任覃浩波不还兼着个人力资源局的局长吗?分个位子出来就行了啊!

  自己得罪了徐莹之后,她为了工作都肯提拔自己当招商局的局长,现在想必也不可能轻易地就把自己这个很能招商引资的局长给撤了啊。

  真要那样做的话,对工作明显没好处嘛。

  靠,都是被瞿奇山给害的!

  要不是前不久瞿奇山说出了那番话来,自己今天那儿会有那么多疑敏感?现在好了,把徐莹给得罪了吧?

  他一拍大腿,懊悔不已:“丫头,我刚才错怪她了!”

  “错怪了就错怪了,想道歉就赶紧去呀,我可是要吃东西了,饿了,没空跟你罗嗦。”武云摇摇头,老气横秋道,“小张同志呀,你也是个当局长的人了,说话之前先在脑子里转几个圈。啊,汲取教训,下次注意点。”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现在就追出去,女人在气头上的时候,什么解释都白搭,还是等气消了再说吧。而且,这时候就算是追出去,他也不知道徐莹去哪儿了啊。

  徐莹这时候可是饭都没吃就走了呢,外面吃饭的地方可不算少。

  吃过饭,武云就去回酒店了。武玲给她在随江买了幢别墅,不过还在装修,现在在酒店里包了一间套房,住宿办公都在哪儿了。

  张文定坐在车里,给徐莹打了个电话,没接。他又打第二个,第三个,还是没接。

  无奈之下,他只得发了条微信过去:莹姐,对不起,还在生我气吗?

  过了一会儿,徐莹回了条微信,只一个字:忙。

  张文定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但很明显,她现在没有同自己说话的意思。不过收到这个微信,他还是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不理自己,还是等明天到办公室之后再道歉去吧。

  回到家,他左想右想还是心里不踏实,便给舅舅严红军打了个电话,将情况说了说,严红军听说之后就是一通臭骂,骂他好机会不知道珍惜,像他这么年轻才提副科不到一年的干部,还没听说哪个有机会进市委党校科级班培训的。

  严红军好好地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这次机会的难得,也给他分析了徐莹不可能会现在就把他调离的原因,还告诉他,党校学习不仅仅是一个提高理论知识的机会,更是一个结交人慢慢编织自己的人脉关系网的好机会。

  虽然说有一部分干部是因为不好安置才塞到党校学习的,可是一般都是一年时间的。像这种个把月的短期班,里面的学员基本上都是会得到重用的!

  在官场上混,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无论如何也行不通,多认识几个人有的是好处。

  张文定这下才算是悟了,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哄好徐莹,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

  至于武云所说的省委党校,他有自知之明,以他现在的身份,就算是到了省委党校的基层班里,认识了省内其他地市的基层干部又有什么用呢?

  还是随江这边的实在啊!

  又是一夜飘雪,清晨的随江银装素裹,屋外的雪比昨天早上更厚,可天却显得不像昨天那般冷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