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名声传出去了

  程遥斤是通过市老干局局长严红军找上张文定的。

  张文定接到严红军的电话,听到舅舅要和他一起吃个饭,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从小到大,舅舅那是真疼他,他心里有数的。

  等到和严红军见面之后,张文定发现居然还有一个人在桌上,那人一脸矜持的微笑,脸瘦瘦的,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经过介绍,他得知那人居然是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

  在酒桌上,程遥斤表现得相当客气,说话没一点架子,喝酒也很痛快,张文定敬他他是杯到酒干,还反过来敬张文定,站着敬的,完全就把张文定当成了同级别的人了。

  这顿饭的过程中,程遥斤除了不着痕迹的对张文定赞扬了几句之外,又说了一些城建方面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就是聊些无聊的趣事了。

  一顿饭吃完,张文定也没弄明白舅舅今天这是打算干什么。利用老关系帮他多结识一些人吗?怎么刚才程遥斤表现得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似的呢?

  送严红军回家的路上,张文定将音乐声音调小了点,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严红军跟外甥说话自然不需要客套:“老程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城建系统干了一辈子,现在机会来了,想走走你的关系,把位子扶正。”

  张文定差点将方向盘一把打歪,满脸怪异地说:“舅舅,这个玩笑,也太那个啥了吧?”

  “我没跟你开玩笑。”严红军摇摇头,看着张文定,“我欠老程个人情,你要能够帮的话,就帮一把。老程这个人吧,很重感情,也很有能力,其实早该上去了……”

  张文定没心思听舅舅诉说往事,打断他的话道:“舅舅,程局长是副处级,我只是个副科级的招商局长,不是市委组织部长,这种事情找我帮忙?我倒是想帮,可我哪儿能帮得上他啊!我就奇怪了,他怎么会想到找我帮忙的?我都想不通啊……”

  “你搞下了一个城建局长,搞走了一个组织部长,他在市里靠不上别人,不找你找谁?”严红军翻了个白眼道。

  张文定没料到连舅舅会说这种话,赶紧靠边停车问他到底听到了些什么传言。别人乱传他不在乎,可是这个舅舅对他那么好,他不希望舅舅误会自己。

  严红军就说起了他所了解到的有关张文定的传闻。

  这个世界真可以说是无奇不有,现在随江官场上对于张文定的传言可是相当邪乎了。说是张文定有省里关系特别硬,只要有人得罪了他,他就出手不留情,先是搞垮了城建局长江南山,紧接着又把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给赶出了随江。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张文定搞了江南山,江南山的夫人苗玉珊欲报此仇,找其好朋友王本纲帮忙,王本纲便准备把才从党校学习出来的张文定再送到党校去学习然后发配,却不料此举惹得张文定大为光火,一怒之下找到省里的关系,直欲置王本纲于死地。

  要不是王本纲在省里关系也不差,这次就不仅仅只是败走的结局了。

  这个传言传得很凶,在科级干部和科员中传得就更是神了,大家都是小人物,看看人家张局长吧,连市领导说搞也就搞了!

  丫就跟屠夫似的!

  市里的主要领导听了自然不会当一回事,但一般的市领导却都有几分怀疑,就算觉得王本纲的倒下是另有原因,可也觉得张文定是个瘟神,起码跟他有点关系吧?

  空穴不来风啊!

  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接连两次出手就搞翻了一个正处级搞走了一个副厅级,这不得不说,能够给人太多的联想空间了。

  随江的处级干部中,不管相不相信这个传言,基本上都认同一个观点,那就是开发区那个叫张文定的小干部在省里有人,并且那人还是能量相当大的那种。甚至有一部分人还仔细打听过,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在视察开发区工作的时候,就只去了招商局!

  这么个情况只是稍稍一被传,就变成了张文定在省里的靠山是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要不然他这么年轻又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怎么会捞到副科实职?

  反正不管怎么说,姓张的有大背景这是肯定的。

  许多无聊的人眼红张局长的能力,便给他取了个屠夫的外号,意思是说这家伙太过凶猛。在讲究个你好我好大家好,小矛盾忍一忍,大矛盾稳一稳的官场中,这家伙居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本来事情只限于吵一吵的程度,可他却直接提刀子捅,出手那真是招招见血啊!

  不经意间,张屠夫的名声便传遍了随江市内官场的大小角落,甚至就连下面县市都有人听到了些不同版本的传闻。

  都在体制内混,这世界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有心人只是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张屠夫是原市委办主任、现老干局局长严红军的外甥。而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就是这么一个有心人。

  听到舅舅说的这些听到的以及他自己分析的东西,张文定都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了。居然被传成了这样,有鼻子有眼的,还真有几分可信度。

  这不,都有副处级的领导想通过自己跑关系了!

  靠,估计那个程遥斤在城建局副局长排名中也是属于靠后的那种了,情况比舅舅要好一点,却强不了多少。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王本纲和江南山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跟省委武部长确实认识,可是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帮不了程局长。”张文定看着严红军,一脸诚挚地说,“舅舅啊,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人你知道。我要真有这本事,第一个肯定就把你从老干局弄出来,怎么会去帮别人呢?”

  听到这个话,严红军心里还是挺舒服的,觉得这个外甥没白疼,点点头道:“这个事情看来是有人要搞你,你自己要注意点。唔,跟省委武部长,你要多走动嘛,要多去汇报工作。”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