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 谎话说多了就当真

  饮水机烧热水很快,没几分钟张文定端了杯热水进来了,将水杯在床头柜放下,他扶着她坐起来,一只手将她搂在怀里,然后另一只手将杯子送到她手上,温言细语地说:“慢点喝。”

  不知为何,徐莹偎在他怀里听到他这句温柔的话,差点掉下眼泪来。

  她低着头,暗骂自己贱,应该要恨这个人才对,怎么居然还被他感动了呢?

  等她一杯热水下肚,张文定接过杯子放好,嘴凑到她耳边说:“对不起啊,我功力有限,要不然刚才就能够让你完全不痛的。”

  徐莹偎在他怀里,也没推开他,抑起头问:“你怎么知道我痛经?”

  “我女朋友以前也跟你一样,后来就是我治好的。”张文定看着她道,“不过要点时间,个把月时间吧,最少半个月,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徐莹眼中就闪过一丝激动的光彩,问:“是不是就是像你刚才那样治?”

  “嗯。”张文定点点头,“每次那样拍打一次,然后还要吃药。从我师父那儿要的方子,效果很好。莹姐,你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徐莹沉吟了一下,然后道:“谢谢你啊。刚才你出了那么多汗,去洗个澡吧。”

  “现在还不能洗。”张文定苦笑了一下道,“我刚才运功使力太过了,只能就这么将就着休息一晚上,最早也要等六个小时才能洗澡。算了,我明天再洗,你现在也不能洗,明天早上再洗吧。等几分钟,我再帮你拍一遍,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了。”

  再一遍拍下来,徐莹的痛感完全消失了,可是张文定又出了一阵大汗,甚至脸色都有些发白,显然相当吃力。

  徐莹这一回,比刚才更加感动了,主动伸手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汗。

  “莹姐,你休息吧,我去客厅睡,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叫我。”张文定等她帮自己把汗擦好,便有气无力地说,作势要下床。

  “就在这儿睡吧。”徐莹一把拉住他的手,目光直视着他,很诚挚地说。

  “我一身的汗,别把你被子弄脏了。”张文定不好意思地说。

  徐莹咬咬下唇,忽然一把抱住了他,伏在他耳边轻轻说:“就在这儿睡,听话。”

  “好吧。”张文定没再推拒,顺势答应了。

  徐莹从鼻子里喷出一丝类似叹息的气,然后就这么搂着张文定,身子往后一倒,躺在了床上。

  张文定一靠到床上,身子就动了动,和徐莹面对面了,而且还伸手也搂住了她的背,二人就差不多鼻子正对鼻子了。

  这种时候,不需要说什么,他就将嘴凑了上去,吻住她的嘴唇。这一吻,并没有吻多长时间,二人的嘴唇便分了开来,然后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丝丝情意荡漾。

  张文定猛然在她鼻子上吻了一下,微笑着说:“莹姐,我爱你。”

  徐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道:“我今天不方便……”

  “我知道。”张文定手臂紧了紧,又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半是解释半是爱怜地说,“莹姐,我今天真的只想和你多呆一会儿,想和你说说话,没想干别的,真的。”

  听到他到这时候还在强调心里没有坏心思,徐莹突然间就觉得他这一瞬间特别可爱,有一种自己以往从没发现,或者说是被自己忽略了的可爱。

  “莹姐,你不相信我?”张文定见徐莹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便继续说道,“你放心吧,我就算是心里想,现在也没办法,我刚才已经元气大伤了,这几天还要给你治病,根本就不能……不能干坏事,没那个气力。”

  “咯咯咯……相信,我相信你。你还解释什么呀,咯咯咯……”徐莹一下就笑出了声,对张文定印象一改观,她现在是怎么看他觉得他怎么可爱了,就连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透出一种柔情蜜意的味道。

  张文定笑了笑,没有说话,又亲了她一口。

  他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和徐莹会这么相拥着轻声说话,可他没想到这种时候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让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对于这个情况,他很惊讶,很意外,很开心,可绝对谈不上欣喜若狂。

  毕竟,他嘴里虽然时时说着很爱很爱她,可实际上,他对徐莹并没有多少爱意,一切都只是他自认为的需要。

  他口口声声对徐莹说喜欢她爱她想她,最初的目的只是为自己找个比较好听点的理由,毕竟这个理由比起那个报复高洪的念头要让徐莹心里好受一些,降低几分她报警的机率。而后来常常说起,一方面是为了圆之前的谎,第二呢,也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原因在,自己在单位能够少被她打压。

  当然,谎话说了这么长时间,他自己也有点分不清谎言真话了,慢慢的,他的心里还真的对徐莹有点意思了。不过,他对徐莹的这点意思,是无法跟对黄欣黛那份深埋的暗恋情相提并论的。

  如果把徐莹换成黄欣黛,估计张文定现在能够高兴得蹦起三尺高。

  二人就这么相拥着轻声说话,说的都是些开心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谁也不提。

  徐莹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温柔细致地感受一个男人了,在官场这条荊棘遍布的路上步步谨慎,难得有这么一个让她心神彻底放松的时候,所以她选择性的遗忘了对张文定的恨,只想着他刚才的好,让那颗疲惫的心在这难得的温情里沉浸一会儿,甚至一个晚上。

  如徐莹所愿,这一晚上,她睡得很放松,很温暖。

  直至早上醒来,她居然发现他没在床上。

  伸手在额头上轻轻拍了拍,她不禁开始怀疑昨天晚上是不是一场梦,自己怎么会留下那个男人过夜,而且还睡在一张床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响声,让徐莹从怀疑中退了出来,无奈地接受了现实,看来是真的了,他晚天不是说了最早要今天早上才能洗澡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