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一章 想静静

  张文定道:“我明明给你说了,这个功法一定要两个人一起练才行的。”

  “可是你没说一个人练会走火入魔啊。”武玲一脸愤愤然道。

  张文定张张嘴,却没急着说话,而是顿了一顿,随后一脸后悔的表情道:“对不起,姐姐,是我的错。可是现在事情到这个样子了,你就是杀了我也没办法啊是不是?还是得想个办法解决才是正经。”

  武玲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张文定见状,往前走了两步,轻轻地将武玲抱住了,柔声道:“姐姐,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永远对你好。”

  武玲任由他抱着,脸上阴晴不定。

  “姐姐,我真的爱你了,真的。”张文定手上加了力度,抱得她紧了一点,轻轻地说,“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再走火入魔的。我会陪着你功法,让你从此永葆青春,不管活到什么年纪,都能够保持现在的样子……玲玲,或许这就是我们的缘份,以前你要我假装你的男朋友,可是现在,恐怕我就要做你真正的男朋友了。我不敢说现在会道家吕祖功法的男人就只有师父和我两个,可是除了我们之外,想要找到,真的不容易。”

  稍稍一顿,张文定又继续说道:“况且,就算找到了别的人,他们也不见得会比我合适……这个法门,到最后必须要两个修练了吕祖功法的人一起功法才行的,要不然都会走火入魔……我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这个情况,我以前也不知道,前不久师父才跟我说,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

  武玲没有推开张文定,也没有回抱他。

  此时此刻,她心里真可以说是一团乱麻,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不找个会同样修习吕祖功法的男人功法,那么以后走火入魔的情况还会加重。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突然也太过震惊了,这跟她心中的设想大不相同,纵然是谈笑间便能决定十来个亿资金走向的她,也感觉到怎么都冷静不下来了。

  权贵出身的武玲,能够视钱财如无物,却没法对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不紧张。尽管她没有感受到任何走火入魔之后的可怕后果,可是,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对于功法这种近乎传说中才能见到的东西,她一直都是觉得相当神秘的,哪怕她亲自修习过筑基的功法并且已经筑基成功了却还是对这个功法没有什么了解。所以听到张文定的话,她甚至都有种天塌下来了的感觉。

  好在,武玲对张文定还是有一点点好感的,这好感虽然还不能说是爱情,可也跟对一般的朋友感情不一样,若不是这份好感存在着的话,现在别说让张文定这么抱着,恐怕早就要跟张文定拼命了。

  见武玲还是不说话,张文定也就没再多说,只是抱着她不松手,抱了一会儿,见她还是没迎合也没抗拒,他便将嘴凑近,去吻她。

  被张文定这一吻,武玲身体猛然就是一个颤抖,像是被突然间吓了一跳似的。

  张文定的动作就稍稍一停,就着这一停,武玲猛然一推,将张文定推开,黑着一张脸,盯着他,还是没说话。

  张文定上前一步:“玲玲……”

  “你走吧。”武玲往后退了一步,抬起手拦着他,淡淡地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行,我先出去了。”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嘴歪了几歪,点点头道,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门,在门口他稍稍顿了顿,本想随手帮她把门关上,可手伸到一半后又停了下来,任由那门继续开着,他自己离开。

  张文定没下楼,就靠着楼梯垂下脑袋看着下面,浑身精神都集中到了耳朵上,小心翼翼地听着武玲房间时的响动,只要一有不对劲,他就马上冲进去。

  虽然刚才武玲表现得像是很冷静的样子,可张文定却明白,她这个样子绝对不冷静,最容易钻牛角尖。若是她拉着他一番大吵大闹,或是像在内沪那样直接冲着他招招下杀手,他都不会怎么紧张。

  武玲没有如张文定所担忧的那般钻牛角尖,她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脑子里已经清醒了,也冷静了。可是,再清醒再冷静,她一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她对张文定不反感,可是真要和张文定做恋人,和他一起修习功法,她就觉得难以接受。

  她从小就听着干爹和父亲的故事长大,心里的白马王子就是干爹的虚拟形象,但是,她肯定不能和干爹谈恋爱。于是,在她心里,对自己男友的要求,也就提到了干爹的高度,所以看谁都难入法眼。

  张文定这个在随江官场中非常出名的人,众多科级干部仰视的人物,在武玲眼里,真的不算什么。若不是因为吴长顺的关系,她对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更别说和他关系搞得这么亲近了。

  可是现在,就是这么一个在她看来除了能帮自己解决结婚压力之外再没什么别的作用的小人物,居然成了她以后生命最大的保障。不得这说,这个认识,让她很难接受。

  就张文定这么个人,也配做我武玲的男朋友和我同床共枕?

  可是,如果不和他功法的话,不能永葆青春都是次要的,真要走火入魔弄个半身不遂神经错乱什么的,那可是治都没得治的啊。

  难道,自己真要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十来岁的男人过一辈子?

  闭上双眼,武玲伸手在太阳穴上用力揉着,这个问题,真是头痛啊。

  ……

  武云进门后就抬头看了一眼上方,正遇见张文定往下望的目光。

  她皱皱眉,走上楼梯,来到张文定身边,问:“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没干什么。”张文定摇摇头答道,眉宇间满是郁闷。

  武云就觉得他这个状态有点不对劲,跟平时相去甚远,再扫了一眼,见姑姑的房门开着,心想这两人不会是吵架了吧?

  恋人之间吵吵嘴,这个情况实在是太常见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