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反省

  这个话表面上是赞扬高云凤,但实际上却是说高云凤个性强,为人嚣张,要不然她一个农村发展科的科长,怎么会让别的科室负责人都对她礼让三分呢?

  什么叫从来不认输?什么叫从来没怕过谁?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啊!

  谈话记录是由覃玉艳做的,她虽然年轻不大,可是到干部一科后做这种谈话记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记录的时候还不忘看两眼吴科长,心想原来这种组织考察也不见都会是一帆风顺啊。

  等到吴科长出去后,张文定和章向东对望了一眼,却是谁都没有说什么。

  在发改委用过中餐,张文定分别送了章向东和覃玉艳回家,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接到好几个电话,都是问他早上跟邓如意打架之事的,他自然不愿意就这个事情多说,都是敷衍了几句便完事。

  看看时间,离上班时间不算早但也不长了,索性找了个茶楼一个人坐着喝茶,茶才刚上,便接到高云凤的电话:“张科长你好,我是高云凤。”

  “你好,高科长。”张文定很客气地说。

  “呵呵,我这个电话,没打扰到张科长吧?”高云凤笑着说,对张文定显得比上一次见面时要重视许多,这话里话外,透出一股子老熟人的味道。

  张文定也没跟她见外,用玩笑话道:“就算打扰到了,那也没办法啊。呵呵,高姐有什么指示?”

  一声高姐,二人之间的距离就瞬间拉近了,而且这个高姐也叫得很合乎情理,邓经纬叫她高姐,张文定叫邓经纬叫邓哥,跟着邓经纬叫一声,那也是相当自然的。

  “哎哟张科长,高姐哪儿敢指示你呀。”高云凤笑得更是欢乐,马上道,“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看把小邓也叫上,一起坐一坐。”

  “这个说不好,等段时间吧,到时候我请高姐。”张文定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高云凤道,“高姐可就等着你的电话了。”

  “就这么说定了。”张文定道。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心想这个高云凤为人还是很周到的,她明知道自己最近几天都不可能会跟她坐在一起吃饭喝茶唱歌,却还是打了这个电话过来把礼数尽到,是个有心人。

  她话里提到了邓经纬,看来是之前和邓经纬通过话了,想必从邓经纬口中知道了自己今天帮她摆平了邓如意吧。虽然自己和邓如意打架并非因为她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情,她得承认。

  其实刚刚在电话里,他还准备提醒高云凤一下,要她再加把劲,毕竟她的考察报告不是那么完美,有人使了坏。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晚上要跟邓经纬见面的,还是把这个人情卖给邓经纬,让他去通知高云凤吧,反正最终高云凤知道了消息,还是会感谢自己的。

  一个人情卖两回,三方都舒服,多好。

  再者说了,自己是考察者,高云凤是被考察者,直接透露消息过去,不合适。

  从茶楼出来,张文定心情相当不错。

  官场中真的没什么秘密啊,自己早上才打了邓如意一顿,可是到中午就接到好几个电话了,不说县里吧,至少市里各个区,都有不少人知道了。啧,市委里面的新闻,传到下面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怕了,反正已经背了个张屠夫的名号,早上的一架,跟前两次的传言相比,也只能起到个锦上添花的作用,不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但是这份愉快的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下午刚一上班,张文定便又被常务副部长池坚强叫去了办公室。

  这回池坚强一见面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怎么回事啊?下手就那么没轻重?是不是要闹出人命才甘心啊?”

  张文定被池坚强这话弄得莫名其妙,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不能在领导的气头上跟领导讲道理的规矩了,一脸惊讶道:“池部长,您这个话,我,我听不懂啊。”

  “你有什么听不懂!”池坚强伸手在桌子上猛然一拍,怒火冲天道,“人都被你打住院了,你还怎么听不懂?”

  张文定一愣,不是吧?

  自己只是把邓如意的腿搞了几下,虽然会令他痛几天,但也不至于到要住院的程度啊,他先不是只去医院检查一下开点药就行了吗?怎么无耻到住院了?

  靠,邓如意你就算是想赖我一回,但你也不能不顾及你自己干部一科科长的身份啊,这么点小事你就住院了,搞得这么大张旗鼓,那不是让整个组织部脸上无光吗?

  他倒是没去想,他早上打人的行为就已经很让组织部脸上无光了,人家邓如意心里一股怨气没处可泄,自然不会再考虑那么多了。

  “我,我没把他怎么样啊,不可能要住院的。”张文定道。

  “你……”池坚强气得牙关一阵颤抖,伸手对张文定指了指,气呼呼地说,“你给我出去!”

  张文定也明白现在跟池坚强是没什么好沟通的了,朝池坚强弯了弯身子,转身往门外走去。

  池坚强见他真要走,又叫住他,等他转过身子后,却又摆摆手,赶苍蝇似地道:“你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手,好好反省反省,出去吧。”

  张文定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都没说,站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可真是天堂地狱了,自己刚才还在得意总算在干部一科站稳脚跟了,想不到这马上的,部领导就要自己停职反省了。是的,池坚强没有明说让他停职反省,可是让他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那只不过是说得委婉一点而已。

  他早就猜到了,池坚强对自己客气,不可能是因为木槿花的缘故,极有可能是池副部长觉得自己跟省委组织部武部长的关系深得很,所以不想得罪人吧。

  张文化暗想,如果池坚强不是忌惮自己跟武贤齐之间的关系,想必上午就已经让自己停职反省了,根本不会等到邓如意住院了才借机动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