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脱身

  周运昌迟疑了一下,看着张文定道:“我不去。”

  张文定恨不得打到他答应去,可是这儿是派出所,而且刚才警察也为他们之间相互介绍了身份,他却是没办法动手的。

  压着郁闷不已的坏心情,他耐心说道:“你不要怕,今天跟你谈事情没那么多人,总共就只有三个人,一家一个人!还有我们在旁边呢,不可能会发生什么动手的事情。我们跟派出所也说好了,这边也有人跟着一起去,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张局长,你不用说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周运昌很是固执,打定主意不走了。

  他跟当官的打过太多交道,对于说话不算话的事情经历得不少,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相信张文定。

  张文定见到警察和周运昌之间说说笑笑之后,他就明白自己想要这几个警察和自己一起把周运昌推上车是不可能了,但他也知道,自己要强行带走周运昌,这几个人也不会阻拦,因为石三勇的招呼已经打到了。

  其实张文定是准备一进来就把周运昌哄上车的,可是接待他的警察却直接对周运昌说了他的身份和他的目的,这让他没办法,只能在心里暗叹石三勇真不够意思。不过看周运昌这小心谨慎的样子,自己如果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他恐怕都不会跟自己多作交谈。

  知道再费口舌也不可能说动周运昌,张文定也顾不得什么影响不影响了,突然间出手,一把扣住了周运昌的腕脉。

  “干什么?你干什么?这里是派出所!”周运昌大声叫了起来。

  “周总,还是跟我去一趟管委会吧。”张文定脸一冷说道,手指也忽然加了几分力道,顿时捏得周运昌一阵惨呼,身子一软站点没站稳。

  周运昌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手被人捏住,居然会这么痛入骨髓。

  张文定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松,周运昌就冲张文定满脸怒气地吼道:“姓张的,你放开我。我告诉你,我舅舅是粟文胜。粟市长!”

  “你舅舅就算是省长今天也得跟我走。”张文定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粟公子是你老表吧?他比你可有气势得多,他没跟你提起过我?”

  话落音,张文定也不管他回答不回答,手指再加了几分力道,拉着周运昌往外就走。

  周运昌手腕痛得想哭,心里不想走,可双腿却不由自主跟着张文定往前迈步——手腕实在太痛了,不迈步不行啊。

  一路上周运昌嚎叫着,可却没一个警察过来插手,毕竟张文定只是拉着他的手,又打他没骂他,人家警察不好插手啊。

  警察不止不插手,还来了两个跟着,进了奥迪车的后坐,两个警察一左一中把周运昌夹在了中间,笑着劝他到管委会走一趟,并且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周运昌知道这些警察翻脸都很快的,现在可以和你称兄道弟,可你如果真仗着这点交情想反抗的话,那他们立马就会采取强硬措施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种事情,周运昌实在不想再来一次了,刚才被张文定捏的手腕现在就跟快断了似的,可是他还不敢和张文定动手,对于表弟发生在随江大酒店的事情他是听说了的,自然明白这个开着挂武警牌照奥迪Q7的副科级小局长打起架来很不含糊。

  在路上的时候,周运昌打电话给他的副总,要他和律师一起前往管委会。

  张文定听着,任由他叫人根本没有阻止的意思,这种事情,律师其实起不了多大作用。

  到了管委会之后,周运昌很光棍了,下车后也不需要张文定再拉他了,很乖巧地跟在张文定后面,上楼往会议走去。

  这时候还没到十点,但会议门已经打开,走进去一看,家属早已坐好,不过并非昨天晚上说的三人,而是六个人。见到周运昌,顿时有两个家属就激动起来,不过也只是嘴里激动,并没有冲上前来与周运昌扭打的意思。

  这时候,张文定就打电话给汪秀琴,说双方人都到了,就等她了。

  汪秀琴来得很快,而在这时候,张文定电话又来了,接起来之后一听,居然是当初在内沪的时候武玲介绍认识的两个老板其中之一,说是人正在白漳,问白漳到随江有多远,他看有没有时间过来看一看。

  接到这个电话,张文定顿时喜出望外,赶紧说不远,又说现在就到高速出口去接他。

  挂断电话,他先在心里把武玲感谢了一遍,然后就跟汪秀琴说要去接投资商,是个大老板,只认他张文定,必须他亲自去接。

  反正他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把周运昌带来了,余下的事情,就全看她汪主任的了。

  由于这个电话是当着汪秀琴面接的,汪秀琴虽然怀疑他是随便找的人打的电话,可这时候显然不好反驳,只能放他离去。

  从喧闹的会议室出来,张文定只觉得整个人身心都是一阵说不出的轻松,马上给徐莹打了个电话作汇报,说是要去接一个很重要的投资商。

  徐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郑重其事的叮嘱他要陪好投资商,要让投资商看到开发区最美好最有潜力的一面,半句都没提陶瓷公司那事儿。

  张文定听懂了徐莹的意思,那就是叫他不用和汪秀琴一起处理那麻烦事,而且,也要保证投资商过来之后,不接触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挂断电话,下楼后张文定直接就上车出了管委会,他宁愿到高速出口等着也不想再呆在这儿了。他知道,陶瓷公司的事儿一个时候肯定协商不下来,只有等到大家情绪都稳定之后才会有个结果。

  厂房垮了,陶瓷公司当然有责任,可要一个人赔一百万,周运昌显然是不可能愿意的,最终还得去法院,管委会这边只能起一个缓冲的作用。

  接到投资商之后,都没回管委会,也没去看开发区的场地,先直接上紫霞观,那老板带着公司几个人,非常想见一见传说中的吴道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