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四章 有求

  是啊,自己的思路局限了,这个事情,干嘛自己要一个人单独搞呢?自己跟刘祖良拼个你死我活,最后便宜的还是别人啊。

  蛮干不如使巧劲,用最小的力办最大的事,因势利导借刀杀人,那才是从政之路所必备的素质。

  武玲虽然只说了几句松散的话,没有教张文定具体要怎么做,而张文定自己心里也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但是这个思路却让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回头只要再认真归纳一下,想个好办法出来对付刘祖良,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思路一开,张文定心里的郁结也一下子就解开了,他兴奋得抱着武玲连续吻了好几下,然后看着她的眼睛,动情地说:“玲玲,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武玲怕他又赖着不肯走,赶紧道:“好了,不早了,回去吧,身上都好脏了,我真的要洗澡了。”

  “真想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儿啊。”张文定叹息了一声。

  “不行。”武玲语气相当坚定,伸手推着张文定,要他赶紧离开。

  ……

  从青鸾庄出来,张文定觉得神清气爽,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

  这不仅仅是因为身体舒服,还因为心理上也放松了,怎么对付刘祖良有了思路,而困绕了他良久的孤阳煞也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不管徐莹能不能筑基成功,张文定都没有危险了。因为武玲已经解了他的困局,以后只要隔段时间和武玲一起修习一次,就只要享受一起修习带来的种种好处,而不必担心走火入魔什么的了。

  心情一好,张文定就不想回家了,开着车准备往徐莹那儿去,到半路的时候,他给徐莹打了个电话。

  徐莹很快接通电话:“文定啊,有什么事?”

  一听她这个语气,张文定就知道她这时候肯定是跟别人在一起,说话不方便。

  “没事,就是想拜访一下老领导。”张轻松笑呵呵地说,掩饰得相当好。

  徐莹就说:“哦,那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呃,上午吧。”

  张文定听出了她真的不方便,便顺着她的意思道:“那行,不打扰你了。”

  挂断电话后,他心里就有几分遗憾,不过却也没有去想徐莹是不是在陪着高洪。毕竟,他最近都没在徐莹那儿睡,徐莹在修习筑基功法的关头,不透露出一丝想和他一起的意思来,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啧,看来明天中午还是往开发区跑一趟,如果徐莹真的没办法修习这个吕祖功法的话,那就算了,让她继续过正常女人的生活,秘法真不是人人都可以修行的。

  第二天醒来,张文定如往常那般早早起床,站了会儿桩打了趟拳,洗濑完毕之后,发现自己对刘祖良居然没那么恨了。不过,就算不那么恨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能够有机会打压一下刘祖良,他就不可能放过——毕竟只是不那么恨,并非完全不恨嘛。

  去市委的路上,张文定就给徐莹打了个电话,约定中午一起吃饭,徐莹满口答应,没有丝毫犹豫。

  来到单位,覃玉艳早已把办公桌擦得干干净净,见到张副科长进来,赶紧泡了杯茶。

  往常做完这些,覃玉艳就会马上坐回自己的坐位去,可是今天有点奇怪,泡好了杯之后,她还站在张文定的办公桌边,磨磨蹭蹭不肯离开。

  “小覃,你有事?”张文定抬眼看了看她,问。

  “没事,呃,就是……”覃玉艳吞吞吐吐支支唔唔的,看了看张文定,半截话收在肚子里不肯吐出来。

  张文定就露了个微笑,很体贴地说:“小覃啊,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这个样子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那我就直说了。”覃玉艳想到张文定平时对自己还算不错,便大着胆子道,然后又习惯性地往墙上那扇紧闭着的门看了看,反应过来邓如意还在休假之中,顿时放心了不少,却还是把声音压低了几分,“张科长,我,我有个表弟,是才考的公务员,到开发区,刚分到开发区服务办,他听说我现在跟着你做事,就……就……”

  张文定只是看着覃玉艳,不接话。

  服务办是什么情况,张文定是相当清楚的。那是当初他被徐莹提拔为招商局长时,为了安排招商局老局长刘长福而临时成立的一个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职能就是为开发区内的企业服务,说得难听点,就是应付企业的各种牢骚的。

  一个才考进去的公务员,又相当年轻,被分到这么个办公室,想来是工作干得极为不舒服,想换个环境了。这个事情对张文定来说,很容易,但他不可能主动说出来不是?

  覃玉艳心里便有点打鼓,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只能继续说下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把心一横,很利索地将后面的话给说完了:“他是学的市场营销,以前也做过销售,跟人沟通还是有点经验……张科长,他最崇拜你了,考公务员的时候就是瞄准了开发区来的……”

  “不兴搞个人崇拜。啊?”张文定摆摆手,云淡风清地说,“马屁就不要拍了,说重点。”

  覃玉艳又深吸了一口气,道:“呃,张科长,他,他说他想挑战一下自己,想到招商局磨练磨练。我,我没答应他,我,我当时就批评他了,说他这个工作态度要不得,思想没有摆正……”

  “你表弟?”张文定打断他的话,皱着眉头问了句。

  “嗯,我亲表弟,我姨妈家的孩子。”覃玉艳点点头,一脸紧张的神情。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沉不下来,啊,浮啊!”张文定老气横秋地说,“组织上分配工作,都是有考虑的。干工作挑肥拣瘦,这个心态要不得。”

  听到张文定的话,覃玉艳就满脸失望之色了,小声说:“张科长,对不起,是我错了……”

  “你呀。”张文定就伸手对她点了点,道,“这样吧,今天晚上我约了开发区招商局白局长一起吃饭,你给你表弟说一声,啊,看他能不能入得了白局长的法眼。”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