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 迷雾重重

  张文定心里除了感动,还有几分怪异的感觉,怀里抱着个柔情似水的人儿,但美人儿却大发豪壮语说要为他遮风挡雨,尽管知道她说的是官场中的明枪暗箭,可他还是有点难为情。

  叹息一声,张文定低下头,看着徐莹的眼睛道:“莹姐,有时候我都觉得,在官场上混,真的特没意思。”

  “哪一行都不容易。”徐莹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开口道,“你觉得官场上混没意思,可等这一关过了,你又会找到无穷的乐趣。毛老人家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无人斗,其乐无穷。咱们国家的文化,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个官本位的文化,别的行业再冒尖,在官场上没有强力支持,那都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说散也就散了……”

  张文定和徐莹也算是交流得比较多的了,可是像今天这么放松地说话,在他的记忆中,好像真的找不出来。

  他发现,或许是跟喝多了酒有关,也或许是因为看他顺眼了的缘故,今天晚上徐莹是完全流露出了真性情。

  “确实是这样,官本位啊。”张文定禁不住感慨了一声。

  徐莹今晚明显谈兴很浓,马上又说了起来:“你这个事情啊,现在还不怎么看得透,你要稳得住。啊,不要慌了手脚,狐狸尾巴总有露出来的一天。这个事情还没完,江南山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好戏看。”

  好戏大家都爱看,但如果自己不小心被扯进了戏里,那就无心看戏了。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被人算计了,张文定心里那份郁闷是怎么着都没法排遣,可正如徐莹所说,他现在不能慌了手脚,既然面前一片迷雾,那就索性自己也稳着,再等等,迷雾自然会散开的时候。

  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张文定抱着徐莹又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莹姐,时间不早了,我给你做个拍打,好早点休息。”

  “今天不拍了。”徐莹伸出双手,抱住张文定一条手臂,柔柔地说,“我累了,不想动,就这么坐会儿。”

  这声音中透出几分撒娇的味道,张文定听得相当舒服,到底是女人啊,再强势的女人也是女人!他心中的保护欲一下就起来了,手臂上的力道加了加,头更低了,自然而然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徐莹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原本睁开了的双眼又闭上了,似是在享受这个男人的怀抱。

  张文定看着她那未经修饰的眉毛与完美的眼睑,回想起与她从敌对与现在的亲密无间,不禁感慨良多,官场还真是个奇妙的地方,朋友和敌人并不是永远的,也不是绝对的。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这话真的是至理真言。

  他又吻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莹姐,答应我,以后少喝点酒好吗?”

  “嗯。”徐莹轻轻地哼了一声。

  张文定知道自己说那个话其实是白说,她这么回答也不会真的就这么做。官场中人,不喝酒怎么可能?

  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张开嘴,吻住了她。

  这一次,没有任何勉强,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

  当灵魂从云端返回,徐莹两眼睁得很大,直直地望着房顶那盏吊灯,思绪相当平静。她清楚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可是她不后悔,相反还有一点点开心。

  这次是她心甘情愿的。

  在张文定为她请来了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在她真正不再计较张文定以前对她做的事情之后,她内心深处就想起张文定的好来。

  随便想了一些,徐莹不由得暗叹,唉,这个小冤家,就是自己的克星!

  “莹姐,我爱你。”张文定吐出一句话来,打断了徐莹的思绪。

  徐莹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会永远对你好。”张文定又道。

  徐莹就笑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了。走,去洗一下吧,一身汗。”

  ……

  洗完澡躺下,或许是今天她终于突破了自己,主动接纳了张文定,所以说话就又比以前更直白也更深入了几分。

  徐莹看着张文定,一脸认真地说:“其实江南山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人是苗玉珊。你得罪的人是苗玉珊,但现在只是江南山出问题,苗玉珊……她虽然是江南山的老婆,可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人面广,应该不会受到什么牵连。你现在主要还是要小心她的报复。”

  “听说她跟市委王部长关系很好?”张文定看着徐莹的眼睛问了一句。

  徐莹倒是没想到他还知道这个,不过一想到他舅舅做过那么几年的市委办主任,便又释然了,眨了眨眼睛,一脸凝重地说道:“所以你要小心。”

  听到徐莹都这么说,张文定心里就又是一沉,沉吟了一下问:“江南山能够当城建局长,是不是走的王部长的路子?莹姐,你说这次这个事情,会不会冲着王部长去的?”

  “不要乱说。”徐莹淡淡说道。

  张文定就明白了,可能自己的猜测有一定的可能性,不过徐莹很明显不喜欢随便讨论市领导,便依了她的意思,闭嘴不说了。

  徐莹又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还有几分眼力和悟性,竟然能够往这上面去想。

  她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又说:“睡吧,别想太多了,你是开发区的干部,市委是掌握大方向的,不会随便干涉开发区的具体工作。就像市委的工作,省委也一般不会干涉嘛。”

  张文定听懂徐莹这话里的意思了,开发区是我徐莹的一亩三分地,别看他王本纲是市委组织部长,但想在开发区动你,那也得我点头才行!退一万步来讲,他就算是要把你调出开发区再整你,你不是跟省委组织部武部长有关系吗?

  上面下面都有人护得住你,他王本纲夹在中间整不了你的!

  “谢谢你,莹姐,睡吧。”张文定对她笑了笑,随手关了灯,眼睛却没有闭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