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采取措施

  上措施这种事情,管委会还真找不出人来,还得靠警察才行,得靠石局长发话才管用。

  所以,她心里再不爽,脸上也没法表露出来,只能无比郁闷地说:“以前遇到这种事情了,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好嘛,要我徐莹拿主意担责任也行,但你得给我一个惯例,也让我责任担得小一点。万一上这个措施真要上出什么问题来了,那我也可以说是按你们公安系统处理问题的惯例来的嘛。

  “我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石三勇一脚就将皮球踢回给徐莹,稍稍一顿,见她脸色不好,想到她毕竟跟市长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能太不给她面子,反正今天这事儿自己摊上了,自认倒霉吧,便又继续说道,“不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还是要让死者入土为安啊。徐主任,您看是不是联系一下殡仪馆?这边事了了,我也好安排人回去录口供,这边还要保护现场,明天好配合安监部门作事故原因的调查工作。”

  徐莹就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联系吧。要尊重家属、注意影响。”

  有了领导发话,石三勇就开始布置工作了。

  其实殡仪馆的人和车早就叫来了,但停在远处没露面,这会儿接到通知,很快就开了过来,然后石三勇一声令下,行动起来,有人拉开家属,有人抬起遇难者的遗体。

  很快,在呼天抢地的咒骂和哭喊声中,殡仪馆的车快速离开了,只留下一片嘈杂的声音在这路灯朦胧的夜里荡漾徘徊。

  张文定静静地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幕幕,看着那些家属面对亲人遗体被抬上车时那无力的嘶喊,感觉到心沉得一句话都不想说,他好几次想要冲上前去阻止,可却迈不动脚步。

  站在那些愤怒的人的立场上,他理解他们的悲与怒,可是站在管委会的立场上,他知道徐莹也只能是这个选择,意外已经发生了,有什么问题可以调查可以解决,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总拦在这儿并不是解决的办法。

  他力图说服自己,却发现内心那种低沉的愧疚感越来越浓,他真的想为那些悲愤的人做点什么,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仅为他们做不了什么,相反刚才还一度被他们扔泥土和砖头。

  看着警车一辆一辆地开走,他也对那个没见过的周疤子暗恨不已,狗日的,搞的什么破事儿!

  “徐主任,你们这边,看是谁跟我过去一起了解一下情况?”石三勇见手下走了一半,便对徐莹道。

  徐莹看了看龚玉胜,本想叫他去,可是一眼扫到她头上的血迹,到嘴边的话就又变了:“龚书记你要不你去医院看看?”

  龚玉胜摇摇头道:“一点小伤不碍事,回家擦点红药水就行了。石局长这边,我跟过去看看,医院那边钱主任应该到了,徐主任你,你还过去吗?”

  “过去,医院那边我得去。”徐莹点点头道,“那你就去石局长那边,啊,那个周,周,姓周的,一定要调查清楚。”

  徐莹对周运昌可谓是恨之入骨了,好在这时候心里没那么激动了,倒是没说出周疤子三个字了。

  徐莹去医院,没再坐自己的专车,而是上了张文定的奥迪。

  在车灯下,她才注意到张文定右手背上已经青了一块,想到刚才突围时他替自己挡那些飞来的东西的情景,心中就有几分感动,目光也柔和了几分,颇为关切地说:“手痛不痛?呆会儿到医院了买点药。还能开车吗?要不,坐我的车去吧。”

  这时候,她是不敢自己开车了的,腿还有点颤抖呢。

  “没事,这车手自一体的。”张文定手腕动了动说,然后便将车发动,往医院开去了。而徐莹那台帕萨特,则由司机开着跟在后面。

  徐莹沉默着,直到车开出好远了,她才说话:“刚才……谢谢你。”

  “莹姐,别这么客气,保护你我是心甘情愿的。”张文定尽量使语气不那么沉重地说道,“都怪周疤子那王八糕子,要不是他,事情怎么可能弄成这样?”

  徐莹没有马上接话,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突然叫了一声:“停车。”

  “怎么了?”张文定问了句,然后马上右转向停车。

  后面的帕萨特也跟着停了下来。

  徐莹一句话都没说,车刚停稳下来,她便匆忙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张文定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也赶紧跳下车,绕过去却见到徐莹已蹲在路边,开始吐起来,吐得他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三块血渍斑斑的白布,胃里一阵翻涌,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跟着吐出来。

  跟随吴长顺修行多年,张文定自认为心态和神经都要超出一般人,可在见到那三块白布的时候还是不敢多注目。

  当时由于情形比较紧急,他心思都集中到了全力保护徐莹上面去了,这时候一放松下来,再回想起那白布,以及白布下那没见着的遇难者的遗体时,一阵阵强烈的不适感在脑海、 在身体里不受控制地肆意穿梭,奔腾不息。

  这时候的他算是明白了,以前听人说有的警察第一次见到命案死人会连苦水都吐出来还以为是编的,现在他知道了,那不是随便说说的。

  在电视电影中见到再血腥的场面,都比不上刚才那只见白布的三具遗体来得震撼。

  他的感觉都这么难受,徐莹没有在当场吐出来,也算她神经坚强。

  强忍着不适,尽量不去想那些画面,他转回身,从车里取了两瓶水来,发现徐莹的司机也拿着瓶水走了过来。

  徐莹接过一瓶水濑了两次口,却又吐了起来,这一次比刚才吐得更凶,晚上吃的饭菜已经吐完了,现在全是水,吐得她觉得整个胃都要从喉咙里钻出来一般。

  这次吐完后,她歇了会儿,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刚做了什么剧烈运动一般虚弱不已,感觉到不会再吐了,这才再次濑口。一连将剩下的两瓶多水都用完,这才步履沉重地走向车边,坐后车上后,说了句去医院,便闭着眼睛不再多言。

  到医院之后,徐莹又强打精神,跟早就到了这儿的钱棋胜会合,一起看望了伤者。

  医院这边有全盛世陶瓷公司的一名副总在,所有医疗费用目前都由陶瓷公司负责,倒是少了许多扯皮的嘴巴劲。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