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 难言

  自古至今,县太爷这个位置在从政者眼中都是别有滋味的。

  有张文定干招商局长时拉来的那么多投资,徐莹想从开发区跳出去当县太爷,政绩方面是没问题的,级别也够,可是资历和经验就显得有些欠缺了。

  毕竟,徐莹副处正处这两步只在招商局和开发区干过,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搞招商引资,到区县任个分管招商引资的副职肯定是没问题的,可要当区长或者县长,省里和市里的领导又怎么会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当得下来呢?

  现在区县的党政一把手决定权在省里,市里只有推荐权,她想要到多一份区县执政经验,在市里层面上,高洪能够帮得上她的忙,但省里,她觉得张文定更加靠谱些。

  往窗外望了一眼,目光掠过深秋却依旧葱葱郁郁的绿化带,徐莹再转回头看着张文定的侧脸,不动声色道:“现在好像没哪个区县有空缺吧?换届也还有两年。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内部消息?”

  “现在好像是没空缺,就武仙还差个常务副区长,你过去也不太合适啊,常务副区长高配正处级,多别扭呀。再说了,你也不会干是不是?不说当书记吧,怎么着也得搞个区长才行,只是,唉,换届还有两年啊。”张文定笑了笑,唉了口气又道,“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木部长这把火一烧,下一把火就瞄到区县班子了呢?”

  徐莹哼哼着道:“有什么内部消息你就直说,吊什么胃口!我看你现在官没多大,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张文定就苦笑道:“莹姐,我跟谁摆架子也不可能跟你摆啊。这只是我自己乱想的,我是一科的,对口的是市直,二科才负责区县班子,你说我哪儿有什么内部消息啊。”

  徐莹哼了一声,没接他这个话。

  张文定见徐莹这个样子,以为她生气,就说:“你是不是真的想动一动?要是真的,我就帮你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莹姐,其实区县的正职最终决定权还是在省里,市里嘛,啧……”

  “省委组织部,我可一个人都不认识呀。”徐莹看着张文定道。

  这个话可不好接,但张文定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如果有机会,我想想办法,但不打包票。莹姐,如果你真想动一动,那你自己也要多活动,区县书记省委会把得严一点,但区长县长,市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张文定这个话,就是要徐莹先找高洪吹吹风,毕竟他和徐莹是情人关系,而徐莹和高洪也是情人关系,所以能够不提高洪名字的时候,他就尽量不提。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徐莹也就不再说这个事情了。

  一个下午看了三处楼盘,都是现房,最终选定了一处叫绿岸水都的地方,没有买电梯房,而是买的楼梯房。

  楼梯房有六层,徐莹买的是三楼,张文定买在二楼,同一单元同一朝向,用张文定的话说,住上下楼风水是一样的,如果住同一层的话,风水就有好有差。

  徐莹对这方面,完全听从张文定所说。

  交了首付和身份证复印件,说好明天来交收入证明办理按揭手续。

  张文定是没钱付全款,而徐莹呢,钱倒是有,可她却不想付全款,能分期付款手里多些余钱,何乐不为呢?

  徐莹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上班下班没人管她,但张文定不行,市委组织部上下班还是很正规的,今天他下午上班的时候没去,但下班之前得赶过去露个脸。

  粮食局宿舍的大门已遥遥在望,徐莹看着张文定,颇为温柔地说:“上不上去坐坐?”

  “不去了,怕忍不住。”张文定道。

  徐莹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在门口停吧,不要进去了,免得倒车。”

  说话的工夫,车已经稳稳地在宿舍大门外的路边停了下来。

  徐莹坐在椅子上,没急着下车,而是看着张文定,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

  “怎么了?”张文定看着她,不解地问,刚才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有什么话应该早就说了啊,不至于留得到这时候。

  “没怎么。”徐莹笑了笑,满脸柔情。

  张文定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跳动的情感,回想自己练筑基功法时的难受劲,就有些同情徐莹,啧,还有得她熬的啊。

  “莹姐,最近有没有想我?”张文定鬼使神差地问了这么一句。

  徐莹就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抱住张文定的脖子,凑上去使劲吻着,好一会儿才松开,喘着粗气道:“最近很想你。”

  “再忍忍,等筑基完成,就都好了。”张文定伸手在她头发上摸了摸道,“好了,进去吧,别让熟人看到了。对你影响不好。”

  徐莹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对张文定点了点头,下车而去。

  回到家里,徐莹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她刚才很想跟张文定说,这个吕祖功法她可能练不了了,可是那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练功这么多天,她每次都能够进入状态,可是每次都毫无进展,根本就没有体会到张文定所说的各个阶段的不同体验。

  其实光练功的难度,她还不怕,她能够忍下去,可是昨天晚上高洪给她打了个电话要和她过去,她以来大妈姨为由搪塞过去了,但以后高洪如果再有需求,总不能每天都来大姨妈吧?

  她能够有今天,自身的能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高洪对她的支持——这世上有能力的干部多了去了,没有领导的赏识与支持,你再大的能力也只能埋没。

  是的,她很想能够像吴长顺那样永葆青春,但如果为了永葆青春让她放弃对权力的热爱,这个难度那就太大了。况且,她现在练功又没练出什么结果来,就更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个飘渺的希望而得罪自己的靠山高洪了。

  这么多年,她见多了无情之人,虽然她爱张文定,可她觉得,如果自己和张文定的私情被武玲发现,想来张文定不至于为了自己而跟武玲翻脸,而武玲又有一个当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哥哥,那后果,真的相当严重。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