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四章 地下传闻

  武贤齐点点头,看着武玲的眼睛道:“玲玲啊,依你说的,那就看看,啊?呵呵。”

  武玲点头道:“真是没想到,我们兄妹俩会一本正经地讨论什么正科级副科级。”

  “什么级别不要紧,重在能力和品性。”武贤齐摆摆手道,“你也别太乐观,文家想在石盘扎下来根,除了省里,各地市也不会放松。这次随江空出来的位子,文家已经在布局了。如果到时候真是文家人过去,那张文定的处境……”

  武玲听得心里就是一颤,她拒绝了文家而选择草根出身的张文定,那绝对是狠狠地扇了文家一记响亮的耳光,文家对她再恨之入骨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如果让文家的人当了随江市委组织部长,那滔天的怒火不都直冲着张文定去了吗?

  到时候,就算徐莹对张文定再看重,那也无济于事了。

  她知道,四哥身为省委组织部长,说出了这个话来,虽然用的是不肯定的语气,可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应该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了。

  难怪四哥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下来,原来还有这个更厉害的后手呢。文家的人要去了随江当组织部长,不主动找张文定的事都已经是神仙保佑了,又怎么会任由张文定搭上开发区升级的顺风车而上正科呢?

  虽然说很多时候,只要领导愿意,三年提到副处都不是不可能,可同样的,只要领导不爽,让你三十年都到不了副科那也是相当正常的。

  张文定确实是有能力有成绩,可毕竟资历太浅,去年才从科员到副科,今年再上正科的话不合适啊。

  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两年红线是那么好踩的吗?

  ……

  事情过去得快,张文定日子过得也不慢,由王本纲事件带来的阴影很快消散,他陪徐莹过了一个生日,还给她送了生日礼物。当然,去秋长水天吃一次西餐听一回《狼爱上羊》也是必须的。

  然而这浪漫的过程中,却又有一丝不浪漫的气息钻了出来——武云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居然胡扯了十多分钟,这实在是对领导太不礼貌了。

  当天晚上,徐莹很是疯狂,当极度的疲惫袭来,她跟他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你生日啊。”张文定微闭着眼睛回答,觉得她问问题都问得毫无难度。

  “是我生日。”徐莹却睁开双眼,长吐了口气道,“也是你和我一周年纪念日。”

  张文定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说法,嘿嘿一笑道:“不会吧,我记得好像不是今天。”

  “公历不是今天,但农历是,我记得很清楚。”徐莹道。

  张文定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去年,不是刚好你生日?那个……那个,我真不知道是你生日。怎么不早告诉我?”

  徐莹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因为你告诉我了我会给你送礼物!”张文定嘿嘿笑道,搂过她亲了一口,道,“莹姐,其实我刚才想说对不起来着,但是,如果不是去年的今天我们那什么了,咱们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甜蜜对吧?所以说,有的时候吧,错,也是一种美,嗯,应该说,错,也是一种对。”

  “拿着你这些歪理去哄你的云丫头吧。”徐莹哼哼着道。

  “我说你这又是吃的什么干醋啊?”张文定伸手在她身上揉了揉道,“云丫头是我晚辈呢,她得叫我……叫我叔!”

  他一不留神,差点就说成了叫我姑父。

  “现在不就流行怪大叔吗?”徐莹嘴里这么说着,心里还是蛮高兴的,不等张文定回答她便又说,“我听说市委组织部长可能会从省里来人,有没有什么消息?”

  现在随江市的地下组织部长们对于市委组织部部长的热门人选讨论得很热烈,有三种说法相信的人最多。

  第一种说法,市委内部调整分工,由市委宣传部长汪晴任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再另行提拔;再一种说法呢,就是副市长粟文胜小进一步,任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而第三种说法呢,就是说这次王本纲虽然没有被法办,可免职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省里对随江市里的党建组织工作肯定极不满意,极有可能会从省委组织部里面选个人下来担任随江的组织部长。

  这三种说法都很有市场,而且可能性都相当高。

  至于说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那基本上是不用考虑的。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在部长调离之后顶上去那没有问题,可是组织部很少这么搞的。

  人事问题的重要性决定了组织部不同于别的部门,部长鲜有干两届的,很多都是一届没满就换了人;而常务副部长干两届没问题,但要想像宣传部那样从常务副直接顺位干一把手,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连干两届那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毕竟上面有个部长压着,可如果部长连任两届的话,谁知道会栽培出多少得意门生来?那可是管帽子的呢。

  别说省委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就算是市委书记,也不会同意。

  常务副部长虽说权力不是特别大,可是毕竟是组织部的二把手,根基积累了不少,再顺序接班当部长,同样会有拥兵自重的风险,哪个市委书记也不会愿意手下有这样的组织部长。

  对于以上三种传言,徐莹觉得都有道理,可更倾向于第三种说法。

  对公众虽然没有明说,可大家都明白王本纲是因为一些问题而被免职的,借着这股东风,省里几位大佬正好可以名正言顺抢这个位置安排自己的贴心人——你随江的党建组织工作刚出问题,再就地提拔难以向广大干部群众交待,还是从省里下去人吧。

  徐莹对于将来的市委组织部长是谁并不是特别关心,但是张文定有省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在那儿,她不提前了解一下那也就不正常了。

  虽然她是市长的红颜知己,可是若非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给组织部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