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教诲

  张文定斜眼看着她道:“我说丫头,你教我的时候不会藏私了吧?怎么你随便一枪就是十环,到我这儿直接就脱靶了?这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不是师父不教你,是你这个徒弟没悟性!”武云笑嘻嘻地说,终于有个打击张文定的机会了,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我觉得你教得还是不够细致,你不会是怪我没孝敬师父吧?俗话说,要想学真艺,就跟师父……那个……你是我侄女啊!”张文定口无遮拦道。

  随江这边有个俗话,叫要想学真艺,就跟师父睡。这个话武云是听说过的,没想到张文定这小子居然敢对她说这话,她也不骂人,直接就是一脚往张文定小腿踢了过去。

  这时候张文定可不敢跟她对打,赶紧跳开,道:“丫头,住手,别乱来啊,拿着枪呢。”

  “就你有枪啊?”武云不服气地叫了一声,却是没再出腿了。

  “你有枪,你全身都是枪,行了吧?”张文定苦笑道,“得,我喊你声师傅,你用心教教我行不?”

  武云嘻嘻打趣道:“行啊,你叫啊。你叫声师父听听,我手把手教你,传你真功夫。”

  “师傅。”张文定叫了声,在心里想师傅和师父可是不一样的,师父关系到传承,师傅就是学个技艺而已。

  “哎!”武云夸张地应了一声,然后才说,“乖徒儿,你拿枪的感觉还没找到,瞄准的时候姿势也不对。打枪不是打暗器,你用打暗器的方法去瞄,不脱靶才怪。”

  张文定就松松散散地站着,看向武云道:“我都叫你师傅了,赶紧说要点吧。”

  “要点还真不好说,要找感觉,找到了就找到了。”武云将自己手中的枪放好,站到张文定身边道,“我开始练枪的时候,是我爷爷手把手教我的,很容易就找到感觉了,我现在也只能手把手教你。”

  说着,她双手张了张,但又觉得从侧后部抱着他教不合适,便换了个姿势,和他并排站在一起,然后两只手手掌盖在了张文定的手背上。

  “你手上没什么肉啊。”张文定就感慨了一句。

  “严肃点,别想吃我豆腐。”武云冷哼一声道。

  张文定差点没被她这句话给噎着,这丫头,说话总是这么雷人!我是你姑父,吃谁的豆腐也不会吃你的啊!

  “你别冤枉人好不好?”张文定翻了个白眼道,“是你自己要手把手教我的,你脑子里想事情的时候就不能纯洁点吗?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怪起我来了?狗咬吕洞宾!”武云松开手,来了句她不常说但说起来却格外伤人的话,然后自己走开了,拿起手枪对着靶子就是一通连射。

  张文定听到狗咬吕洞宾这句话就无名火起,可还是忍住了,没理她,心想没你教老子就学不会吗?

  他不理武云,武云却又说话了:“赶紧打,子弹打完了交枪。”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更烦,将枪一放,冷冷地说:“我现在就交枪,你自己打去吧!”

  “你凶什么凶?冲我耍什么态度?”武云毫不相让地说,“我不是你的出气筒,有本事你找刘祖良找木槿花找高洪耍威风去!什么态度嘛,武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武云这个话一说出来,张文定马上就变了脸色!

  “我姓张,不姓武!”张文定看着武云,满脸冷然地说。

  “姓张怎么了?”武云毫不相让,扬扬眉毛道。

  武云这话还只说了两个字的时候,张文定手机就响了起来,倒是让他暂时只好把怒火憋在心里,先掏出手机看一看是谁来电,需不需要接。

  来电话的是他舅舅严红军,所以这个电话肯定是要接的。张文定按下了接听键,叫了声舅舅便往外走去,没看武云,自然也没再跟她争论什么。

  严红军打这个电话过来,自然也是听到了跟组织部有关的传言。对于外甥的性格,他是越来越摸不透了,而且,也越来越担心。

  所以,他要打个电话,问一下真实的情况,外面的传闻,他确实是难分真假。

  看着张文定边讲电话边往外走,武云心里也一肚子火气,哼,姓张怎么了?姓张也是我武家的女婿!

  虽然张文定和武玲到现在还没结婚,不过那天晚上,武云可是亲耳听到了他们俩在房间里干坏事了的。

  对于自己那个相当美艳的姑姑,武云还是相当清楚的,知道姑姑就没对哪个男人动过心,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姑姑对张文定显然是动了情的。

  如果说之前武云还只是对认为张文定可以成为武家的女婿,而现在,她就觉得张文定已经是武家的女婿了。

  虽然张文定对刘祖良的出手让她觉得过瘾、觉得兴奋,可是武家的女婿,居然为了一点私怨在组织部部务会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又觉得他真是一点政治智慧都没有,不是丢武家的脸是什么?

  ……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张文定却没休息,他这时候正在舅舅严红军家的书房里坐着呢。

  严红军对张文定现在的状态真的是相当不放心,所以不管时间有多晚,他还是让张文定过来了。他要和这个宝贝外甥面对面地谈一谈,让其认识到那么做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误。

  严红军觉得不能再任由外甥这么一路莽撞下去了,要不然这小子心里肯定会涌起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念头,再不将别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样下去,迟早会撞破头的!

  严红军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不抱幻想了,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张文定身上,自然不希望张文定出任何差池。

  张文定认真地听着严红军的责问与教训,心里在郁闷之余,也渐渐开始觉得自己的做法可能真的有点考虑得不够成熟,说不定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吧?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跳出来个人都在说自己的不是呢?

  可是,木槿花都已经原谅自己了,难不成高洪堂堂的一市之长还会不顾脸面直接对自己出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