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护短

  不得不说,自从上了副科级,而且招商局增加了人员却没有了局长之后,白珊珊还真有了点小气势了,语气神态之中带了点淡淡然的官威。

  那男人看了白珊珊一眼,没理她的,径自说道:“白月月,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说着,他还想伸手去拉白月月。就在这时候,张文定斜跨一步,刚好拦在那男人面前,冷冷地说:“问你呢,哪个单位的?”

  一听到张文定的声音,白珊珊这才扭头来看,一见之下,顿时声音颤抖着叫了起来:“局长……”

  张文定点点头,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

  “他们要强我。”这时候白月月说话了,声音哽咽,眼泪直流。

  “你胡说什么?赶紧去跟领导道歉!”那男人气急败坏地吼道。

  张文定听到白月月的话时就觉得气血冲头,但他现在谨记着吴长顺的话,生怕孤阳煞越来越严重,便压着怒气道:“珊珊,走,我们过去看看是个什么领导。”

  说到这儿,他又扭头对程遥斤道:“程局长,你和我舅舅先走吧,我这儿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张科长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的事就是我老程的事,走,一起去看看。”程遥斤赶紧表态了,这种时候,他当然要坚定不移地站在张文定这边了。

  白珊珊对张文定有点盲目的崇拜了,当初在白漳见过张文定打架,后来又亲眼目睹了张文定打粟副市长的公子给打了,所以现在有了张文定在身边,她是一点都不怕,马上就拉起白月月的手:“走,姐给你出气去。”

  白月月却不肯走,一脸怕怕地说:“是,是刘区长……”

  刘区长?

  张文定皱了皱眉头,没印象,这里是武仙区的地盘,想必是武仙区的什么副区长吧,正区长的名字他是知道的。

  严红军和程遥斤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涌起了个念头,不会是刘祖良吧?武仙区政府有两个姓刘的副区长。

  等闲一个副区长,张文定还真没怎么当回事。白珊珊是他的手下,现在受了委屈,那就是扫他张文定的面子,他得把这个面子讨回来。

  白月月心里虽然还怕怕,可是眼见跟姐姐认识的三个男人都往前走去了,而姐姐也一脸不怕的样子,又听到了刚才三个男人中有两个是局长,觉得应该问题不大,所以就任由姐姐拉着,跟着走了过去。

  先前赶白月月的那男人眼见这架式,也不敢拦着,反而往回跑了过去,他是有眼力的人,见这几个人有点官威,并且听到了刘区长这三个字之后一点都不怕,就觉得今天这事儿恐怕比较棘手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进到包厢之后,严红军和程遥斤就都后悔刚才没有劝张文定别过来了,因为里面桌子上首位坐着的人正是他们俩不愿意见到的——武仙区委常委、副区长刘祖良。

  刘祖良也看到了这二位,赶紧站了起来,伸手笑着走了过来:“哎呀,两位局长大驾光临,这是……”

  最近程遥斤如一匹黑马似的杀出来勇夺市住建局长的宝座,而严红军虽然现在失势了,但以前也是市委办的主任,刘祖良见着这二人,最起码态度上是要表现出相当大的热情的。他本想再说点什么的,可是一看这二人身边的人,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严红军和程遥斤可就比较为难了,正在犹豫要怎么样接话的时候,张文定却抢先开口了:“你就是刘区长?”

  刘祖良突然被一个年轻人插了话,脸上的笑容顿时不翼而飞,冷冷地看着张文定,没有说话。

  在武仙这一亩三分地上,刘副区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搭理人的,更别说回答问题了。

  这一冷场,程遥斤就笑着插话了:“刘区长,我来介绍一下。”

  “程局长。”张文定摆摆手,打断程遥斤的话,“我今天过来不是交朋友的,我是来了解情况的。啊,刘区长,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说着,张文定就伸手往白月月身上一指。

  严红军生怕自己这个外甥在这儿跟人打起来,赶紧拉过他,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这是武仙区刘祖良,很受高市长器重的。你别乱来啊。”

  一个副区长能够受到市政府一把手器重,这一句话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随江市市长就一位,一般的副市长想得到市长的器重都不容易,而市直单位和区县加起来那么多的正处级干部,能够得到市长器重的又有几人?

  这姓刘的只是个副区长,广大副处级干部中的一员,居然能够得到高洪的器重,这里面,应该有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要不然你一个副区长就是再有能力,堂堂市长大人也只会把功劳记在大区长的头上,而不会对你一个副区长青眼有加。

  不过由于徐莹的关系,别的干部,越是得高洪的器重,张文定就越是想好好闹一闹。

  若是平时,张文定不会这么有针对性,但此时此刻关系到白珊珊,也关系到他的面子,他就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

  尽管在心里再三告诫自己要冷静要淡定,可是孤阳煞毕竟还是在不知不觉中默默地影响了他,令他在一遇到跟自身有关联的事情时,就容易动怒。

  当然,这个情况,也跟一个官场中的通病有关——当领导的都喜欢护短。

  自己的下属,自己打得骂得,但是下属要在别人面前吃了亏,那是无论如何都要护犊子的。

  严红军看出了张文定为白珊珊出头的决心,不过他认为张文定既然是徐莹的人,那就应该和这个刘祖良是同一阵营,他觉得自己点明了这一点,张文定应该会换个思路来考虑问题了,却根本就想不到自己这个外甥对高洪可是满肚子的恨呢。

  张文定知道舅舅的好意,但今天这个事情,他必须要力挺白珊珊,不过他现在时刻在告诉自己,聪明人都是动脑子不动手的,他今天就要当一回聪明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